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1. 傳聞小胖子Jean-François Piège的兩星餐廳Le Grand Restaurant 副廚Nicolas Medkour即將走人. 他是餐廳開幕至今真正廚房的掌勺人, 小胖子這下頭大了... 明年想拿三星恐怕又有變化, 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 想嘗今年新三星Le 1947的菜, 又沒機會去山上Courchevel? 今日起至4月30日可以在巴黎Yannick Alleno的餐廳Pavillon Ledoyen嘗到: 195歐元套餐(5道), 380歐元(8道). 訂位電話: +33(0)1 5305 1001 或是mail: carton@ledoyen.com 他真會做生意~~

多年前開始有機會住高級旅館時,一入住房間,我最好奇的是浴室裡的沐浴用品是哪個牌子的。

 

那大約是十多年前的事,住過幾家知名旅館,有點經驗之後,我得到的結論是愛馬仕的L'Eau Orange Verte綠橘子香氛系列最常見。長方形深綠色大小像鳳梨酥的罐子,氣息濃烈的橙橘佛手柑辨識度很高,愛馬仕品牌形象又昂貴奢侈,因此很受高級旅館的歡迎。

 

 

 

那時候遇上這組木浴用品往往捨不得用,整個原封不動帶回家。更經常使小技倆,入住第一天就趕快將整組沐浴品收起來,等著明天打掃房間的清潔太太補貨,可以再拿到一組。這種貪小便宜的心態,天知,地知,我知,清潔婦知,不必臉紅心跳難為情,反正住完走人,許多天涯海角的旅館未必會再回來,不擔心被列入黑名單。而且,羊毛出在羊身上,消耗品的費用應該是計算在房費成本裡的。有些高級飯店一天打掃好幾次,房裡缺甚麼補甚麼,一天下來可以拿到好幾組,拿到我都不好意思了。

 

那段著迷綠橘子香味時期印象最深的是入住法國Courchevel 1850滑雪村的Les Airelles頂級旅館,房間裡有兩套衛浴設備,兩個浴缸和兩個淋浴,每個地方都有一組,一次可以拿四組!而且Les Airelles提供的不是那種鳳梨酥大小的樣品,而是100ml大瓶裝的,連香皂都有一顆檸檬大小,還用精緻的香皂盒子裝著,拿起來特別痛快。那是我第一次對自己的貪得無厭覺得不好意思... 不好意思歸不好意思,無人知曉,還是照拿了。

我對綠橘子的狂熱終止於另一次高級旅館。那天早上一群同行的友人坐下來用餐,用餐前感官格外通暢靈敏,我忽然意識到空氣裡瀰漫著那股太熟悉的橙橘佛手柑氣味實在顯得庸俗,包括我自己身上也是。同時飄散在空氣中的還有一股尷尬的味道。那次"撞香"的印象太強烈讓我徹底告別綠橘子 - 誰想跟別人用一樣的香味?

 

從此個人對這款沐浴品的熱情已成冰。後來旅館經驗多了,慢慢發現綠橘子到處可見,我還曾在羅亞爾河一個民宿Suite Béranger裡碰過,雖然是家高級民宿,但是難免讓人有鑽石變玻璃,不再那麼希罕之感。奇怪的是,據我所知,愛馬仕香氛種類那麼多,也只出過這款綠橘子旅館沐浴用品,沒有其他香味的沐浴品。

 

貪婪搜刮了那麼多年,我發現綠橘子最適當的功能是衣服衣櫃裡的芳香劑,香味歷久不衰,而且也不像洗在身上那麼濃烈,過於有侵犯性。

 

 

 

 

品牌設計者心裡很清楚,這些沐浴品的重點是香味,而不是品質。

 

另一個在高級旅館很常見也很受歡迎的是寶格麗的茶系列。我記得最早出的是綠茶,香味高貴優雅,男女皆宜。同樣也是辨識度很高的香味,不過不像綠橘子那麼強烈襲人就是了。

 

一般來說沐浴用品不外乎沐浴乳,洗髮精,潤絲精,香皂。我第一次用到寶格麗的泡澡浴鹽是在坎城的Grand Hôtel de Cannes。泡完澡,正想走到陽台上曬太陽看地中海,在陽台上已經先聞到香氣的友人驚聲尖叫:天啊,你打翻了整瓶香水嗎?那次寶格麗浴鹽香氣過於濃重還讓我體悟到一個後遺症:無法使用平常慣用的香水,除非你的個人香水正巧跟木浴品的香氣合拍。

 

 

 

同系列有出泡澡浴鹽的已經是升級版了,寶格麗甚至做到同款香味的濕紙巾,護唇膏,彷彿就是要你從頭到腳都變成一株香噴噴的綠茶樹。

 

綠茶系列非常受到歡迎後,又有白茶,之後又出紅茶。不知為何,綠茶白茶很常見,紅茶比較少,不知是否寶格麗學到當一款太受歡迎的產品到處可見時就失去其限量價值,所以讓紅茶的能見度變得比較稀罕?也或許我中了這個市場飢餓行銷的毒,所以三茶中我偏愛紅茶。

 

高級旅館選用沐浴品是個重要的形象塑造與手段策略。比如同樣位在法國Couchevel 1850這個昂貴的滑雪村裡,Hôtel Le K2選擇寶格麗紅茶系列,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這個旅館以墨黑與藏紅為裝潢設計主軸,寶格麗紅茶系列正好是主色之一。我記得進入浴室裡看到紅茶那組沐浴品和黑色大理石浴缸就成為非常搶眼出色的紅黑對比,也和整個旅館設計彼此呼應。

 

 

 

 

在我的觀察中,沐浴用品經常會成為高級旅館檯面下的競爭項目之一。當一個如我這樣的客人都不想跟別人撞香時,同一地區好幾個高級旅館競爭,自然也不想和別家旅館選用的品牌,如何獨家就是一件面子大事了。剛才提到Les Airelles使用綠橘子,可是當其他旅館也開始用的時候,Les Airelles也就換牌子了。

 

可是頂級沐浴品牌就那幾個,想當獨家的頂級旅館得有本事讓沐浴品牌簽獨家。

 

Chourchevel 1850是除了巴黎以外高級旅館密集度最高的地方,Le Kilimandjaro用走了瑞士名牌La Prairie,愛馬仕,寶格麗也都被用了,能跟它們對等的法國品牌Sisley又不出沐浴品,怎麼辦?當然是做自己的品牌囉。

 

 

 

 

LVMH集團的白馬山莊Le Cheval Blanc就是用自己的品牌Le Cheval Blanc沐浴品,而且是相當完整的:洗髮精沐浴乳潤絲精香皂護唇膏... 是我見過最完整的沐浴用品,包括護手霜、面紙以及... 浴缸旁的香氛蠟燭,都是同一系列香味的。白馬山莊的香味是以無花果和雪松為主,非常有個性,雖然有點偏向室內香氛而不像身體香氛,但是一旦在一個大空間裡,香味就會融入空間不會有咄咄逼人之感。你應該可以猜到,那次我連蠟燭都帶回去燒。想到可以在我巴黎窄小破舊的小閣樓裡複製頂級旅館套房的fu,就拿得更理直氣壯了...

