複製 -绕着地球喝好酒封面

前言

嗯... 怎麼開頭呢...
站長剛出新書。這是第一本寫酒的書,目前僅在大陸出版,由上海經濟科學出版社出的。
這本書完全沒在站長的規劃裡(其實從來也沒規劃過什麼寫作生涯),是個小小的意外,也是驚喜。
至於書的內容,都在作者序裡了。
台灣繁體版也許很快會出現,也許不會,仍在未定之天。



[繞著地球喝好酒]作者序

「你覺得這酒如何?」我最怕被問到這樣的問題。老實說,我的葡萄酒詞彙貧乏空洞,評論起酒來虛弱蒼白,枯燥乏味。當然,那些描述酒的詞語字彙我是熟捻的,八哥學舌不是不會,但是對我來說,喝酒,尤其是喝到契合心境的好酒,那跟好友交心一樣,是很私密的體會,很難言傳。

可是做為一個以文字表達的人,不得不寫。

喝酒多年,儘管經常採訪酒莊,參加餐會盲品,或是受邀當葡萄酒評審,我總是認為自己只是個愛酒的人,而不是懂酒的人。

開始喝酒是因為跟食物有關。居住法國二十年,寫料理食材,廚師米其林之際,葡萄酒總是幽靈般悠然出現,像一塊吸力極大的磁場,讓人無能抗拒。只要聊到吃喝,談到感官享受,酒,總是慢慢地從邊緣話題移到中心,成為熱烈討論的主題。從被動的好奇到主動地投懷送抱,不怨不悔,現在想來,不是沒有原因的。

原因諸多,但都不如這個理由真切:酒,實在太迷人了。

在西方,至少在法國,懂得享受人生,懂得吃喝,無酒的人生根本是掉漆。我說的當然不是狂飲爛醉,無酒不歡的那種,也不只是會拿著水晶杯故作優雅地搖晃酒液,開口拉菲瑪歌,閉口Parker的那種。

我說的是那種把葡萄酒真正融入生命裡的那種生活態度。他們不介意喝公認的壞年份或是不知名的小酒莊,他們不講究價格昂貴或是特級一級;他們會在地窖裡藏著旅行途中意外碰上的好酒,或是抱著一瓶酒,像愛撫一個心肝寶貝;他們在特殊的日子裡不吝於拿出珍藏多年的佳釀,平常的日子裡則暢飲可口的小酒。酒,只要好,分享的人,只要對,他們都樂於開瓶。說到底,這些我眼中真正懂酒的人,不過是。把。酒。當。酒。

他們眼中的酒,不是拍賣會上的藝術品,不是炫耀財富品味的奢侈品。

可是葡萄酒世界裡有時太複雜了,無形中,我們賦予它太多的社會象徵,金錢符碼,階級意義。讓單純的酒,單純的喝,變得一點都不單純。喝酒成為一種社會遊戲競技,一種權勢的賣弄排場。像世俗中所有的可以被金錢價值量化交易的產品商品一樣,酒,可以等值名畫豪宅,跑車珠寶,披掛上許多原本不屬於它的粗俗外衣。

一旦酒被裝扮成這種怪獸,品酒的樂趣往往都沒了。酒的內涵文化,成為空殼,像個沒有陳設沒有裝璜,沒有個性沒有氣味的空屋子。我認識過一些這樣的人,都是喝過大酒莊超級年份的人,說起酒來,夸夸而談,年份如何,莊園如何,一支幾萬幾十萬元的酒又如何如何。眉飛色舞,口沫橫飛,嘴角生沫。可是我逃之唯恐不及,如果逃生無門,我通常只是坐在一旁默不作聲,悶聲喝酒。

說了這麼多,只是想說,想在這本小書裡找到如何品酒如何懂酒的秘技訣竅的讀者,多半會大失所望。想懂酒的人應該去讀林裕森寫的[酒瓶裡的風景],[城堡裡的佳釀]或是名家Hugh Johnson、Oz Clarke、Jancis Robison這些大師寫的巨作。

這本小書不是高高在上想指導讀者喝酒品酒,我只是想分享一點私人的經驗感受,就是一個愛喝的人的酒話連篇。

我不是葡萄酒專科出身,沒有專業訓練文憑,有的是因為記者作家的身分比平常人有更多機會喝酒,踩踏葡萄園,接觸釀酒人。換句話說,我跟任何一個無意中翻到這本書的讀者沒有兩樣,只是環境條件使然,多一點喝酒的機緣罷了。

可是這裡面也不完全只是作者在看自己的肚臍眼,如果字裡行間還有些東西,那大概是心吧,喝酒的心。

書中的文章是在[金卡生活]雜誌上長約三年的專欄結集,最要感謝的是編輯李青,她不但容忍我延誤拖稿,經常截稿日火燒眉毛了,我可能還在某個品酒會上逍遙品酩,更容許我這個外行人對著葡萄酒胡言亂語,亂做文章。

寫了這些文章,我對酒只有更多的好奇與熱愛。酒裡有學不完的知識樂趣,看不盡的莊園風景,喝不透的心情滋味,嚐不盡的人生體悟,還有已逝的滔滔歲月。

我還在喝,還在學,每開一瓶酒都是一次華麗的,精采的,味覺冒險。

酒海無邊,絕不回頭。

[繞著地球喝好酒]- 2013年二月經濟科學出版社出版

(未經同意, 請勿轉貼轉載文章圖片)

    全站熱搜

    Bourgog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