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熊

市場邊上有小貨車賣捲餅。

可是我從沒買過。其實就是類似沙威瑪,一大串各式雞肉羊肉搭疊起來,在火網邊上自動旋轉燒烤,表層的肉熟了後,用一柄長刀削下,然後用小金屬鏟子鏟起,夾進薄餅裡喫。

這天中午懶得煮飯,也是好奇這家捲餅好不好喫,我上前去打算買一個當午餐。賣餅是個年輕人,問我要甚麼醬汁:暗紅色的阿拉伯辣醬,白綠色的薄荷醬,奶黃色的美乃滋,鮮紅色的番茄醬。我有點舉棋不定,年輕人說了:你也可以甚麼都不加喔,味道也是不錯的。

最後這句:"甚麼都不加,味道也不錯"讓我忽然想到甚麼。

最近多元成家法案引起的對立與爭論。

大概是我最近太多心緒在關注這個議題上了,這個醬汁選擇彷彿很有暗喻:你可以選擇甚麼樣的醬汁讓捲餅符合你的口味。當然,也可以不要。可是沒有人可以逼我只能選哪種醬汁,或是強迫我接受哪種醬汁最合我的口味。

選擇的自由,其實就是自由的選擇。你愛的醬不是我愛的,你的神不是我的神,你的信仰不是我的信仰,但是我尊重你的選擇。同樣的,也要求你尊重我的選擇。這是個非常簡單的道理,卻事關一個民主法治與自由的基本價值。

在這一波辯論中,以宗教為中心組成的護家盟表現得最糟糕,愚蠢的邏輯,落伍的論述,蠻橫的姿態,最糟糕的是:其表現完全違背他們宣稱的宗教信仰與價值。

亂倫,性解放,淫穢,說穿了,就是幾百年前愚弄群眾,打擊異教的老梗:先妖魔化對方取得迫害的正當性,然後再予以打壓。在這樣幼稚可笑的低智邏輯外,我看不到有更深刻的論述。我看到的是,那些滿嘴宣揚愛,真理,寬容,和平,一舉一動包裝的卻是攻擊,仇恨,偽善,暴力,並以正義之姿,自以為是。

帶著一個神的面具,後面的嘴臉,醜陋不堪,令人厭惡。

所有這些被用來刻意醜化同志的議題,在歐洲早被討論超過至少二三十年了,這些人就算不識字不讀書,也看看這兩天的新聞吧:英國伊莉莎白二世為大戰期間定罪逼死破解納粹德軍密碼的同志數學家Alan Turing公開道歉並以除罪。

荷蘭從1980年開始爭取同志婚姻合法,2000年通過,至今十幾年了。連天主教信仰最濃厚的國家葡萄牙西班牙也都承認了。法國今年剛通過同婚姻法,所有曾被質疑的問題後來證明都是反對者捏造出來汙衊對方的想像。法國同性婚姻立法後到現在,7000對同性婚姻,只占所有婚姻的4%,社會沒有因此大亂,家庭倫理沒有崩潰,世界末日也沒到來。荷蘭西葡等人的日子照過,沒人管你喜歡男生女生,管你有無結婚生子,幸福不幸福是每個人的事,可是每個人都有追求的權利。

抹黑同志中表現得最精采也最駭人的是那位正夯的女牧(巫)師郭美江,其語言思維,連語氣口吻都跟中世紀巫師如出一輒。她的同性戀會傳染的理論,其愚蠢的等級相當於幼稚園時隔壁的小女生斬釘截鐵地告訴我,男生女生手牽手會懷孕一樣。只是幾百年前還可以妖言惑眾,操弄一下沒受過教育的愚夫蠢婦,現在只剩可笑可憐。對我來說,是台灣今年最大的笑話,可是這個笑話後面充滿了無知,愚蠢,荒謬,幼稚。笑一下之後,讓人倍覺悲憐。沒有思辨能力,即使讀的是聖經,牧師巫師只是一字之別。有這樣的傳道者,也難怪有日月明功那樣的悲劇發生。

網路上有人將這位MCMJ女牧師將同志妖魔化的言論做成混音舞曲版,取悅大眾。據說上周末還在台北的Funky播放。朋友來信說:將吐來的口水化成一朵花,不也很漂亮?(咦?這句話怎麼有點像那句人家打你右臉的宗教名言?)

同性戀是違反自然?違反甚麼"自然"?婚姻其實是最不"自然",因為生物界裡根本沒有這回事。

數百隻工蜂伺候一隻女王蜂是自然;誰說父性社會比母性社會自然?牡蠣最不"自然"了,牠們不僅沒有婚姻,也沒有雌雄的差別,繁殖的方式是遇到對方是哪一性時,自動將自己轉性,以便交配繁殖。螳螂交配後,母螳螂還要把公螳螂吃掉。還有啊,如果圓仔出生後,不馬上把她和爸爸團團分開,可能會被她爸爸吃掉喔。這些才是"自然",好不好?