 

創立屬於自己的品牌是這幾年歐洲頂級旅館的趨勢。而自創品牌有兩種方式,一是真的自己的獨特產品。巴黎的宮殿旅館Plaza-Athénée就是自屬品牌,雖然我覺得聞起來是寶格麗白茶系列的變奏版。但是做自屬品牌畢竟成本高,除非是連鎖集團,消耗量夠大能撐得起量產成本。另一種則是找代工,再掛上旅館名字。

 

 

 

維也納去年開幕的Park Hyatt Vienne請的是Blaise Mautin為它獨家設計的;摩洛哥馬拉喀什的皇宮旅館Le Royal Mansour找法國嬌蘭Querlain,用的香水是Eau Imperiale;瑞士最古老的飯店巴賽爾三王大旅館Les Trois Rois則找瑞士自己的品牌Feuerstein;義大利的旅館集團Baglioni則用義大利Ortigia品牌... 就算開在倫敦也是。

 

 

 

 

這些高級旅館即使找代工,也多是找自己國家的品牌。台北亞都麗緻過去幾年用的是台鹽生技的海鹽系列,後來在較高級的套房裡則改用寶格麗的綠茶。這和三二行館採用歐詩丹等外國產品一樣,似乎是為了提升高級感。

 

 

 

我收集過最完整的一套是在米蘭的Principe di Savoia,一整套的義大利品牌Acqua di Parma的西西里佛手柑系列,向日葵的艷麗黃色包裝,賞心悅目。除了基本的沐浴品,香皂還有兩種,並有一瓶100ml的古龍水。我愛死了那個香味和包裝,放了好多年捨不得用。

 

 

 

但是當國際知名品牌到處可見,變得有點浮濫時,頂級就顯得不那麼頂級了。我反而欣賞一些地區性的品牌。義大利科摩湖畔的Villa d'Este選用義大利本土以草本花卉為主材料的Helleboro公司設計產品;科西嘉島的頂級莊園旅館Domaine Murtoli用當地的特產蠟菊和母驢奶做的;無論品質和香氣都很得我心。希臘克里特島的Elounda三家旅館都用島上的橄欖油做成的產品。

 

 

 

 

有的頂級旅館有條件自己開發品牌。義大利南部Puglia地區的莊園旅館Masseria San Domenico有好幾百公頃的橄欖園,有的樹齡達數百年,甚至聽說上千年。每年生產的橄欖油多到可以賣罐裝食用油外,還可製作各種洗髮精沐浴乳、護手霜,也因此旗下四座莊園旅館和高爾夫球旅館都是用自己的高級橄欖油沐浴品。

 

另一個自屬品牌的代表是阿爾卑斯山發跡的Maison & Hotel Sibuet集團,標榜取用阿爾卑斯高山泉水和高山植物莓果粹取精油等研發出的品牌Pure Altitude。這個品牌甚至成功地成為一個獨立的保養品牌,和知名的葡萄保養品Caudalie走紅的路子很像。

 

 

 

環保與有機是這幾年的另類主流。德國旅館集團Oetker Collection旗下幾家旅館(如我個人很愛的尼斯附近的聖馬丁城堡莊園Château St-Martin)都選英國的有機品牌Bamford,薰衣草搭配天竺葵的香味,濃郁的草本植物香氣,散發迷人的鄉村氣息,和當地的環境氣氛也很合。

 

 

 

 

其實我何嘗不知道這些小瓶小罐的小樣品製造多少無法回收又不環保的廢棄物?有些旅館就摒棄用樣品式,單件拋棄式的沐浴樣品,改用大瓶裝的,直接鑲嵌在浴室牆上,住客用多少擠多少,清潔人員每日填充補滿。除了減少包材的環保外,對旅館的成本消耗也有不少幫助。可是這招對我這種貪小便宜者沒用,我也總是很環保地帶個空瓶在盥洗包裡,遇上好東西,捨不得不裝點回家...

 

最著名的要算安縵集團Aman,總是用大瓶的,絕對看不到品牌的沐浴乳香皂。我是不反對啦,可是不曉得安縵集團是否也是環保理由 - 有些化學香精對人體不好 - 其沐浴品品質雖好,但是香味很少討人喜歡。

 

 

 

說了半天,我對沐浴品的幾點看法是:最常碰到的是柑橘檸檬等清爽型的中性香味,因為必須男女適用。沐浴品未必泡沫越多越好。最後這一點,真的是個人多年心得:沐浴品和食物一樣,越新鮮越好,香氛陳年後氣味總是怪怪的。

 

 

如果你問我最喜歡的是那一個?我的答案是:香港半島酒店高級套房裡才有的那個放在精緻剔紅漆盒裡的手工香皂。如果住半島沒看到這個高級的手工香皂,那就是你的房型不夠高級了...

(未經同意,請勿轉貼轉載圖片文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忠道的巴黎小站

Bourgog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9) 人氣()


留言列表 (29)

發表留言
  • Silvia
  • So glad to see new post!!

    You could also obtain BLV red tea amenity kits on Emirates first and business class. I love the red tea smell too, too bad the red tea perfume is not sold in BLV store.

    In certain Australian luxury hotels, Aesop and molten brown products are provided as the toiletries. Personally I like Aesop products, smell so good and give you a sensation of home spa : )
  • 我也喜歡Aesop的香味, 經常是葡萄柚, 佛手柑.
    可是都是大瓶裝, 沒有樣品的, 帶不走.
    應該是因為環保的關係.

    Bourgogne 於 2016/04/06 05:53 回覆

  • bigkuo0515
  • 挖些...
    沒有站長的分享,我還不知道這些浴室的備品是可以帶走的??
    ~下次我就知道囉...嘿嘿~
  • 其實旅館房間裡一次性(或拋棄性)的用品都常都是可以帶走的,
    因為無法回收.
    除了沐浴品, 拖鞋也是.

    Bourgogne 於 2016/04/06 05:55 回覆

  • wingsunswatch
  • 站長
    這些很認真帶回家之後 真的沒啥機會用到阿 家裡有自己的慣用品牌
  • 同學, 你說得沒錯.
    不過我有朋友很愛用呢:
    去健身房, 出門旅行...愛死這些小東西了!

    Bourgogne 於 2016/04/10 04:53 回覆

  • AlbertCAN
  • 「奇怪的是,據我所知,愛馬仕香氛種類那麼多,也只出過這款綠橘子旅館沐浴用品,沒有其他香味的沐浴品。」

    1837年成立的愛馬仕是由 Thierry Hermès(1801年~1878年)在巴黎創立的馬具製造公司,是典型法國家族企業。因為家族企業第四代是女兒,現在大多數的公司股分由姓 Dumas、Guerrand、Puech 的後嗣經營。雖然愛馬仕在馬車勢微後在皮包和成衣項目十分注重,先後在1922年發行 Haut à Courroies 包 (1984年推出的 Sac à Birkin 柏金包前身) ,1935年推出 Sac à dépêches 包 (1956年改名 Sac à Kelly 凱利包,後來美國總統 John F Kennedy 用的公文包稱 Sac à dépêches 但兩款是完全不同的包) ,及1937年推出第一款絲巾 Jeu des Omnibus et Dames Blanches,但愛馬仕在香水市場的注重較晚,直到1951年才推出由現愛馬仕半退休調香總監 Jean-Claude Ellena 的恩師 Edmound Roudnitska 調的 Eau d'Hermès 愛馬仕之水。愛馬仕之水雖然使用傳統古龍水的骨架,柑橘前調開頭,但整體味道辛虀,充滿豆蔻、小茴香、和肉桂等香料,後至皮革及橡苔元素淡化裊裊,總體大方深邃。此後幾十年愛馬仕的香水大多走高貴華麗路線 : 胭脂細粉,前愛馬仕創意總監 Jean Paul Gaultier 記得小時候他祖母 Marie Garrabe 常擦的驛馬車女香 Calèche (1961) ,丁香松脂煙草盎然的 Équipage (1970) 男仕香水 (兩款香水都由香奈兒第二代調香師 Henri Robert 的侄子 Guy Robert 調的) ,80年代皮革當道的 Bel Ami 男香 (1986) ,及由頂級晚香玉、鳶尾大量使用,戴安娜王妃非常喜歡的華麗女香,自學成才調香師 Maurice Roucel 調的 24, Faubourg (1995) ,端的是法式精璿,高人一等,沒有絕對品味絕對穿香穿幫的,因此價格更實惠的香氛沐浴品生產很少,沒有很多的選擇,連帶旅館沐浴用品因為風格強烈也不合適。

