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1. 傳聞小胖子Jean-François Piège的兩星餐廳Le Grand Restaurant 副廚Nicolas Medkour即將走人. 他是餐廳開幕至今真正廚房的掌勺人, 小胖子這下頭大了... 明年想拿三星恐怕又有變化, 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 想嘗今年新三星Le 1947的菜, 又沒機會去山上Courchevel? 今日起至4月30日可以在巴黎Yannick Alleno的餐廳Pavillon Ledoyen嘗到: 195歐元套餐(5道), 380歐元(8道). 訂位電話: +33(0)1 5305 1001 或是mail: carton@ledoyen.com 他真會做生意~~
Imperial Suite - Bathroom


蒙地卡羅的旅館Hotel Metropole剛整修一部份,主要是SPA和戶外泳池,操刀設計的是Karl Lagerfeld。

不知為何公關只請了兩個記者來參觀採訪,我和馬力歐,從巴黎飛尼斯,住Hotel Metropole。都是suite,我住510,馬力歐在我樓上610。

窗戶開向面海的一側,看到不遠處的劇院賭場,望下看就是戶外泳池。大間的客廳,桌上一支香檳擺在冰桶裡。浴室也不小,大理石淋浴間,泡澡缸,兩人洗手台,兩端各有五個一套的愛馬士Orange Verte,沐浴乳,洗髮精,潤絲精,乳液和一塊小香皂。浴缸旁邊也有一套,還多了一塊大香皂。淋浴間裡還有一套。


DSC09884



這種採訪最輕鬆自在,跟度假沒兩樣:時間到了,穿得人模人樣地跟公關經理喝香檳開胃,說說笑話,等著晚餐。第一個午餐在lobby吃,晚餐吃Joël Robuchon Monte-Carlo,第二天午餐在泳池邊吃,其他時間我只有做做按摩,曬曬太陽,游游泳,看小說。連房間裡的香檳都沒動到。


DSC09914


離開時我看著那一堆衛浴用品,心裡很猶豫:拿是不拿?

老實說,家裡一大堆,何況,我何嘗不知道這樣不環保。一整個大抽屜的旅館衛浴用品,而且我前一天剛從里斯本的Ritz Four Seasons回來,拿了一堆L’Occitane。

這幾年旅行經常住高級旅館,一開始貪圖新鮮,這些小用品沒用完當然帶走,都是高級品牌,也都做得很誘人,香氣迷人,造型漂亮,有些甚至買不到。

住這些旅館經驗多了,有點小小的心得。高級飯店被Bulgari(綠茶白茶系列)和愛馬士的Orange Verte佔去大半市場,其它就是Relais & Châteaux自己的品牌。Four Seasons旅館集團用的多半是Bulgari(里斯本那家例外,因為老闆偏愛L’Occitane產品)。


Orange Verte


不過最近在波爾多的St-Emilion住了Hostellerie de Plaisance。這家旅館我每年都要來一次,以前這裡用Clarins,今年改成Bulgari的紅茶系列,我倒滿喜歡的,也是對白茶綠茶有點膩了。用L’occitane的還有在蔚藍海岸Juan-Les-Pins的Hotel Belle Rives。台灣三二行館以前也用,現在不知為何改了。


Bulgari


很多旅館則只用自己的品牌,像巴黎的Hotel Plaza-Athénée,Courchevelle的白馬Hotel Cheval Blanc,科西嘉島的Hotel Le Marquis, Biarritz的Hotel Du Palais。Les Sources de Caudalies用的當然是Caudalie產品,台北亞都麗緻則用台鹽的產品。


Plaza


義大利是個比較不迷信國際品牌的國家。米蘭的Le Principe di Savoia用的是西西里的Aqua di Parma,Como湖畔的Villa d’Este用的是Helleboro,Baglioni旅館集團用的是Ortigia(倫敦和威尼斯)。


Aqua di Parma-2



Italien


有些旅館很下重本,如Courchevelle的Kilimandjero用的是瑞士品牌La Prairie,和摩納哥的Hotel de Paris是一樣的(不過僅有suite才有)。雖然不是很喜歡它的香味,但是產品確實不錯。


La Prairie


早期愛馬士Orange Verte衛浴品只有在旅館有,不在其專門店出售,後來才放在店裡出售的。可惜我覺得它大量生產後,品質就降了。還有新鮮度也很重要。我一瓶愛馬士的eau de pamplemousse rose(紅葡萄釉)淡香水開瓶幾個月後,噴上身沒多久就一點香氣都沒有了。現在拿來當廁所除臭劑都效果有限...

