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1. 傳聞小胖子Jean-François Piège的兩星餐廳Le Grand Restaurant 副廚Nicolas Medkour即將走人. 他是餐廳開幕至今真正廚房的掌勺人, 小胖子這下頭大了... 明年想拿三星恐怕又有變化, 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 想嘗今年新三星Le 1947的菜, 又沒機會去山上Courchevel? 今日起至4月30日可以在巴黎Yannick Alleno的餐廳Pavillon Ledoyen嘗到: 195歐元套餐(5道), 380歐元(8道). 訂位電話: +33(0)1 5305 1001 或是mail: carton@ledoyen.com 他真會做生意~~
  • Sep 15 Tue 2015 05:45
  • 置頂

DSC03619 - 複製

前言

這篇文章登在去年[飲食生活誌] (Lucky Peach中文版).
"水"這個主題是近年我非常關切的主題,
可惜的是, 它不被認為在"美食"的範圍裡,
在經濟的討論中, 又往往被忽略.
水, 一個平凡得太容易被遺忘的東西了,
有時不妨從其他的角度來談談.


有一年去九寨溝玩。山影,水光,湖畔的樹木花草五彩繽紛,沉在水底的枯枝像被凝凍在歲月裡的巨大琥珀,景色美得不真實。

九寨溝路線規畫得相當好,很多沿著小溪的木棧小道,曲徑探幽,清澈明亮的水在腳邊潺潺而過。純淨的水,無論是海水湖水還是河水,我總是有股想去撩撥的衝動。不都說山上水質純淨,味道一定甘醇好喝?

我忍不住用隨身水瓶舀了些來喝。清透冰涼,或許太冰了(山上雪融化的),實在喝不出是否甘醇,但是心裡是很高興嘗到這裡的水。

結果我拉了近一星期的肚子。本以為是感染了病毒,仔細回想,是那水惹的禍。我不知道礦物質含量過多的水人體器官無法處理,造成腸胃的罷工。看似純淨無瑕的水,其實未必適合人體。

水,大自然的一部分,處處都有,生命不可或缺的元素,到了今日,成了商業戰爭的武器資源,甚至無形跨國資本主義的殖民手段。

曾經看過一個記錄片報導:北非某落後地區以地下水源豐沛純淨出名,人人皆可引水入戶取用。後來全世界最大的食品公司N聞名而來,向小鎮政府購買水源經營權,製造瓶裝水販售,並允諾繳納高額稅金。於是N公司投資設備,設淨水廠,製瓶廠,包裝運輸廠... 等。

很快地,這裡的瓶裝水運銷製北非鄰近國家販售,但是當地居民開始發現地層開始下陷,地表汙染物逐漸滲入表層水,居民再也無法飲用取自表層的井水,必須掏錢買瓶裝水。

幾年之後,水源枯竭,跨國企業撤離,而汙染仍在,此後原本生活條件就落後的該地居民只能繼續花錢靠瓶裝水過生活 - 買同一家跨國企業在其他地方生產運來這裡販賣的瓶裝水。

故事說起來淒惻悲涼,背後是資本主義的殘酷,跨國企業的無情,以及數百萬人的苦難。

同一個報導裡還有另一個類似的故事,結局卻截然不同。北美某地區小鎮向來以豐沛水源聞名,地方政府也允許住家可以自行引水取用。某食品國際公司聞風而來,希望跟地方政府購買採水權。地方政府不同意,該公司於是在當地設公司戶籍,因為法令沒有限定用戶可以取用多少水,於是只能任由該公司隨意取用,裝瓶銷售。於是隆隆的卡車噪音,製造水瓶的汙染,開始在當地發生。而過度的取用水源也造成當地水象的改變。

但是當地居民不死心,一再地動員宣導,終於讓地方議會修改法令,逼使該國際公司暫停其掠取水資源的行為。在我看這個報導之際,這個抗爭仍在法令階段,尚未完全定案,當地居民贏得初步盛力,但是國際公司動員龐大的財力與律師團,向上一層爭取中央政府裁決,因此勝敗還在未定之天。

這兩個故事裡至少有兩個教訓:1. 當一個沒有遠見的政府不願意花錢在公共建設(安置衛生安全的輸水管道),而只看到眼前短暫的稅收,竭澤而漁的結果是所有的人,所有的土地都是輸家,資本家則賺了錢落跑,再去找其它的犧牲者。很不幸的是,這種事總是發生在公共設施較落後的地區國家。2. 當一個地方政策是透明的,公民意識是清醒,公權力是捍衛全民福祉的,小蝦米對抗大鯨魚未必會輸。