    有鑑市場趨向, 愛馬仕1979年推出 Eau de Cologne d’ Hermès 愛馬仕古龍水,經 1997年更名,就是現在的 Eau d’Orange Verte 綠橘子。配方一直是女調香師Françoise Caron 的作品。女調香師 Caron 說來經歷也很不尋常,出生南法香水首都 Grasse 格拉斯香精原料世家,家裡還培育出知名大師級,調出 Thierry Mugler Angel (1992) 、Dolce & Gabbana Light Blue (2001) 的調香師 Olivier Cresp。兩家人還在2012年和調香師 Daniela Andrier、Dominique Ropion、和前面提到的 Maurice Roucel 獲法國政府頒發「藝術及文學騎士勳章」Chevalier de l’Ordre des Arts et des Lettres。Françoise Caron 的前夫還是香水界大名鼎鼎,海洋調鼻祖的 Pierre Bourdon 。Bourdon 調出 Davidoff Cool Water (1988) 、Yves Saint Laurent Kouros (1981) 、Christian Dior Dolce Vita (1995) 。(和現愛馬仕半退休調香總監 Jean-Claude Ellena一樣,恩師也是 Edmound Roudnitska。) 三個人的代表作排一排一定很震撼,香水界的傑作紜紜。

    Eau d’Orange Verte 綠橘子雖說是古龍水柑橘骨架,可追溯至Roger & Gallet 經典古龍,1806年的 Jean Marie Farina Extra-Vieille Eau De Cologne (古龍水現在仍在,但該公司現在是歐萊雅的) 。傳統古龍水的佛手柑、檸檬、橙花、苦橙葉都有,附加薄荷、橘子,但 Caron附加一點點的廣藿香、黑醋栗、橡苔打古龍水骨架基礎,平常人辨別不出來,但在沐浴用品中非常穩定,防止柑橘精油突然過度飄忽蒸發。Eau d’Orange Verte 和 Clarins Eau Dynamisante (1987) 的基礎原理是類似的,都有廣藿香支撐支援。

    綠橘子撞香機會是太大,所以我從來不用的。但有解決辦法的 : 自2009年愛馬仕推出 Jean-Claude Ellena 的古龍水,每一個系列都可以混搭。今年 Ellena 的學生 Christine Nagel 正式開始成為愛馬仕第二代調香師,加上前兩年愛馬仕推出 Le Bain 系列,花園香水和古龍水系列現在都有沐浴用品。Le Bain 系列現在還是太新,前陣子一有些像尼羅河花園 Un Jardin sur le Nil 沐浴用品庫存不穩定售罄,現在全新推出 Ellena 的 Eau de Néroli Doré 和 Nagel 的 Eau de Rhubarbe Écarlate 也只有沐浴露沒有賣洗手精。所有因素考慮下來愛馬仕香氛種類那麼多,也只出過這款綠橘子旅館沐浴用品,現在沒有其他香味的旅館沐浴品啦。
  • AlbertCAN
  • 站長, 我從來沒有徹底地寫出寶格麗綠茶香水的故事, 也許不寫未來我說不定忘了。

    話說80年代調香師 Jean Claude Ellena 有一天與他的妻子 Susannah 去巴黎 Mariage Frères 茶葉店,心血來潮要求茶葉店店老闆他可不可以聞一聞整家店的茶? 當然,在那個時候 Ellena 不是明星, 但他已經是梵克雅寶香水 First 的設計師, 所以老闆想想同意了。

    聞綠茶時 Ellena 很驚訝, 因為他發現可以使用β-紫羅蘭酮 (beta-ionone) 為綠茶香水的基礎。β-紫羅蘭酮儘管主要用於花香, 但加 Dior Eau Sauvage 的圖騰 hedione 時綠茶香清新明朗, 瀅瀅大方。(這就是為什麼寶格麗綠茶香水的辨識度很高 : 綠茶的基本組成很簡單, 但最簡單的事情也是最難做的。)

    碰巧 Dior 與此同時謀求男香。 Ellena 想想就遞交他的綠茶香水, Dior要求修復改了幾次, Ellena 的綠茶香水就選中了Dior 男香 Fahrenheit 方案。

    Ellena當然是很開心, 開香檳慶祝了。 但迪奧第二天早晨打電話, 通知調香師的公司: 不好意思我們改變了主意, Ellena 的綠茶香香味太高貴優雅, 自由自在, 市場反應不會很理想!

    之後,大家都知道, Dior 選中創造 YSL Opium (1977) 鴉片香水的調香師 Jean-Louis Sieuzac 的配方。Jean-Louis Sieuzac 其後與迪奧合作大概非常滿意, 1991年也配 Christian Dior Dune 沙丘女香。Dior的香水Farenheit男香 Dune沙丘女香後來都成了暢銷貨。

    Ellena 當然是不是太高興, 但他並沒有放棄。任何香水品牌需要新的香水,他都去開會。YSL 甚至告訴他的綠茶香香味太形而上, 不適合YSL。

    Ellena那些年簡歷是很空白的, 僅1988年設計 Balenciaga Rumba 香水, 其餘時間沒有太多工作。很多人都建議他不要太固執, 好歹工作就是工作嗎。他不聽, 一次一次開會, 客戶一次一次拒絕他。

    像這樣等待7年, 突然事情有轉機。意大利寶格麗當時對香水的期望不高: 我們只是想其他地方買不到的東西, 珠寶店裡面賣給熟客人就OK。

    Ellena 去開會, 寶格麗就接他的綠茶香水。很巧的, 寶格麗自己挑的香水瓶設計師 Thierry de Baschmakoff 是 Jean-Claude Ellena 的親戚。

    該香水就開始這樣賣, 起初一瓶$350 美金。但非常令人驚訝的, 店裡一天能賣出10瓶…

    後來, Ellena說, 寶格麗綠茶香水是他職業生涯的轉折點, 從梵克雅寶的First香水,為他的極簡主義下了伏筆。

    因為這一次的合作, Ellena和de Baschmakoff 後來也和開The Different Company。
  • AlbertCAN
  • 摩洛哥馬拉喀什的皇宮旅館 Le Royal Mansour 找來法國經典品牌嬌蘭 Guerlain,采用法國末代皇室的欽點香氛 Eau Impériale 為沐浴品面子可大啦。 此香 Eau de Cologne Impériale 乃與 Jicky (1889)、Shalimar 一千零一夜 (1925)、Samsara 聖莎拉輪迴香水 (1989) 等等名列為嬌蘭鎮店之寶, 在法國歷史文化上也有些縷浪漫軼事。站長又洋洋灑灑歐洲旅館衛浴品一網打盡, 則一些資料寫來分享。