有些旅館的suite甚至不止衛浴用品。坎城的Hotel Majestic Barrière的浴室裡有一瓶愛馬士的Le Jardin sur le toit香水,整理房間的服務人員會在枕頭床單上噴一點,睡上去整個迷人的香氣 – 當然,要客人喜歡這個味道。米蘭的Le Principe di Savoia房間裡有一瓶Cipresso di Toscana香水,現在變成我的夏季香水了。白馬山莊是我住過這些小用品最完整的,除了一般衛浴用品,還有護手膏,護唇膏,去角質膏,面紙,泡澡的香燭...都是同一系列同一香味(檀香)的。


Guillaume de Jullien 7


住這些旅館多半也都會去做個Spa按摩,那往往又是另一個品牌世界。巴黎Le Bristol有四種品牌:La Prairie,La Russe Blanche,Aromatherapy,ar457。白馬山莊用的是Givenchy是同一集團LVMH的,是獨家。Plaza-Athénée則是外包給Dior,也是巴黎獨家。Courchevelle的Les Airelles用的是我很喜歡的瑞士品牌Valmont;普羅旺斯的La Bastide de Gordes用的是Sisley。


Palladio Spa lounge area


所以往往我還要再帶走一些Spa品牌的贈品。但是我最常碰到的Spa品牌是Decléor、Clarins、Carita。

結論是:Spa產品是高級旅館的另一個品牌大戰,越高級的旅館越爭取其品牌是獨家的。

除此之外,還有拖鞋。不過,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拖鞋也該懺悔一下。


拖鞋


(未經同意,請勿轉貼轉載文字圖片)
創作者介紹

忠道的巴黎小站

Bourgog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留言列表 (18)

發表留言
  • 夏虹
  • 光用看的就覺得香噴噴了,期待拖鞋懺悔錄續集呀~~~
  • 拖鞋懺悔錄應該也很精采,
    不過站長不知何時才有時間懺悔...

    Bourgogne 於 2013/05/06 04:12 回覆

  • wennchii
  • 衛浴品。拖鞋。還有針線包。
  • 針線包不是我的愛.
    浴帽, 指甲戳, 牙刷, 刮鬍刀, 梳子...
    我幾乎都不拿, 因為用不上,
    只有好的棉花棒我多少拿一些.

    Bourgogne 於 2013/05/06 04:15 回覆

  • converch
  • 嗯.....
    站長平日沒有愛牌嗎
    花花綠綠雖美
    還是不敵真愛
    帶回花花綠綠都生灰了...不環保 這下得真好
  • "懺悔"就是在於這樣做不環保啊...
    可是你知道, 手裡抱著這些花花綠綠, 其實很有虛假的幸福感哩~~

    不過帶這些回家多半都送朋友了,
    大家搶著要...
    香檳則是站長自己喝掉了!

    Bourgogne 於 2013/05/06 17:13 回覆

  • WenYi 青年
  • 這裡好漂亮~~ 很多小細節都做得很精緻
  • 小站算是自己家, 總要佈置一下啊.
    客人來了, 看了也心情好.
    歡迎常來.