同性戀不正常,是變態?而幾百年前,太陽繞著地球轉,地球是宇宙的中心是公認的"正常";女人裹小腳是"正常";男人有三妻四妾是"正常",將異教徒活活燒死或是釘上十字架當時也都被視為"正常"。可是,感謝上帝,感謝老天,這些我們現在知道都是宗教的傲慢,性別的歧視,社會的不平等造成的無知與變態。

現代婚姻早就不再是為了傳宗接代(不然乾脆立法:1. 沒有生育能力的,不准結婚。所以年過五十以上的也要通過男子精蟲夠多夠有力女人要有健康卵子的健檢;2. 結婚數年後沒有生育的夫妻自動被迫離婚...等 ),許多人結婚是為了一起生活,為了打造兩人的未來,保障幸福,中間無關子嗣。

你喜歡的歌星主持人,幫你治病的醫生,超市算帳找錢的收銀員,夜市賣好喫的肉圓烤番薯的攤販,開車戴你上班的公車計程車司機,曾給你醬油雞蛋救急的鄰居,或是幫你收包裹郵件的大樓管理員,教堂教會裡的牧師修士,都可能是同性戀。

他(她)也可能跟你我很不一樣,是曠世天才,譜出動聽的【天鵝湖】【悲愴交響曲】的音樂家,寫出【孽子】【台北人】的文學家,編出【流浪者之歌】【渡海】的舞蹈家,為天主教教廷的西斯汀大教堂畫出【創世紀】和【最後的晚餐】,雕出大衛像的藝術家,拍出偉大的【威尼斯之死】影片的導演,或是將【郭德堡變奏曲】彈得動人心弦的鋼琴家。

你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可能是同性戀。你聽的音樂,讀的書,看的電影,欣賞的畫,讓你的生活生命多彩豐富,無限感動的美,很多都是來自他們。

他(她)們跟你一樣,上班,賺錢,繳稅,投票,也跟你一樣,會傷風感冒,擔心食品安全,看到Makyo毆打運將時會破口大罵,半夜起來看林書豪灌籃,為他加油喝采。他(她)可能也買不起帝寶,所以每週簽威力彩,跟任何人一樣,努力賺錢存錢,總是暗戀錯誤的同學同事,嚮往和喜歡的人去威尼斯巴黎度假,夢想愛與被愛,追求幸福,擔憂衰老與皺紋,會受傷,會感動,情人節不想自己一個人過,希望每天晚上睡覺時擁在懷裡的是一個所愛的人。

同性戀不是三頭六臂,沒有頭上長角屁股長尾巴,不會施法下蠱,同性戀異性戀在人的層次上,一。模。一。樣。誰有資格,又憑甚麼,剝奪他們追求這些幸福的權利?可是你的態度和決定,卻可以拉高台灣人權的高度,自由與平等的水平,不再默許社會的隱形暴力。更重要的是,讓你的下一代可以不必活在一個被壓抑,歧視,貶低的社會裡做一個次等公民(相信我,你的後代早晚會出現一個同志!)。

讓同志終於可以平等地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終於可以不再被社會道德歧視,被法令剝奪權益的意義,遠大於一年舉行的幾百對同性婚禮。婚姻權是公民權之一,任何合法公民均可享有的權利。

讓他們有機會和每個人一樣,有可能當上盧森堡總理,法國文化部長,巴黎或柏林市長,或只是簡單地在周日午後和心愛的人在公園裡手牽手,散步,溜狗,呼吸新鮮空氣與享受溫暖的微風陽光。

享受生命裡的每一種小確幸。

有件小事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在同志婚姻法通過後第二天,法國政府發言人Najat Belkacem接受電視採訪時,主持人問她:聽說妳受邀參加第一對合法的同志婚姻典禮,請問妳會去參加嗎?她說:在我回答你的問題之前,請容我對你的說法做一個小小的糾正:這不是一個同志婚姻,這只是一個尋常的婚姻。當然,我會去參加。

你知道嗎,耶穌並不誕生在十二月的(有一說是三月);

聖誕老人的紅衣是1920年代可口可樂廣告幫他穿上去的;

史上最早,也有名,也最多人相信的首位代理孕母是聖母瑪利亞?

你可以選擇相信耶穌誕生在12月25日,可以選擇相信聖誕老人總是穿紅衣,聖母瑪利亞懷孕是神蹟;那是種信仰自由。可是請尊重我選擇不信的自由。

【當一個同志一心追求主的真理時,我有甚麼資格去評斷他?】這句話不是我說的,是自願為街友,為伊斯蘭教徒洗腳並吻腳的人,也可能是當今信主最虔誠的人 - 天主教教宗方濟各說的。

以下是選自You Tube上的三段關於同志論述的影片,給願意認真且獨立思考,而不是單純接受教會給答案的人參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pjKO-1plDA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CGWozkG0N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z3PGlFbuRI


祝各位聖誕快樂!Oops,是聖誕晚一天快樂!

(未經同意,請勿轉貼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urgogne 的頭像
Bourgogne

忠道的巴黎小站

Bourgog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