    嬌蘭創始人是 Pierre-François Pascal Guerlain (1798-1864) 。在由南法人為主的香料工業 Pierre-François Pascal 的背景是相當獨特, 法國北部索姆 Somme 出身。因為那個時候法國香水工業技術比較基本, Pierre-François Pascal 去了工業革命進行如火如荼的英國攻讀化學, 1828年學成在當時巴黎很多英國人的 rue de Rivoli 創立嬌蘭旗艦店 (1914年旗艦店搬到現在的地址 68, avenue des Champs-Elysées) 。因為他家的香水由於化學知識基礎穩定, 調香蔚輝, Pierre-François Pascal 也善於經商, 公眾形象良好, 客戶都是上流社會紅人。話說1856年拿破崙三世 Napoleon III 要娶西班牙歐仁妮公主 Eugénie de Montijo 時法國皇室挑選 Pierre-François Pascal Guerlain 當新法國皇后的結婚禮物。Pierre-François Pascal 也很聰明, 香水由拿破崙自己很喜歡的 4711 為藍本, 隱喻意祝皇帝皇后執政似拿破崙杰出灼灼。一拍馬屁拍到拿破崙三世心坎裡啦, 法國皇室就授予 Pierre-François Pascal 皇家調香師的獨家頭銜, 一度嬌蘭香水洛陽紙貴, 聲譽如日中天, 其他歐洲王室也想用嬌蘭的香水。

    直到今天嬌蘭有仍然有一些王室軼事。英國伊麗莎白二世的香水是嬌蘭第四代調香師 Jean-Paul Guerlain 調的(我想她也會用其他的香水啦) 。西班牙前國王 Juan Carlos 更夸張, 嬌蘭第二代傳奇調香師 Jacques Guerlain (調 Shalimar一千零一夜的那個) 他的古龍水 Mouchoir de Monsieur (1904) 80年代售罄, 西班牙前國王 Juan Carlos 依然繼續訂香, 嬌蘭也不得不乖乖交貨啦。

    嬌蘭調香師原本是一代一代傳承, 第五代沒有人願意學, 所以現在嬌蘭調香師是瑞士籍的 Thierry Wasser (故事也不少改天再說) 。不過聽說第六代現在有一個非常有才華的調香師 Paul Guerlain, 現在正在為 IFF 工作, 第四代調香師 Jean-Paul Guerlain 也總是教他調香學, 希望他有朝一日將繼承嬌蘭的傳統。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
  • AlbertCAN
  • 既然站長三茶中偏愛紅茶, 我寫一些與寶格麗紅茶相關的一二事。

    寶格麗茶系列調香師皆來頭不小, Ellena 後來2004年成為愛馬仕首席調香師, 現在準備退休。創造 Bulgari 白茶的那位 Jacques Cavallier 最有名的作品是1996年 Giorgio Armani Acqua di Gio Pour Homme 寄情水男香和 1992年 Issey Miyake L’Eau d’Issey 一生之水。 現在路易威登獨家聘請名調香師 Jacques Cavallier 創作全新 LV 香水系列, 試香幾年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 想想 LVMH 避免影響自己旗下的迪奧, 紀梵希, 嬌蘭香水銷量, 不知道繼續拭目以待。紅茶調香師 Olivier Polge 奧利維耶波巨年齡最小, 於1974年法國格拉斯出生 , 但 Olivier 名字可顯赫 : 他的父親是傳奇調香師 Jacques Polge 賈克波巨, 是香水東方調大師 Jean Carles (1892-1966) 的得意弟子, 賈克波巨光是加入香奈兒之前就有 YSL Rive Gauche (1971) 作品, 35歲 (1978年) 就成香奈兒第三代首席調香師, Olivier Polge 當時只有4歲左右, 所以自小沉浸在香水說是不是。

    我聽說 Jacques Polge 當爸爸基本上希望自己的孩子有自己的生活, 所以大兒子丹尼斯波巨 Denis Polge 最終成為一名雕塑藝術家。小兒子 Olivier Polge 原本香水不感興趣, 喜歡古典音樂想成為一名鋼琴家, 後來由於種種原因,轉而學習藝術史。大學畢業後,決定研究香水。首先在 Chanel 香氛實驗室實習, 然後送到 Charabot 香水學校學習調香。送到 Charabot 有兩個含義: Jacques Polge 念 Givaudan-Roure 香水學校 (1946年 Jean Carles 創立), 派發 Charabot 是鼓勵學習不同的調香法。另外, Charabot可是香奈兒第一代首席調香師, 1921年調香奈兒5號 Ernest Beaux 的母校, 望子成龍啦!

    畢業後,他被送到 IFF (International Flavors & Fragrances) 紐約分部, 幾年後搬回IFF 巴黎。Olivier Polge 真正爆紅是 2004-2005: Victor & Rolf Flowerbomb (2004) 大賣和迪奧 2005年 Dior Homme 男香使用聞起來像紫羅蘭的鳶尾, 添加薰衣草和可可挑戰男性審美標準。在商業和藝術都打了漂亮的勝仗, 事業大道如青天。似現在法國最暢銷的香水蘭蔻美麗人生 La vie est belle (2012) 是 Olivier Polge 同 Dominique Ropion 跟 Anne Fellipo 調的。

    Olivier Polge 現在是香奈兒第四代調香師, 2013年加入香奈兒, 2015年正式地成為第四代。祝福他啦!
  • AlbertCAN
  • 寶格麗茶香系列最新的實際上是 Eau Parfumée au Thé Bleu (2015) 藍茶, 前面提到的2012獲法國政府頒發「藝術及文學騎士勳章」Chevalier de l’Ordre des Arts et des Lettres 調香師 Daniela Andrier 作品。Eau Parfumée au Thé Blanc (2003) 白茶是添加橙花清澈, Eau Parfumée au Thé Rouge (2006) 紅茶是增加無花果和核桃仁添加感性。Eau Parfumée au Thé Bleu (2015) 藍茶則是相反, 薰衣草和藍色鳶尾花, 耐人尋味, 添加了瑞典人烹飪用很多的荳蔻 cardamom, 凊凊爽爽但個性十足。網上的評論是很分岐的: 不太甜,但喜歡或不喜歡依賴於人們審美觀。所以不知道什麼時候藍茶會變成旅館沐浴用品啦!
  • AlbertCAN
  • 如果我想選擇世界上最昂貴的旅館沐浴用品, 預算沒有限制的情況之下我會選 Le Labo Tubereuse 40 。Tubereuse 40 (2006) 含義40成分,其中之一是晚香玉, 西班牙自學成才調香師 Alberto Morillas 香氛, 經典古龍水結構,但香味濃度異常高達 30%, 非常令人難以置信的香味很微妙的持久。晚香玉是最後盛開釋放氣味像白麝香, 男女都可以使用, 香味持續5-7小時沒問題. 但Tubereuse 40一瓶極其昂貴,整個set僅 NYC Le Labo可以購買, 電話訂購不允許(市場飢餓行銷的毒)…

    Tubereuse 40 現在參考價格: $290 (50 ml) & $440 (100ml)… :-o

    我知道很多 Fairmont 連鎖酒店好比 Hotel Vancouver 使用 Le Labo 的 Rose 31, 所以如果你看到旅館沐浴品是 Le Lebo 建議務必帶回家…

    Le Lebo 以前是獨立的 independant brand, 現已賣給雅詩蘭黛啦。
  • AlbertCAN,

    謝謝你這一系列的說明, 實在太精采了!
    我在旅行途中, 讀得如癡如醉...
    有空再一一回覆.

    沒想到Le Labo這個神奇! 我最近才在巴黎剛開的旅館Les Bains碰到,
    SANTAL 33, 香味確實很特別, 倒是沒想到它來歷如此有趣.
    謝謝!