    Bourgogne 於 2013/05/06 17:14 回覆

  • Lyra C.
  • 我本來旅行拿這些備品都是為了下一次的旅行用。但是下一次的旅行也是會去有備品的飯店啊。所以備品越來越多,本來是衣櫃裡的一個 A4 箱,後來竟然進展到衛浴櫃中的一層…

    幸好我有上健身房和游泳的習慣。用著用著還頗有消耗。尤其是品牌備品沖熱水時發出來的精油香味,那療癒程度絕非健身房提供的廉價洗澡用品可供比擬的。

    所有的小備品中,我的最愛是刮鬍刀和小香皂。
    刮鬍刀給我同居人使用,小香皂放在檯面上洗手、或是留一塊洗貼身衣物恰好。:)
  • 完全同意! 去泳池用這些產品都會引來側目呢.
    好幾次有人來問是什麼品牌的沐浴品,
    心裡都好得意~~

    我最愛的是香皂, 用不慣沐浴乳, 老覺得身上殘留著什麼東東...
    因為小時候都用香皂, 那時候彎彎沐浴乳還沒出現呢.

    Bourgogne 於 2013/05/07 16:48 回覆

  • ginandvodka
  • 近年來出遊的機會多,剛開始也會拿,不過後來拿的速度比用的速度快,最後索性都只拿香皂!看到站長這樣對每間旅館的衛浴品如數家珍,也真令小弟佩服得五體投地,嘖嘖稱奇啊! 希望早日看到站長寫出拖鞋懺悔錄~
  • 其實我只寫出一部分, 有些根本忘了, 也沒有拍照.
    現在想來, Spa品牌也該跟拖鞋一樣, 都值得出來懺悔一下.

    我好懷念倫敦The Connaught裡面的Amann spa啊~~

    Bourgogne 於 2013/05/07 16:56 回覆

  • TEREZA
  • 謝謝站長,看了大開眼界,因為平時沒有機會去住這些旅館呢!
  • 好玩嘛, 住這些旅館真的還滿有趣的.

    Bourgogne 於 2013/05/07 16:57 回覆

  • bigkuo
  • 還真的是第一次看過夾腳的室內拖鞋!!
  • 那是穿去泳池或做Spa用的, 所以鞋底比較防滑.

    Bourgogne 於 2013/05/07 21:47 回覆

  • Roy
  • 站長真的是見多識廣。看你的格是一大享受。
  • 感謝你的讚美, 因為花天酒地是站長的職業啊...

    Bourgogne 於 2013/05/08 03:43 回覆

  • AlbertCAN
  • 老實說看站長懺悔錄好過癮, 洋洋灑灑歐洲旅館衛浴品一網打盡, 還有比較圖, 差不多都可以彙輯出版旅遊攻略手冊造福大家。即使今年我沒有計劃去歐洲旅行我看了也很開心, 感謝感謝啦!

    來自義大利的Acqua di Parma 目前隸屬於LVMH集團, 尤其他的 Iris Nobile 貴族鳶尾香水系列 Chanel 時尚老佛爺 Karl Lagerfeld 極其死忠的, 不是國際品牌是為了避免集團過度競爭自己人打自己, 作宣傳看的(茶)。我聽說現在路易威登獨家聘請名調香師 Jacques Cavallier (創造 Bulgari 白茶的那位, 雖然他最有名的作品是1996年 Giorgio Armani Acqua di Gio Pour Homme 寄情水男香和 1992年 Issey Miyake L’Eau d’Issey 一生之水) 創作全新 LV 香水系列也將使用類似的策略避免影響自己旗下的迪奧, 紀梵希, 嬌蘭香水銷量, 不知道拭目以待啦!

    香水新鮮度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 尤其是涉及到生產和創作風格。例如迪奧 Eau Sauvage 配方很複雜 (我估計約70個別成分) 兼之商業化生產數量大, 因此混香後必須儲存6週才可以保證香水揮發合宜, 馝香輪廓清晰。Eau Sauvage 香水新鮮度因為揮發成分穩定, 如果儲存得當我個人認為香水質量1〜2年之內不是一個大問題。至於愛馬士的 Eau de pamplemousse rose 紅葡萄釉淡香水開瓶幾個月後,噴上身沒多久就一點香氣都沒有了現在我並不感到驚訝, 因為推出後我測香的一些總結: 紅葡萄釉精油是非常不穩定, 商業香水生產一般不會使用, 所以通常每一個調香師如果需要使用葡萄釉都有自己喜歡的的成分或配方。創作紅葡萄釉淡香水時愛馬仕極簡主義調香師 Jean Claude Ellena 只使用兩個成分創造出紅葡萄柚效果—血橙精油 (blood orange) 和世界名製造業者 Firmenich 的專利香料胡椒醚 (Rhubofix) 。