在法國,超市裡可以買到兩種瓶裝水:一種是礦泉水eau minérale,一種是泉水eau de source(和台灣一樣,也有蒸餾水,極少見,多半是辦公室醫院裡的大桶裝)。礦泉水也是泉水的一種,但是要能標上礦泉水字樣,該水源必須經過國家醫學協會Académie nationale de médecine認定,該水含有某些對人體特殊益處的礦物質或微量元素。

平均每一瓶水要300公里的運輸 - 也就是同等距離該耗費的汽油和CO2,以及製造塑膠瓶,塑膠瓶的回收與處理(如果沒有被遺棄在大自然中成為汙染物,需要數百年時間去分解的話)。而根據法國雜誌UFC-Que Choisir的估計"自來水價格比瓶裝水便宜130倍,而對溫室效應的影響只有瓶裝水的千分之一"。

如果有人質疑自來水載運輸過程中很容易遭到汙染,瓶裝水其實並沒有比較"衛生"。同樣來自UFC-Que Choisir的抽樣檢驗,瓶裝水被檢出微量的硝酸,荷爾蒙,雖不致於危害人體,卻是對水源的汙染提出警訊。

警訊來自一個事實:人類發明越來越多的化學藥物(肥料,殺蟲劑,激素... ),使用在養殖動物植物等範圍裡,這些藥物經過交叉使用混用,情形日趨複雜,法令根本無法趕得及立法修訂,而檢測的項目更是始終遠遠落後在藥物發明使用的速度和數量上。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World Wildlife Fund)在2011年提出對法國水源檢測的一份報告指出,目前對地表水源和地下水源的檢測上有三個嚴重的缺失:1. 水中毒性物質的檢測項目不足;2. 對化學微汙染物界定不適用;3. 檢驗分析的方式不足以代表地表水源與地下水源的真實狀態。

每年法國政府檢驗的水樣本多達31萬個,檢驗項目超過8百萬項,多達80萬公里的水資源河流受到保護與管控,但是顯然還是不夠。

而原本期望因有機種植的面積擴大,減少汙染的程度,也因為有機種植的擴展並沒有預期那麼快,面積那麼大(不到3.5%的種植面積)。

我小時候沒有瓶裝水,家裡總是用水壺燒水,放涼待飲。彰化老家現在還是這樣。不知從何時時開始,整個社會變得只喝瓶裝水。我沒看過關於水源檢測的資料報導,也沒看過寶特瓶的回收與製造的汙染,運送時排放的CO2的資料。我只看到製造廠商告訴我們每天要喝1.5公升的水對健康有好處。

法國關於水的資訊,能不能給我們一點啟示?

(未經同意,請勿轉貼轉載文字圖片)
創作者介紹

忠道的巴黎小站

Bourgog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ayuching
  • 我家現在也還是燒開水等放涼了喝,沒有喝瓶裝水的習慣,第一次去法國看到幾乎大家家裡都喝瓶裝礦泉水有點驚訝,我只有想喝氣泡水的時候會買,畢竟自來水卡便宜😅。
    N公司是那間也提供奶粉給貧困地區孩童的那家吧?運作手法幾乎一樣,令人不齒
  • 我剛到法國的時候, 家裡喝瓶裝水的其實沒那麼普遍.
    後來這些年是越來越常見了,
    也是因為真的便宜.

    N公司是世界最大食品集團, 一手剝削貧困地區和人民,
    一手假做慈善(其實是可以減稅)兼做形象.
    也是很讓人瞧不起的.

    Bourgogne 於 2015/09/15 15:51 回覆

  • Lawrence.C
  • 未來不只水資源,電力及天然氣一樣掌握在財團手上..現代工商社會猶如集中營的運作時脈,應該沒有太多人有辦法有時間慢慢燒開水放涼(總會想到TAXI電影為了燒壺水,把家裡燒個精光的橋段),而一旦能源價格開始攀升是否也會讓負擔額外增加的能源變得沈重?

    法國的礦泉水是否也有產地制度類似AOC?若劃定整區禁止開發的森林集水區,並由類似自流、湧出泉的地質結構取水以避免地層下陷的問題,並且以適當取水設備杜絕取水過程的污染-應該可以說是還算可以接受的安全飲用水供應模式(是否是種類似BOT的商業營運模式?),可以省掉部份水庫以及水處理輸送環節、末端儲水用水過程中要達到飲用標準的成本,當然啦,前提是要有一個合理的價格機制好讓夠多人喝得起礦泉水...