    Bourgogne 於 2016/04/11 16:24 回覆

  • AlbertCAN
  • Le Labo Santal 33 在時尚界現在可是傲立蒼穹之馝熏, 說群星托月也不為過。去年十一月紐約時報還特別報導, 文章瀟瀟灑灑的寫出來風光 一時。既然最近才在巴黎剛開的旅館Les Bains碰到, 本身故事也相當有趣, 今天我寫出來。余寫香水隨情, 但香水界的朋友仍然有一二可以問的, 今天下午我還問朋友確認有關 Le Labo Santal 33枝節詳情, 所以充數充數作參考。

    Le Labo 香水界中算是新品牌, 2006年 Fabrice Penot 和 Edouard Roschi 創設。Le Labo 是法語 le laboratoire 實驗室的縮寫。別見名雲淡風輕, Le Labo 的老闆二人以前可是多年 Giorgio Armani 香水部門的人才, 眼光可精。Le Labo 主打反式營銷, 講究產品獨特玲瓏。領會廣告無疑不是老東家 Armani 的對手, 不如不做,都依賴於口碑。然而實驗室可好玩兒 : 香水現訂可現調(不能特訂, 配方濃度不能涂改變更), 現調日期時間地點標籤清清楚楚標明, 更虛榮的是客戶名字可以寫上標籤, 送禮自用吃香。美國婚禮專家 Martha Stewart 甚至建議,如果婚禮預算不是問題結婚禮物饋贈客人 Le Labo 香水日期時間地點標籤新人名字標明紀念性不錯, 加 50ml/100ml 香水瓶身帶回店, 再次購買香水還可以打8折優惠 (到現在為止至少是這樣的 我不知道未來的規矩啦) 。大城市店甚至有獨家產品, 例如紐約市的獨家 Tubereuse 40, 舊金山獨家 Limette 37, 巴黎獨家 Vanille 44。達拉斯本來有 Aldehyde 44,但 Dallas店倒後獨家 Aldehyde 44 (意思是:加乙醛*, 總44個成分的香氛) 完全停產 orz。但坦率地說啦, 獨家產品每年全球九月 Le Labo 店都有可以買, 因此即使紐約市的獨家Tubereuse 40 在巴黎也可以敗啦 (again, 到現在為止至少是這樣的 我不知道未來的規矩 orz) 。

    Le Labo 香氛命名是非常獨特, 名稱可能不是香水主題 : 例如我不希望撞香時常用的 Iris 39 (2006), 廣藿香 patchouli 實際上劑量是使用最多, 但在這兒鳶尾, 塑似紫羅蘭的馡馨實際上是畫龍點睛, 馝熏用黃葵籽 ambrette seed 麝香效果臆造羊絨般的光澤效果, 非常獨立的格性, 我去倫敦常用。(根據我的觀察英國人超愛廣藿香的。) 但在 Le Labo 系列我最哈的是 Tubereuse 40 。(故事太多再討論。)

    Santal 33 話說 Fabrice Penot 心血來潮, 要用萬寶路香煙廣告的牛仔形象重新定義陽剛之氣。要用萬寶路香煙廣告的牛仔形象也許覺得很奇怪,但是這是一個非常經典的美式休閒, Fabrice Penot 選擇檀香, 重新詮釋不使用煙草是相當具有挑戰性。(值得一提的, 李安的斷背山, 原著美國女作家 E. Annie Proulx 的同名短篇小說最初引起關注是因為兩位主角貌似代表經典萬寶路香煙廣告的牛仔, 不點明廣告的牛仔形象卻聰明的重新定義和挑戰當時美國人的邏輯, 斷背斷的陽剛而不缺柔情。)

    Santal 33最初被設計為蠟燭芬香, 但出生於德國波恩市的調香師 Frank Voekl 非常喜歡香味經常穿香, 然而 Fabrice Penot 和調香師 Frank Voekl 一起調香兩者都是完美主義, 一度難產試香超過200 次, 但是2011推出口碑挺好: 檀香使用澳大利亞的Santalum spicatum, 無傳統印度檀香 Santalum album 粉粉的質感,添加雪松 Atlas cedarwood 和紙莎草 papyrus 創造很溫柔的陽剛之氣, 但令人驚訝的再加入紫羅蘭葉, 鳶尾, 黃葵籽 ambrette 和廣藿香 patchouli 極微量, 但在此似大地拂曉, 晨昕昀昀。 (Iris 39和 Santal 33調香師都是 Frank Voekl, 使用鳶尾/黃葵籽/廣藿香, 當然兩香的效果是不同的!) 最後用龍涎香的撮要龍涎呋喃 Ambroxan, 延長穩定芬香, 添加白麝香基本檀香 Santal 33結構完畢。Santal 33香水香味細膩,但濃度高, 略低於Tubereuse 40的 30 %, 後來香水時尚界越來越多的人用, 名人小賈斯汀 Justin Bieber, 朱莉婭·羅伯茨的侄女 Emma Roberts, it girl 好品味著名的 Alexa Chung 都是愛用者, 然後後來倫敦紐約洛杉磯很多人使用, 就像時尚界制服啦 (不喜歡撞香請三思…)

    Santal 33我肥皂今天買的,花香層更加豐富, Le Labo店員推薦肥皂切2塊延長保質,或用衣櫃存儲熏香衣服也不錯。

    Le Labo 熱銷品亦 Rose 31, 其他香有機會再討論。

    *乙醛: 是香奈兒第一代調香師 Ernest Beaux的秘密武器,香奈兒5號 (1921),香奈兒22號 (1922),凡森樹林Bois de Iles (1926) 和俄羅斯皮革 Cuir de Russie (1927) 都使用了乙醛裝飾。
  • AlbertCAN
  • Le Labo 舊金山獨家 Limette 37 (2013) 作的也非常不賴, 碧柑古龍主題明確通暢, 聞起來像青檸檬汽水加青草, 翠菉青芊, 窈窕溫雅. 青檸檬效果也很豐富, 亦青酸亦凊咸, 無俗套古龍檸檬糖果濫觴. 但反方向思考, 青檸檬青草古龍主題十分明確, Limette 37 苾馝演化清素, Le Labo Santal 33, Iris 39, Tubereuse 40 反更勝一籌, Limette 37 相較同比比較平均. 附加 city exclusive 價格昂貴, 除非很喜歡 San Francisco 抑或青柑古龍我暫時不會考慮, 正是: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 AlbertCAN
  • 我聽說最近巴黎香水沐浴品要津現在位於Marais 區, Colette 和 Le Bon Marché 百貨公司不是像以前一樣是絕對的時尚指標. Chanel 甚至三月底推出 Les Exclusifs 最新香水嘛, Olivier Polge 發佈的新作 Boy Chanel (2016) 挑 Marais 不是 rue Cambon 全球旗艦. 巴黎變化那麼快?
  • AlbertCAN
  • 法國嬌蘭的現任品牌調香師Thierry Wasser有很多可以寫的,我挑一個他自己說的故事: 1998年當他為 Firmenich 調香師時接受了國家地理雜誌記者採訪,討論他年青時的回憶。

    「我父親總是穿戴著駕駛手套。他常會灑上古龍水,戴上手套,開車出門。當我三歲時他就決定拋家棄子。我十五歲時他就死了, 在南法的路上, 開到路旁,心臟病發直直地倒在驅動盤上。我十八學時會了開車, 掏出了他的駕駛手套。當我戴上他的手套我手上的餘溫牽動了手套的氣息。」此時他拿出了一張測香紙, 朝一瓶香奈兒【俄羅斯皮革香水】蘸了一蘸, 聞聞感嘆道:「鎖在瓶子裡的魂魄啊。」