    胡椒醚有青大黃香味, 加橙精油創造出柚子效果當然是非常有創意, 但是根據我個人淺見認為在這種情況下香水配方中調 (middle notes) 和後調 (base notes) 必須保持作為揮發固定劑, 緊緊抓住相對不穩定的甜橙精油。相對比較 Eau de pamplemousse rose 中調玫瑰(主要用 phenethyl alcohol 苯乙醇調香), 和後調香根草 (vetiver) 即使本身香氣持久不具有特別延長配方揮發的效果, 在這種情況下非常重要的白麝香因為美學原因 Ellena 相對使用很少, 於淡香水濃度配方穩定我不是百分之百滿意, 也這款香水的主題和 Ellena 的 Hermessence 系列的 Rose Ikebana 相比是太相似了所以我沒買。

    老實說,愛馬仕成分質量控制還是很不錯的, 所以我認為如果Ellena可以添加一些額外的後調元素 (例如蜂蜜原精 honey absolute 和降龙涎香醚 Ambrox) 並比例上豐富了中調紅葡萄釉淡香水配方是可以更好的, 但無論如何Ellena擺明eau de pamplemousse rose只是傳統古龍水的現代復興, 所以大概沒有必要想改善 (聳)
  • 亞伯特同學, 真是好久好久不見了! 很想你呢~~

    感謝你這一番解釋, 站長又開眼界了.
    我一直以為紅葡萄柚淡香水是用化學香精的關係所以不持久, 原來我錯了...

    沒想到Aqua di Parma也淪陷了... 唉.
    不過據說他還是堅持用義大利的原料且在義大利製造.
    而且我還發現他也會隨各地出不同的作品,
    我在米蘭旅館Principe di Savoia裡拿到的香水Cipresso di Tascana法國就沒有.

    不過你這番說明正好給我自己無意中的一個行為做解釋:
    有時會把兩款類似或雷同的香水混用(一起噴).
    比如紅葡萄柚淡香水和Voyage d'Hermes(雖然後者強多了, 也會把前者蓋過)一起用.
    現在想來, 我應該就是想用Voyage d'Hermes來增加紅葡萄柚的續航力...

    其實我這幾年比較偏向個人工作室的香水, 像Serge Lutens, Nicolai, Creed...
    或是你提到的Hermessence, 或是Dior的Bois d'Argent之類的.

    謝謝你又出現給大家增長見聞啊~~

    Bourgogne 於 2013/05/11 22:07 回覆

  • tRACY
  • 這個Albert Chen 也太認真了吧!!
    原以為他家應該也很精彩,沒想到空空的!!
    真是太可惜了!!
  • 樓上的亞伯特同學可是本小站之光呢,
    很少見到像他這麼精彩又很有內容的留言!

    只能希望他常來...或是自己也開個香水小站,
    給大家增長見聞!

    Bourgogne 於 2013/05/11 22:01 回覆

  • KK from Vancouver
  • Long time no "see"!!

    圖文分享依舊是WOW! (^U^)b
  • 哪裡, 是大家不嫌棄~~

    Bourgogne 於 2013/05/11 22:02 回覆

  • AlbertCAN
  • 忠道兄和 Tracy 真不好意思見笑了(羞)。 我目前在北美金融機構工作多年, 開中文香水小站恐怕心有餘而力不足, 蒹之我的國語實際上只有臺灣六年級的程度, 小學匆忙畢業就遷居移民迄今。 每次回響站長我都手忙腳亂, 左翻字典右打谷歌翻譯。而且如果真的寫香水評論我以前在台灣名校當高中國文老師的媽媽無意中讀到拙作想必真的會哭笑不得, 大嘆贻笑大方也未可知(又羞)。你們的好意我心領, 再次感謝啦。