    相對之下,蒸餾水或逆滲透會是目前面對諸多水質問題近乎唯一的解決方案,但能源及設備、濾心及周邊水路材料及養護人力都會是對單純居家使用相對較高的成本,也有強國出產的大量偽NSF黑心濾材流竄市面的疑慮。反而以工廠形式能以較低的成本供應較大的需求,因此最終還是得回到瓶裝運送-個人較喜歡玻璃瓶裝,但可想而知因為重量差異之大,選擇符合NSF標準可回收塑膠瓶裝是一個必然的運輸成本折衷。

    近年來許多強國地區出產的鍋碗瓢盆,即使宣稱使用304不鏽鋼材,卻由於強國沒有法治、一切人治可打點,常見以非食用等級有溶出重金屬疑慮的低劣不鏽鋼材矇混,或不符食用規範的玻璃、珐瑯材料若是內含鉛等重金屬長期使用也危害甚大...就如古早時代沿用至今的許多鋁製品,拿來煮水炒菜電鍋煮飯無所不能,但會溶出鋁-人體長期吸收後造成失智等慢性神經病變,先進國家多早已禁用。要安心燒水,還得先找好安全廚具...就甭提太多地區燒水完厚厚的一層鍋垢(北歐地區常見白色碳酸鎂、鈣也罷,國內首善之都還常見黃棕赤黑等色)該怎麼清...

    有人一定會想到國內賣翻、看似簡便好用、標榜德系血統的透明塑膠濾水壺,看似高科技高信賴度的背後,很多人沒注意到這種形式的濾水設備使用說明書內多有但書,只能用於處理生物安全的水-也就是經適當化學或物理方式(也就是板主提到的燒開水...)抑菌或滅菌後,可保微生物不會孳生的水才能適用。而原理上以活性炭及交換樹酯類的顆粒以如此簡化吸附流經濾心的水中的污染物如重金屬、農藥...,也必然不太能太強求能有多徹底的效果...

    至於牽涉碳排放的部分,不是反對環保,但諸多以環保獲利的企業其本質又何嘗不是如財團的左手右手般的運作?物流業養活多少中低階家庭,並且供應多少行動不便的高齡人口物資配送?或許該計較的是靠大量燃燒生煤、石油膠等劣質廉價燃料壓低成本,獲利大增的大型企業。私以為碳排放的計算一直以來有嚴重的加權偏差,一個簡單的例子:難道至今有人能計算高爾在他豪宅裡的私人辦公室用那面近乎一面牆的電腦陣列twit一句上百萬人點閱的動作會真正等同多少碳排放?有錢人住大房開大車是該為節能減碳付出更多社會責任,而以節能減碳之名的呼喊似乎也該多從辛(薪)苦的社會基層大眾的角度出發,別讓立意良好的節能減碳變相為過分繜節的劫貧濟富...畢竟如果大家都能住在16區,誰想在雅馬遜叢林焚毀樹林屯墾謀生?或者反之,如果強力要求貧窮如孟加拉巽得班斯復育吃人的孟加拉虎,何不先去體會當地居民每天戰戰兢競回家路上隨時有可能遭遇虎襲的日子?

    許多有其特殊地理背景的地區,看似異常清澈的水,其中不乏有異常高量的礦物質含量甚至有毒性的重金屬(砷之類的)...板主該不會是得罪了地陪導遊所以沒被告知?
  • 謝謝妳這一篇長文, 非常長見識!

    確實事情不該只看一個面向, 甚至幾個面向都未必能有全觀.
    但是我總相信, 越多的(正確)資訊, 資訊越透明,
    越能讓民眾知道如何去選擇自己能做的, 適合自己的最好的生活方式.

    簡單的例子: 泡茶時我會燒一大壺水, 泡第一壺時, 其他熱水就倒入溫水壺裡.
    第二泡, 第三泡就不必再燒了.
    我當然不相信這樣的小動作能減多少碳, 省多少能源,
    但是是我能是做, 也做得心安理得, 簡單愉快,
    而且並不讓我被迫去叢林過活.