    那次採訪我在2003年讀過的, 所以後來2008年Thierry Wasser成為嬌蘭專屬調香師我一點也不感到驚訝。
  • AlbertCAN
  • 站長, 我第一次觸及嬌蘭 Eau Impériale 是18歲, 讀 Jean-Dominique Bauby 的潛水鐘與蝴蝶, 緬懷艾珍妮皇后, 描述她身上飄散出來的宮廷特製古龍水的香氣, 突出她的美, 非常感動, 在這裡和大家一起分享. 後來歐仁妮皇后是在電影版出現也是因為這一章:

    潛水鐘與蝴蝶

    皇后

     在法國已經沒有多少地方,會特別經營一個處所來緬懷艾珍妮皇后了。海軍醫院裡有一間非常非常大的廳廊,在這間大得可以同時推動五輛推床和輪椅,而且具有回音效果的廳廊裡,有一個展示的玻璃櫃,櫃裡陳設的正是一些和她有關的收藏。到這裡來參觀之後,就明白原來艾珍妮皇后-拿破崙三世的妻子,正是海軍醫院的贊助者。在這座小型的博物館裡有兩件珍藏,一件是白色的大理石胸像,重塑她年經時候的光采。這位失勢的皇后在第二帝國結束半世紀後去世,享年九十四歲。另一件珍藏,是貝爾克車站副站長寫給《海軍通訊》主編的一封信,敘述一八六四年五月四日皇室人員短暫來訪的盛況。從信裡,可以看見有一輛特別的火車抵達貝爾克,看見隨從艾珍妮皇后的年輕女賓,她們這一群巧笑倩兮的訪客在城裡四處遊覽,而且看見有人向醫院裡的小病人介紹這位鼎鼎大名的資助者。有一段時間,只要有機會去看這些珍貴的收藏,致上我的崇敬之意,我一定不會錯過。



     我一再重讀副站長那封信,少說也有二十次。我廁身在挪一群喋喋不休的隨從侍女之間,如影隨形地跟著艾珍妮皇后從一個廳走到另一個廳,咫尺不離他的黃絲帶女帽,不離他的塔夭綢布小陽傘,以及從她身上飄散出來的宮廷特製古龍水的香氣,進遐而成路徑。有一天利大風,我大膽地趨近她,甚至還把我的頭埋在她織綴著緞布花紋的白紗華服衣褶裡。他的衣飾柔軟得像攪拌過的奶油,也清爽得像早晨的露水。她沒有把我推開。他的手指從我的髮際穿過,輕柔地對我說:「喏,我的孩子,你要非常有耐心」,他的西班牙腔,和神經科醫師的腔調很像。這時候她不再是法國皇后,而是一位撫慰病人的神祇,是聖女麗塔,是絕望者約守護女神。



     一天下午,我向他的塑像吐露我的憂愁,卻發現有一張陌生的臉介於她和我之間。展示櫃的玻璃上,反射出一張男人的臉,挪張臉好像泡在一個裝滿乙醇的罐子裡。嘴巴變形,鼻子受創,頭髮散亂,眼神裡充滿了恐懼。一隻眼睛的眼皮縫合了起來,另一隻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該隱(譯註)不甘自己的命運受到詎咒的眼睛。我凝視著這邊眼睛的瞳仁,有好一會兒,怎麼也意會不過來其實這就是我自己。

    

 這時候,一股無以名之的恬適感湧上心頭。我不但是遭受流放、不但是癱瘓了、啞巴了、成了半個聾子,不但是所有的歡樂都被剝奪了,一切的存在都被減縮了,所剩下的僅僅是蛇髮魔女美杜莎般的驚忡駭人,甚至,光看我的外表就夠恐怖的了。這一連串接踵而至約災難,使我不可遏抑她笑了起來,很神經質地笑了起來;被命運之鎚重重擊打之後,我決定把我的遭遇當成一個笑話。我呼呼喘著氣的開懷笑聲,剛開始時讓艾珍妮皇后怖了一下,但是後來她也感染到了我的好情緒。我們笑得眼淚都流出來。這時候,市政廳所屬的銅管軍樂隊開始演奏華爾滋。如果這不會冒犯艾珍妮皇后,我實在很樂於站起來邀請她跳舞。我們要在綿延數公里的方磚地板上舞動、飛旋。從這一次以後,我每到大廳廊,一看到皇后的臉,就對她那似有若無的微笑了然於心。

 

    譯註:該隱(Cain)為聖經中的人物,因不滿耶和華看中弟弟的供物,而把弟弟殺了。耶和華因此處罰他。該隱不甘,謂刑罰太重,向耶和華求情。見聖經《創世紀》第四章一至十五節。
  • AlbertCAN
  • 昨日在回复匆忙,忘了要列出的:

    書名:《潛水鐘與蝴蝶》
    文:Jean Dominique Bauby
    翻譯:邱瑞鑾
    出版者:大塊文化
    出版日期:1997年10月初版一刷

    謝謝!
  • AlbertCAN,

    你的每則留言我都非常仔細拜讀, 讀得很感動.
    不過我這幾天都在旅行中, 實在沒有很多時間回應你的分享,
    請容我過一陣子再慢慢寫我的感想.

    非常, 非常謝謝你的留言, 比我的文章精彩百倍啊~~

    Bourgogne 於 2016/04/14 05:20 回覆

  • AlbertCAN
  • 唉呀, 站長千萬千萬不要客氣, 看到你認真的寫, 我一個長期讀者我也認真響應. 僅是我所知道的分享分享, 選擇有趣的說, 流言不寫 (香水圈有時候有很多的), 或未經證實的不添站長麻煩不說, 好歹一些故事, 回謝站長長期的寫這麼多的文章. 亦台灣小學畢業後,我搬到加拿大已經很多年, 不寫中文的確很多都會忘的.

    我知道你正在旅行, 所以我寫寫你有時間我們再談, 沒有必要馬上回啦. 祝您旅行愉快, 一切平安哦!
  • AlbertCAN
  • 想到一個發生在很久以前,跟愛馬仕香水有關的事。經過多年,斗轉星移,事對誰也不重要,此當故事,淺說敘訴。

    「請問,你覺得愛馬仕洛卡巴香水好不好? 」 在某聚會,一個知道我對香熏有一點鑽研的朋友清描淡寫問了一個問題。

    聽語氣欲言又止,香氛又不是普及流行,暗想話先別說直。「取決於誰用哦,香水每個人適合自己的最好。夏秋換季想換香嗎? 」

    說似輕巧,其實十分小心翼翼的應對。社交互動要如沐春風真的很難,我自思忖。

    「不是,K 說他最喜歡的。」 厚厚的眼鏡隱藏不住他變得更加害羞的微妙眼神。空氣頓時凝了一凝。

    K 我見過的,法籍加拿大人。丰度翩翩,八面玲瓏,如果不是身高離時尚標準矮10 公分早就可以走Tom Ford 聖羅蘭時裝秀了,連他若少年早成的髭髯都簡潔到位。

    「香水你怎麼看? 」 朋友又問。

    「英俊大方,看似言谈舉止禮儀亦備。人溫如玉,層次豐富。但感性充沛,木香、香料大步流星。」我頓了一頓。「愛馬仕非誰都能駕馭的。」

    朋友若有所思,我倒心潮起伏,暗懊悔話太直。聚會乃爾不了了之。

    幾天後,我又去了愛馬仕,再聞一次 Hermès Rocabar : 康乃馨,杜松,胡荽子,柏木,安息香豐富灿若繁星,典型歐洲紳士丰采。

    突然想起朋友,他愐腆的眼神。想買一瓶給他當禮物,我想想就拿了一瓶。

    朋友收到時蠻高興的,正式地放在書架上,彷彿什麼也沒有發生。

    後來我聽說 K 看到我的朋友寫的十四行詩,很紳士的打了一個電話給他。

    愛馬仕香水仍然放在書架上,祇不過透明包裝紙開都沒有開,香氛靜靜地停止在那。

    後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也和我朋友失去了聯繫。

    如今,每逢我聞洛卡巴時,都會想到張愛玲的一剪名言 :

    「世界上最大的幸福,是發現自己喜歡的人正好也喜歡自己。」
  • 張愛玲在[半生緣]裡這句話一直是我以為對愛情(或是初戀)最美的詮釋...