    話說回來站長我自認多年追您部落格很勤耶, 大致每隔一周都會繞一次, 如果太忙我也堅持每月看一看。有時留言不多是因為肚子裡墨水喝的不夠, 超出我所知領域, 看都來不及, 總不能因為感謝在留言處po一篇風牛馬不相及的文章獨自轉移話題啊。多年前我已經說過各位什麼有關香水的問題好奇想問(私人隱私問題不好意思除外), 在這裡如果我可以回答當然很高興回答。無論好歹我有幾個好友是國際頂尖香水評論家, 一個甚至在法國最好的香水學校 ISIPCA (Institut supérieur international du parfum, de la cosmétique et de l'aromatique alimentaire) 教書的, 如果不知道我至少有救兵。如果他們也不知道我只能說對不起啦!

    (但話我先說清楚: 如果有人問香水配方或各公司重要機密, 除非有當事人書面同意或經過可靠媒體證實, 基於商業道德即使知道我也不會回答的。如果我硬po忠道兄您也會不高興的。)

    站長把香水混用很高明啊, 英文正確地說是 fragrance layering, 中文我簡譯「疊香」。 疊香當然可以使用兩款類似或雷同的香水混用, 但也可以通過使用多款對比的香水創造出意想不到的萬花筒效果, 但如果想疊香疊到那個程度學問非常大, 有技術的。無論如和疊香最基本和最重要的原則就像興建樓宇, 從最沉重的香開始堆砌直到最輕, 一層一層合并相辅相成。Voyage d'Hermès 是透明木香琥珀調, 聞似清澈瀅瀅其實香辛料充沛: 當歸 (angelica), 荳蔻果 (cardamom), 杜松子(juniper berry), 芫荽籽 (coriander seeds), 生薑, 黑胡椒添加了非常多, 附帶雪松檀香和調香師 Ellena 一反常態, 放了本來總是不喜歡加太多的白麝香white musk。

    這裡 Ellena 加當然不是加真的野生麝香, 麝香按理說也不會有人無故漂白: 現在因為保護野生動物麝香都使用商業替代品, 白在這裡僅僅是一個描述詞, 形容香氣明晰透亮, 空靈裊裊。白麝香實際上是一群重要的芳香品, 以它們的化學結構進行歸類, 譬如天然麝香離析品 macrocyclic musk 大環麝香組中的麝香酮 Muscone 。商業麝香酮替代品製造步驟非常複雜困難, 高純度原料因此非常昂貴, 然而香味細膩, 十分光滑持久也可以穩定延長配方揮發的效果。 不過大環麝香組也不是完美的, 因為分子特別大, 一些人鼻子嗅覺香氣感受器 (smell receptor) 不能識別聞不到, 因而調香師通常據情況使用不同的麝香群組合。例如創建聖羅蘭巴黎香水 Paris d’Yves Saint Laurent, 蘭蔻珍愛香水Trésor de Lancôme, Calvin Klein Eternity 永恆女香的傳奇經典白俄羅斯女調香師Sophia Grojsman 就喜歡用多輪組麝香 polycyclic musk 組中的佳樂麝香 Galaxolide (非常便宜, 洗衣粉經常使用) 。 蘭蔻珍愛香水配方Trésor 中甚至可以使用 21.4% 佳樂麝香締造嬌嫩肌膚的感覺。不過多輪組麝香是極其不環保的, 因為他們永遠不會分解, 永恆留在地球上! 因此,有些集團如 LVMH 現在擺明自己旗下的公司不允許使用多輪組麝香...

