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5.jpg

巴黎突然出現好幾天的太陽和晴空。早上窗外一片藍天,非常乾淨的藍。可是冷,很冷,有些屋頂本來的積水結成冰了,上面有薄薄的白霜,旁邊有煙囪冒著白煙,偶而,一隻白斑鳩忽然飛過。

清晨起床,泡一杯咖啡坐在落地窗前看這片寧靜的巴黎景色是很享受的。咖啡豆磨好,滾水倒出很細的水柱慢慢地將咖啡粉淹沒,褐色粉末漸漸膨脹起來。倒少少的滾水,先濾泡一次,同樣的動作再來一次。濾泡三次後,出來的咖啡也不過一個馬克杯的三分之一,再沖熱水稀釋至七八分滿。端來,用杯蓋蓋住。

這是最近的習慣,因為發現咖啡溫度降得慢時,味道更好。我不喜歡太燙的咖啡,總嫌味道沒完全出來。買的豆子又是中等烘焙度,不燙手的溫度時,香氣和口感最是溫潤醇香。

費加洛報到的時間總是比我起床得早,我從沒見過送報的是男是女,能夠不出門就看報實在是很幸福的,何況這樣的冷天。這幾天報上的新聞都差不多:以色列出兵轟炸加薩走廊,至少345人死亡;Madoff吸金詐財金額高達500億美元;巴黎近郊昨天發現兩個流浪漢被凍死,今年已經有340個遊民死於街頭,差不多平均一天一個;聖誕節採購最後時刻…

突然發現一個無關現狀的小文章:為何每個雪花形狀都不一樣?雪花4.jpg



每片雪花形狀都不一樣是常識,很多人都知道,老梗了,可是為什麼?文章裡說,連科學家都還沒找到解釋。嗯,有趣,讀下去。

有氣象學家研究雪花,儘管每片形狀都不一,卻還是可以結晶形狀,大致歸成七類:薄片狀,星狀,椎柱狀,針狀,樹枝狀,袖扣狀,以及不規則結晶狀。而在每一個分類下無論是體積,形狀和重量都有很多的差異。可是無論如何,一定都是對稱的六角形,這一點始終都還是科學上的謎。雪花2.jpg



太乾淨的環境無法產生雪花,看似白淨無暇的雪花是需要空氣裡的灰塵,否則無法成形。雪花,其實就是包著灰塵的雪。除了灰塵,還要有足夠的濕度和低溫,零度以下並且空氣中每立方公尺至少含有5克的水氣才有雪。

當這些條件都到齊了,懸浮空中的水氣會變成冰,但是如果空氣中有”雪芽”(灰塵等異物)的話,會更容易產生結晶,變成雪花。千分之一毫克的小灰塵就夠當這個雪芽了,水分子就會在上面產生結晶,變成”雪花寶寶”。雪花寶寶表面開始出現六角形的稜角結晶,這時的重量約5千分之一毫克。

為何是六角形呢?科學家的解釋是水分子因此可以和旁邊的分子快速結晶起來。此後雪花寶寶會因環境條件 – 氣壓,磁場,風速,水分,濕度 - 繼續變化長大。溫度影響最大,可能讓上層結晶速度快過下層,因而產生各種不同形狀:零下5-10度的結晶通常是針狀或圓柱狀,零下10-12度是薄片狀,零下12-18是六角星狀。雪花6.jpg



然後,雪花寶寶彼此黏結擁抱,到一定重量,就成了大小不一的雪花飄下來,落在窗前屋頂,落在樹上草上,落在行色匆匆的人的衣上頭上。

我抬頭,忽然發現陽台上的扶手開始垂下指頭大小的冰柱,這在巴黎很罕見了。

每片雪花都不一樣… 人也是吧?從一個小小看不出差異的胚胎開始,因環境條件教育際遇基因血統,而變成各種不同的樣子個性,有各種不同的嗜好脾氣。然而,人是不是也跟雪花寶寶一樣,太乾淨純潔不行,要有一絲灰塵垢物才能成”人”?骨子裡,我們都是帶著缺陷誕生,因著環境條件完成各種成長,變成各種形狀,尋找同類同好,有時不由自主,有時力抗環境,然後用一生或長或短的時間,飄/墜落人間?

雪花7.jpg

每年這個時節,很難不注意到街上的遊民老者,那些睡在地鐵超市熱氣口的,橋墩下的,街角瓦楞紙板蓋住的,看得到看不到的臉孔。我會比平常大方些,給五角一歐元兩歐元,每次給錢總想到一個很慷慨的朋友。對很多人來說,遊民流浪漢彼此間是沒有差別的,但是他們應該也跟雪花一樣,每個都不一樣吧。

有一次在地鐵裡,朋友一出手就給了十歐元。我知道他沒有經濟問題,但出手之大方讓我好奇。朋友說:他不會因為這十歐元變得比你更有錢,你也不會因此變得更窮。他很快就忘記這件事了,我卻一直記著。

讀完雪花文章,翻過報紙,另一篇文章標題:沒有一個小動作是不重要的。文章談的其實是環保,可是想想,幫助人,不也一樣?

朋友打電話來商量跨年的晚餐。有人要帶大瓶的Ruinart 1998年份香檳,有人剛從佩里戈回來,要帶一塊上等半生熟鵝肝醬,再補上一瓶1999年的貴腐甜酒來搭配。有人從西班牙回來,帶的是伊比利火腿。有人一早已經去排隊買很棒的蛋糕和巧克力。至於乳酪,交給一對情侶朋友處理 - Aki在乳酪店工作,Jean-Charle是製作乳酪的。我在櫃子裡那幾支六七十年份的老酒間猶豫著。

已經有跨年的氣氛了,我知道今晚有好酒好菜,和幾個好友。

可是跨年,我們到底想慶祝什麼?

寫到這裡,想祝福大家… 最簡單,有時也是最不容易的:健康快樂。

2009新年快樂!

    全站熱搜

    Bourgog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