    Bourgogne 於 2016/04/15 05:15 回覆

  • AlbertCAN
  • 要說我與品牌 Bamford 的關係四字可形容: 緣慳一面。

    同事推荐的, 去年十二月去倫敦之前好心對我說品牌非常好, 去看看。

    不過那個時候我去探親, 倫敦物價也並不便宜。看到地图, 店地址不是我經常去的地方, 怠惰不去。原本同事要帶的沐浴用品也沒有帶。

    之後我發現 Bamford 有第二家倫敦分店很接近我去的地方, 同事推荐的 Google Map 我看不清楚, 怠惰不去所以遺憾可惜…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yellow wood,
    And sorry I could not travel both
    And be one traveler, long I stood
    And looked down one as far as I could
    To where it bent in the undergrowth;

    …..

    Robert Frost 寫的, 想到人生選擇一念之間。

    下次吧, 只要有緣。只要有心, 明天可以一切當 second chance。
  • AlbertCAN
  • 高級旅館沐浴用品如果使用 Editions de Parfums Frédéric Malle 他的產品也許會十分出色, 尤其是它的黑紙紅字包裝非常突出. 但看他家庭背景非常顯赫, 爺爺是 Serge Heftler-Louiche 迪奧香水部門前主席, 設計師 Christian Dior 非常信任的好朋友, 叔叔也是導演 Louis Malle, 自己的品牌每件作品也非常醒目的行銷, 調香師群非常傳奇的他邀請了很多人. 做高級旅館沐浴用品我不知道融洽不融洽啦! 至少我沒見過的.
  • Frederic Malle我就真的沒聽過了.
    不過我現在摩洛哥沙漠綠洲裡, 倒是碰到一個沒品牌的,
    用杏仁汁lait d'amande作的產品, 非常喜歡!

    Bourgogne 於 2016/04/17 05:22 回覆

  • Sophia Huang
  • M.O HK landmark 印象四五年前備品是用Aromatherapy Associates,spa按摩也是,個人還滿喜歡的;不知現在是否還一樣,分享給您!
  • converch
  • 回應最上,Bernard Magrez和Pierre Gagnaire合作了
    祝旅行愉快
  • gourmandxhotel11
  • 不想站長的一篇沐浴用品回顧 引玉來了AlbertCAN 讓我們大家能一次聽了許多重要調香師的故事。讀站長的格總能就視、嗅、味覺一次滿足!

    Parfums Frédéric Malle 如果願意出沐浴品,相信會是繼 Le Labo 後一大轟動 。也希望有一天 Parfum d'Empire 也能把他的桂花送進沐浴備品中,Marc-Antoine Corticchiato 使用桂花、綠茶與玫瑰的能力並不在話下啊...

    除了風騷的 Les Bains,剛在蒙馬特開張的 Le Pigalle 也是使用 Le Labo 的產品 (應該是 Bergamote 22 與 Santal 33在洗髮精與沐浴精中)。Iris 39 則是我在Le Labo 中個人最喜愛的,宛如新鮮摘起的鳶尾花,接著由依蘭與紫羅蘭去支撐。(好希望AlbertCAN 能繼續分享此香的故事)

    猜測站長也應該在旅途中用過不少 Diptyque? 然而這幾年也如同 Aqua di Parma (而且我覺得洗淨力稍弱) 以及 Hermes Orange Vert 一般尋常了。只是 Diptyque 備品的香氣是另外調的,不在一般的身體系列中,也是以 Bergamot 為主。Hermes 後來也將 Ellena 另一極受歡迎的 Terre d'Hermes (依然是柑橘基調) 調進備品線中。

    還真希望有一天有 Hotelier 願意使用 Buly 1803,那可真矜(驚)貴了。也幾乎不見佛羅倫斯藥廠 SNM 的備品,不知道是否是成本,還是老店不願意屈就市場? 站長如果喜歡茶與檸檬的組合,也可有機會在旅途中尋覓 Cathusia Profumi 的備品。

    長期潛水,感謝站長這麼多年來的報導與筆耕。
  • ayuching
  • 沒機會住到有愛馬仕或寶格麗的高級飯店,看這個系列真是過癮!台北晶華似乎有意使用Les Beaux de Provence某個300年橄欖莊園所生產的沐浴系列une olive en provence ,用初榨橄欖油做的真是奢侈啊😆
    (是說我今年又去les gorges de Pennaforte了,chef一樣送好送滿!餐後還是招待了一管香檳,並且一路送我們到門口啊~~~真是有夠感動的😭)
  • Une olive en Provence是一個正在走紅的品牌,
    站長最近在普羅旺斯的Hameau des Baux鄉村旅館就碰到這個產品,
    無論香味或是品質都不錯.

    話說... 妳吃得完Les Gorges des Pennafort的所有的菜嗎???
    站長上次去, 主廚也是送了一支Crystal香檳, 站長從餐桌喝到房間裡去...
    主廚Philippe Da Silva真是難得的人啊~~

    Bourgogne 於 2016/06/12 15:52 回覆

  • ayuching
  • 站長,這次我學聰明了!前一晚在蒙地卡羅趴到天亮沒有吃宵夜跟早餐,回家梳洗後直接去餐廳,剛剛好全部吃光一點不剩!胃容量大概恰好滿到頭頂這樣。
    當天是5/1,我們女生都收到主廚的鈴蘭,真的超級貼心;吃完飯在一樓享受完招待的香檳之後,準備離開前見到主廚正在跟另一組客人聊的正起勁,我們默默起身離開,沒想到已經走出大門了,他還追出來跟我們說掰掰!冷冷的下雨天,肚子飽飽,心裡更溫暖!以後可能每年都要回去吃一次了😁
  • 原來是用這一招!
    不過即使是這一招, 要把他送的菜都吃光光也要很厲害啦~
    能去就去, 聽說主廚這幾年的身體不是那麼好,
    很難說何時他就退休不幹了...

    Bourgogne 於 2016/06/12 21:05 回覆

  • linin13
  • 介紹的很精闢
  • Cat
  • 謝謝站長的分享, 以前我出遊也喜歡拿沐浴用品, 後來對很多香味敏感, 有的太濃厚, 總覺得自己跌到香水池, 加上不喜歡大公司動物測試的行為, 最後我出門旅遊都帶自己家中慣用的沐浴用品出門 (我有收集洗髮精的習慣, 主要是洗眼鏡很方便)

    文末提到手工肥皂, 前幾年我自己做過手工肥皂, (有的皂就只有橄欖油成分), 有的肥皂除了洗臉洗澡也可以洗髮, 後來覺得越簡單的產品用起來負擔較少
  • 同學, 我完全同意你最後那句話!!!
    我也是覺得越單純的越好, 雖然好的香氛實在很迷人.
    現在我拿到香味不錯的衛浴品多半用來當衣櫃芳香劑, 真得不錯用...