    話說回來愛馬仕並沒有清楚地識別 Voyage d'Hermès 使用什麼類型的白麝香, 但取樣後引用 Ellena 他出版的總原料清單(極簡主義的他只使用約200成分, 我聽說沒有公佈的原料他不太使用)我猜用是美譽為”天使之翼” 的大環麝香, 香氣極其透發而且細致的黃葵內酯 Ambrettolide 和前述的麝香酮 Muscone, 外附加降龍涎醚 Ambrox。

    因此如果疊香技術不確紅葡萄柚淡香水和 Voyage d'Hermes 一起用會把前者蓋過啊! 再說您的紅葡萄柚淡香水已經有精油蒸發的情況, 疊香順序必須是先噴 Voyage d'Hermes, 等到香水酒精完全蒸發然後才建議噴紅葡萄柚淡香水。當然, 我不知道您原來怎麼疊香, 如果您已經嘗試過我會考慮其他解決方案。

    站長您提到的其他品牌相 Serge Lutens, Parfums de Nicolaï, Creed 故事太多現在我可寫不完, 站長想讀下次點名再說。
  • 亞伯特同學,

    請不要太自謙, 你的中文不遜於任何人, 單是極少出現錯字這一點, 我就很汗顏了.
    還有, 像"疊香"這麼好的詞我就寫不出來.

    你每次出手都讓我大開眼界, 佩服不已, 現在知道你得花不少時間寫, 讓我更不好意思了,
    用你的知識豐富本小站, 心底很是偷笑~~

    "疊香"其實也是向一個朋友學的, 目前我只敢兩種疊用, 不敢用三種(以上),
    而且亂疊, 沒有前後次序. 疊用也只敢用Hermes旗下的, 畢竟它們之間同質性高.
    像Orange Verte和Pomplemousse rose, 或是Terre d'Hermes和Voyage d'Hermes.
    也許下次來試試干邑酒廠Chateau Frapin模擬干邑香氣出的Passion Boisee(帶木頭, 檀香之氣)和白馬山莊的檀香味乳液一起疊疊看.
    或是Aqua di Parma和其他的疊疊看.(顯示: 這位站長實在太閑了...)

    雖然抱怨Hermes的紅葡萄柚香味消散過快,
    但是我對過於持久且沒有變化的香氣是抱著很不信任的態度.
    像一般的軟衣精, 香味可以持續很久但是沒有變化.
    自然的東西應該是會有變化(至少生老病死嘛!)的啊~

    老實說, 我對香氣很敏感, 並不常用香水這種東西,
    有時連用在身上各種衛生用品混起來的香味都很無奈
    (洗髮精一種香味, 香皂是一種, 洗衣是一種, 身體乳液是一種, 腋下臉上保養品又各是一種...)
    簡直想尖叫!
    現在能用無香精的就盡量無香精了, 香氛存粹是好玩.

    這兩天意外發現一個品牌The Different Company,
    裡面有Jean-Claude Ellena和Celine Ellena父女的作品.
    不過我最喜歡的反而不是Jean-Claude的, 而是Celine的Sublime Balikiss,
    以及四款古龍水中的Tokyo Bloom, After Midnight和Lime de Cordoza.


    Bourgogne 於 2013/05/19 00:13 回覆

  • erinn
  • 邊看邊笑,沒想到你寫了這篇,不愧是忠道啊!哈哈
    那個夾腳拖真的讓人眼睛一亮,超有趣的!
    想到有個對氣味敏感的朋友曾住了北京某飯店,
    衛浴品特別到讓她連洗兩次澡呢!
    這真是個大學問啊~
  • 是啊, 有些香味真的很迷人.
    妳這一說, 我想起住倫敦麗池飯店的衛浴品,
    用的是倫敦老牌子Floris, 香味很不錯.
    可惜當年貪心不強, 拿得不夠多...

    Bourgogne 於 2013/05/16 16:24 回覆

  • stephanie
  • 精巧的瓶瓶罐罐看了就很吸引人哪~~不過真的是不環保
    如果真要取捨我會拿乳液~在歐洲旅行很需要的

    另外請問站長倒數第2張圖片是上文中提到的Baglioni集團在威尼斯的旅館嗎?
    好棒的景色呢!
  • 倒數第二張圖不在威尼斯本島(所以看得到本島對面的鐘塔).
    它是Bauer Palladio Hotel & Spa位在Giudecca小島上,
    圖片是Spa的休息室, 看出去的風景,
    窗戶則設計成外面無法透視的玻璃.