    至於九寨溝誤飲泉水, 道不是導遊的問題, 因為是自由行.
    完全是站長個人無知啊~~

    Bourgogne 於 2015/10/07 17:36 回覆

  • O'bon Paris
  • 好像還是看到滿多人直接喝水龍頭水

    我是都用brita濾過再喝 其實也沒想太多..
  • 您的暱稱 ...
  • 忠道,我是秀合,我與小學同學共5人預定明年3/9-21去法國自由行,將在3/17-19停留巴黎,20日離開回台,我有賴給你,如果你方便的話,請看我的line謝謝你!
  • 秀合, 我沒收到妳的LINE喔.
    如果可以, 請用mail跟我聯絡: chungtaohgmail .com

    等妳的消息.

    Bourgogne 於 2015/09/22 16:20 回覆

  • 謝忠道老師好
  • 我是聯文雜誌編輯,有寄信給老師跟老師邀稿喔
  • 抱歉, 沒收到信耶.
    可以再傳一次嗎?
    謝謝.
    chungtaohgmail .com

    Bourgogne 於 2015/09/26 04:30 回覆

  • Aisb
  • 實在很欣賞版主對問題的了解度。 追本溯源, 不同的地區本來就有不同的面向需要處理。 多年前就因為喜愛瓶裝氣泡水的罪惡感而購置了氣泡機。 平均半年換一次的氣瓶, 讓我在碳足跡上大大鬆口氣。 話說回來, 論氣泡細緻度的話,英國的Tao 讓我念念不忘, 一年喝一次好了, 嘻
  • 謝謝謬讚.
    也很高興有人一起關心這個議題.

    Bourgogne 於 2015/10/07 17:27 回覆

  • 有再寄一次給老師囉!
  • 請問老師有收到信嗎
  • 抱歉, 還是沒收到啊~~ (垃圾匣也翻了)
    可以再傳一次? 確定一下信箱是否寫對喔.

    Bourgogne 於 2015/10/04 15:29 回覆

  •  欣珍
  • 可能就是所謂的水土不服吧!
    剛到法國時也拉了一個禮拜的肚子,之後要到新環境我媽總要我帶一瓶家裡的水,她說加一點一起喝,就能適應了,說也奇怪,真的就沒拉肚子的問題了。
    其實我還滿喜歡在餐廳喝水龍頭水的,總覺得有股味道莫名的讓人喜歡,但說到瓶裝水,我反而覺得是亞洲人的專利,至少在那邊只有我跟同學還有前男友(寮國越南)家裡才會喝瓶裝水,一般法國人的家裡還是會拿幾個漂亮的玻璃瓶,直接裝滿自來水放冰箱裡冰,也難怪有次我的法國前男友喝光我的礦泉水後拿著空瓶問我,你這瓶子這麼大,怎麼接洗手台的水?
    雖然知道喝瓶裝水是邪惡的,但我還是忍不住喝礦泉水的欲望,台灣的瓶裝水就別說了,總有股消毒水味,是歐洲的礦泉水,真的好好喝!記得回台灣很久之後再回法國,坐在飛機上我跟空服員要了杯水喝,微涼的礦泉水入口一陣甘甜,這就是久違的歐洲味!喝得眼淚都要掉出來了
  • 九寨溝的經驗不是水土不服, 是真的那水含太多礦物質,
    人體無法消化, 不能喝.

    聽過"水清無魚"嗎? 就是因為礦物質太多,
    雖然清澈, 可是往往魚無法在裡面生存, 也是這原因.

    法國水龍頭的水, 味道依供應的水源而有差異.
    巴黎市內, 3, 4區瑪黑區的水就常常是氯的味道.
    因為是取塞納河水再處理過的.
    根據調查, 水質最好的是13, 20這幾區, 因為是汲取自地下水源.

    至於全法國, 水的味道好壞, 也是跟水源有關係的.

    Bourgogne 於 2015/10/08 16:29 回覆

  • 潛水客
  • 較少讀到您寫作關於餐廳以外的主題,然格外具人文關懷之感。喜歡 :)
  • 謝謝.
    其實拙作[慢食], [慢食之後]都有寫過一些.
    寫這類文章比較耗費在蒐集資料和比對資料的正確性, 即時性上,
    在有限的篇幅裡要把一個主題說請楚, 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而且往往不免得罪人,
    寫來喫力不討好.

    就是說, 像我這樣只以寫稿維生的人, 經濟效益不高啦,
    只能偶一為之.
    不過, 謝謝你的鼓勵.

    所以就不常寫了.

    Bourgogne 於 2015/10/12 16: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