    Bourgogne 於 2016/06/29 22:10 回覆

  • yiting
  • 每次住宿都沒有仔細注意過這些小細節
    只知備品用得開心,原來其中有這麼多比較
    謝謝分享 ^______^
  • 哈哈, 其實是我太無聊了, 住飯店去觀察小細節...

    Bourgogne 於 2016/08/19 15:19 回覆

  • AlbertCAN
  • 先前我們淺談, 提到 Le Labo 香氛香水實驗室系列中於2006年推出的 Iris 39,官方情報10年來沒有太大變化我想有很多原因 : 在 Le Labo 系列中銷路最火紅的實際上是前述 Santal 33 獨踞龍頭 (法國調香師 Daphne Bugey 合作研製的 Rose 31, 與采用白麝香諳練嫻熟的西班牙大師 Alberto Morillas 調配的 Bergamote 22 殿後) 。這三香打造頂級旅館之沐浴用品於情於理皆通 ; 而網絡上大多數人最想談論的實際上是走先鋒路線的Patchouli 24, 要不然是很難買的 Tubereuse 40 或限定巴黎獨家賣的 Vanille 44。在這種情況下 Iris 39 即使清香雅韻, 靜謐脫俗, Le Labo 也從善如流, 著墨囿於, 反正若主打反式營銷, 依賴於口碑, 逕直不如謀定。

    事實上Iris 39 塑似紫羅蘭精細輪廓的馡馨, 馝熏煥炳。尤其香漪 (sillage) 格外燦然曄煜, 弗如諸常鳶尾香氛醇厚效果。如若軼事未經證實的不添站長麻煩我不多說, 自己測香心得我評述一下好唄。

    鳶尾在古埃及時代已被用於香料的記載, 雖然Le Labo 香氛乍看之下花香裊裊, 思忖定是鳶尾花當道, 其實這用的是根莖。傳統香水領域用的是鳶尾花根, 在專門乾燥之下香味層層堆疊, 基本用法就有五大種 : 紫羅蘭花香, 木香, 果香, 巧可力香, 又因維多利亞時代鳶尾根莖打成粉當洗衣粉成分, 又可有清新感。如果加不同元素更錯綜複雜, 完全是看調香師的本領能耐。譬若愛馬仕退休調香總監 Jean-Claude Ellena, 用葉肟 leaf oxime, 醛C-18, 鳶尾根三香可調出無花果乾香就是人家巧思十足啦。

    由於鳶尾香味醇厚內向, 馝熏邃密, Iris 39 用的是大量的廣藿香, 加上生薑荳蔻青檸檬, 花香由紫羅蘭依籣。基調用黃葵籽 ambrette seed 麝香效果臆造羊絨般的光澤效果, 更用麝貓香 civet 收尾, 一拉一放, 瓶底乾坤, 辛虀馡馨層層堆疊, 蕴含千般微妙, 反有焕然一新之感, 但用廣藿香麝貓香也使Iris 39塑立非常獨立的性格, 香氛自用一絕, 要迎和大眾的頂級旅館之沐浴用品恐Santal 33或Tubereuse 40更勝一籌。(這三香我都用了至少一年我才敢評論。)

    Anyhow, 祝站長大家快樂健康~
  • 哇! 亞伯特又出現了, 再次讓站長和所有網友大開眼見了~~

    謝謝你對這幾款香氛的詳細解說.
    有多巧, 我這一陣子正在用的身體乳液就是Santal 33(我家也只有這一款...)
    Iris 39被你這一解說, 害我也非常好奇, 想去一探究竟了...

    不過很奇怪, 我上Le Labo官網, 卻查不到任何關於Tubereuse 40和Vanille 44的產品.
    是否一定要在店內才問得到?

    Bourgogne 於 2016/12/29 05:02 回覆

  • AlbertCAN
  • 「不過很奇怪, 我上Le Labo官網, 卻查不到任何關於Tubereuse 40和Vanille 44的產品. 是否一定要在店內才問得到? 」—以前官網有的, 現在12月已經刪除. 說白點兒Le Labo 這是欲擒故縱, 反正獨家產品City Exclusives一般不開放在官網銷售 (甚至不允許打電話到店裡訂, 一定顧客自己要在店內才問得到) 不如不做免費宣傳.

    每年想試Le Labo請選9月: 每年城市店獨家產品City Exclusives只有9月在官網介紹, 每年9月官網全球門市皆賣下列獨家香氛:

    東京獨家 Gaiac 10 癒創木香氛
    巴黎獨家 Vanille 44 香草香氛
    紐約獨家 Tubereuse 40晚香玉香氛
    倫敦獨家 Poivre 23黑胡椒香氛
    洛杉磯獨家 Musc 25麝香香氛
    舊金山獨家 Limette 37青檸香氛
    芝加哥獨家 Baie Rose 26粉紅胡椒香氛
    迪拜獨家 Cuir 28皮革香氛
    莫斯科獨家 Benjoin 19安息香香氛

    Le Labo 獨家香氛我全聞過, 站長住巴黎我選巴黎獨家香草香氛說: Vanille 44是一種溫暖的木香味, 深刻大方但沒有普通香草香氛甜味. 也許一般人看不甜的香草香氛是很神的, 但在現代香水歷史上是有起有源的: 在19世紀末香草醛 (vanillin) 首先開始製造 (也是我們現在人工香草精的起源), 但當時的技術還不是很先進, 需要使用癒創木 guaiacwood 先產生癒創木酚 guaicol, 然後癒創木酚再變成香草醛. 尤其如果化工廠質量控制不是很好香草醛是非常不純混雜木香. 例如嬌蘭1888年的傑作 Jicky 使用的原版香草醛就不純, 因為供應商De Lire的工廠那時候也生產止咳糖漿, 結果連帶香草醛也有木香皮革香, 但這個不完美間接導致嬌蘭的香氛香草味獨一無二, 獨特別致, 甚至在幾十年後技術先進嬌蘭仍然堅持要用原版香草醛, 其他香水大師也不知道嬌蘭香水如何做的, Chanel No. 5的調香師 Ernest Beaux 甚至說一名言: 「當我用香草我只能做焦糖布丁, 當賈克嬌蘭 Jacque Guerlain 用香草他可以創造 Shalimar 一千零一夜香氛! 」 所以西班牙調香師 Alberto Morillas 使用香草, 癒創木, 佛手柑, 柑桔, 和加他最喜歡使用的白麝香調 Vanille 44 我不是很驚艷, 木香雖然摩登但在典故外沒有太多的大格局, 在說這 Le Labo 獨家平常巴黎才有, 怕上癮了三不五時要飛巴黎!
  • 謝謝你再次讓人驚艷的說明啊! 又學到許多 ~~

    剛開始看到vanille這個字, 我確實馬上將之剔除想聞的名單.
    我不是很愛過於甜膩的味道,
    不過經你如此精巧的說明, 我倒是對之格外好奇了~~

    看到官網有賣一盒15款迷你試用品, 激起我想都買來聞聞看的慾望了.

    至於你擔心的"上癮了三不五時要飛巴黎"... 放心吧,
    如果需要站長效力幫你寄去加拿大, 千萬別客氣.
    而且我剛好有關係可以拿到不小的折扣呢, 不用白不用.

    還有, 新年快樂 ~~

    Bourgogne 於 2017/01/02 01: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