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1-35

我在想,我臉上是不是寫著:善良好騙四個大字?

昨天高高興興地受邀去巴黎高級旅館Royal Monceau的*Spa My Blend by Clarins做臉(別誤會,站長這張臉沒那麼寶貴,這純粹是記者受邀體驗)。

在Philippe Starck設計的絕美泳池裡游泳後,來兩個小時的背部按摩+臉部保養,走出旅館時,陽光又出來了,秋天巴黎的光線實在很美,心情好極了,覺得不止後腦勺像金城武了。

這實在是貴婦的生活:吃過午餐,去高級旅館(陪Clarins公關)喝咖啡聊八卦,然後去地下泳池游游泳,泡泡三溫暖,再享受兩個小時咻一下就過去的按摩做臉。老實說,現在的做臉設備實在超出我的認識範圍,搞得超級複雜。

首先,先做問卷。今天的心情好不好;最近是不是剛從沙漠或北極歸來;平常多抽菸喝咖啡茶還是毒品;睡覺是一種充分休息還是老覺得睡眠不足;起床時覺得臉部是煥然一新還是衰老鬆弛... 然後再用一台機器做臉部膚質測試:油性,緊實性,含水性,斑皺紋... 最終,這份私人測試報告就直接用mail寄到我的信箱去了,真神奇!我是平常連洗臉都只用清水的人,雖然不能很理解這些複雜高科技的玩意兒,但是知足惜福的教養還是有的,因此很享受這種待遇:只需要說聲謝謝就可以免費體驗一次要價295歐元的昂貴東東,還不懂享受的話,那就太沒天良了,會遭天打雷劈的。

換成一張金城武的皮膚後,還要拿一袋公關贈品回家 - 男用的活膚霜Revitalizing Gel,刮鬍膏Shave Ease Oil,以及我還不知道該怎麼用的身體保養油Relax Body Treatment Oil。最後再送上 - 蛋糕上的櫻桃 - 剛才專為我的膚質精心設計調配的一罐My Blend保養品(可以用一個月左右)和洗臉用品(按摩女郎對站長只用清水洗臉很不能苟同)。頂著一張自認為媲美金城武的臉,走出Royal Monceau,到了凱旋門,那麼美的秋天陽光照著,我決定沿著香榭大道散散步。

這真是美麗的一天,如果不是剛才在泳池裡碰到前法國總統薩科奇(最討人厭的法國政客之一。他真的好醜~~怎麼做臉都沒用吧?看到他本尊後,我更相信盛傳他和女模布魯妮生的小孩不是他的謠傳是真的... 想生小孩,總要能親得下去吧?他那張臉... 抱歉,八卦岔題了)是個小小的瑕疵的話,這真是美麗的一天。美麗到我很鄉愿地不想看到路上乞討的窮苦人,衣衫襤褸的流浪漢,抱著小孩裝可憐的吉普賽人。美麗到我可以忘記有多少篇稿子還沒交,大陸某筆稿費還沒進來,昨天聽到一個朋友想離婚...

香榭大道過了圓環那一段就沒有商店了,兩側都是樹木花園,秋意有了,梧桐葉開始掉落,踩起來夸滋夸滋地脆響。不知為何,我非常喜歡踩這種乾燥酥脆的枯葉,很有一種奇異的快樂。

隨手拍了幾張照片LINE給台灣的朋友。到了協和廣場,心情和腳力都還很high,我決定沿著rue Rivoli再往前走。這條大路上有幾家我愛逛的店,Franck Namani的開西米毛衣,Angelina的糕餅,也順便瞧瞧Alain Ducasse最近接手的Le Meurice餐廳的菜色(跟先前Plaza一樣,菜名都只寫主食材,完全看不出眉目,主廚也是前Plaza主廚Christophe Saintagne... lol)。

到了聖女貞德雕像的路口,忽然有人拍拍我的肩,用彆腳的英文告訴我:你的外套背部很髒喔,可能是鴿子大便之類的,我幫你擦擦... 一個男子好心地將我的外套衣角轉過來給我看。喔,果然有甚麼濕濕黏黏的液體沾上去了。對方遞了一張面紙,好心地幫我擦著。我扭轉著身子畢竟不便,也看不清汙漬範圍多大。男子善意地說:脫下來我幫你擦。

我脫下外套,他請我抓住衣服兩肩,衣內側朝我,外側朝他,此時我非常留意口袋裡的手機和皮夾。幫我擦完後,對方把面紙遞給我,我道聲謝,往前走,心想:找個地方把外套脫下來仔細檢查吧。心情雖然有點懊惱,不過被鳥大便淋到這種事,除了上帝,怪不了誰。

才走沒兩步,忽然又有一個先生拍我的肩,還是用英文說我的褲管很髒,同樣的手法,遞了一張面紙來要幫我擦。一開始的想法是:可惡,原來鳥大便不止沾上衣服,還有褲子!然而對方遞來面紙那一剎那,我恍悟到這一切可能都是設計的!匆匆向對方道謝後,我急著找一個地方檢查外套褲子,附近沒有任何可以讓我坐下來放下手提物的地方。

我走到St-Roch教堂前的台階,靠近鐵條扶手,雨傘提袋放下,脫下外套檢查。還好情況不嚴重,也沒留下痕漬。我彎下腰轉身查看褲子後面之際,忽然看到剛才幫我擦衣服的第二個男子出現在台階下方。換句話說,他跟蹤了我一段路。可能意識到我也注意到他,他立刻轉到教堂旁的小巷裡。我拿起衣物,追上去看,他步伐匆匆,消失在小巷盡頭。我恍然大悟,真的是扒手,慶幸躲過一劫。

現在回頭想,這些似乎不證自明:回家查看外套,顯然不是鳥大便,是人為潑灑的。褲子上汙漬更明顯是咖啡之類的液體。真正讓我起疑的是那張面紙,兩個人遞來的面紙竟然是同一個牌子!這實在太巧了!老實說,像我這樣的人身上都還未必隨時都備有面紙,為什麼這兩個看起來不見得比我愛乾淨的人身上竟然有,還隨時可以拿出來幫人擦拭?還有,兩人的衣著神情都類似,東歐臉孔,廉價且不怎麼乾淨的黑色西裝。最後,說真的啦,rue Rivoli大部分路段都在拱廊下,被鳥大便淋到的命中率實在不大...

我雖為自己慶幸,沒有損失,可是對這些小偷小賊實在痛惡,寫出來給想來巴黎玩或是住在巴黎的人警戒一下,現在巴黎偷扒手有新伎倆了。

對於這個美麗的一天的際遇,小小的結論是:
1. 萬一碰上了,要檢查衣服,請找個咖啡館,教堂裡或是街道角落等不易被搶被扒的地方檢查。
2. 外套和褲管的汙漬不是同樣的東西。
3. 褲子的汙漬竟然洗不掉!真真氣死人!
4. 原來世界上有比在泳池裡碰到薩科奇更討人厭的事。

*廣告時間:Clarins My Blend是Clarins品牌下推出更高級的Spa保養品系列,目前僅有坎城的Hotel Majestic-Barrière和巴黎的Royal Monceau有。下一家My Blend將會在馬爾地夫的某旅館。

(未經同意,請勿轉貼轉載文字圖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ourgogne 的頭像
Bourgogne

忠道的巴黎小站

Bourgog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