    Bourgogne 於 2013/05/19 00:15 回覆

  • Han Ying Lin Littlething

  • 天啊....沒想到潛水追此部落格文章有一陣子了!!
    看了回覆跟留言長了見識,還讓我學習到一個新字(馝,音同必)。
    馝香輪廓清晰------>這句話的形容詞用得真好。
    這個字還真的很不好找,我是用注音打的,在倒數後面幾行,看得小眼花。
    光看這些飯店的水準跟隨身消耗用品就看的很過癮了,有機會入住的話,會拿乳液跟肥皂。把肥皂當成芳香用品算是另類的小奢侈;乳液的話,會大量地卯起來擦身體。
  • 我說得沒錯吧, 亞伯特的留言最長見識了!
    而且他的中文實在比他自己說的好太多了.

    我也是拿了一堆旅館香皂當衣櫃芳香劑.
    Orange Verte最多, 白馬山莊那個香味最持久.
    倫敦麗池飯店的Floris也很不錯.

    Bourgogne 於 2013/05/19 19:56 回覆

  • AlbertCAN
  • 「現在知道你得花不少時間寫, 讓我更不好意思了, 用你的知識豐富本小站, 心底很是偷笑」— 哎喲忠道兄這萬萬不可當真, 反倒硬生分了。 本人研香這門雕蟲小技有微乎心得可姑且貢獻早就偷笑啦。 我寫回覆的時間都是提前分配好的,跟日常生活工作並不衝突, 如果我真的不寫國文寫作早就忘個精光。 甚至如果話說直一點: 我無原無故平白免費看站長文章多年, 如果這點我能做的舉手之勞都選擇不做那真應該輪我汗顏了!

    倫敦麗池飯店的衛浴品拿得不夠多太惋惜: 1820英皇威廉四世開始支持, 現擁有二張英國皇家認證 (1971年英國女王伊麗莎白和1984年查爾斯王子加持) 的倫敦香水店 Floris of London 歷史可追溯至1730年, 在目前經營商標中排行僅次於1709年開店的古龍水開山鼻祖Johann Maria Farina, 甚至連拿破崙很喜歡, 後來幾乎是古龍水同義詞的4711 Original Eau de Cologne 都遲至1792年才問世。 (連帶闡釋: 有些人或許不知道該品牌古龍水為什麼被稱為4711: 是原店門牌號碼。當初科隆市是無號的,法軍入侵後為方便管理 1797年城市重新規劃, 該年拿破崙軍隊10月6日佔領後的48小時內要迫交在區內所有公民和非公民清點單, 門牌號碼兹分配延用至今。 現今採用幸運數字命名香水是可可香奈兒首開先河在1921年5月5日使用第五號, 是比較之後的事情, 兩者無關無聯。)

    很多人看到歐洲繪仕女圖, 暗想古典宮廷香水必馝馞斑斕, 爭妍鬥奇, 其實非然如此, 因為17-18世紀初香氛成分稀少, 工業技術尚未截然發展, 天然成分提取率連帶超低, 馚馧也有限。 舉例來說採最基本的茉莉花譬若: 不說大家不會相信, 在那個時代茉莉花香精在歐洲是直接提取不出來的。 薰衣草,橙花 (néroli) ,苦橙葉 (petitgrain) , 迷迭香和玫瑰 (分法國格拉斯培植的百葉薔薇Rosa × centifolia 和保加利亞大馬士革玫瑰Rosa × damascene 為兩大宗) 當時還可以使用蒸餾法過得去; 檸檬,橙橘和佛手柑亦可使用冷萃 (法文 l’expression à froid / 英語 cold extraction 或 cold pressed) ; 茉莉,晚香玉,梔子花,紫羅蘭,水仙,風信子和含羞草則因為花香冉冉, 使用蒸餾法提取不出來, 在那時需須使用脂吸法 (enfleruage 法文陽性名詞) 將花朵手工摘取, 花瓣平鋪於油脂上,精華完全被吸收後再換上新鮮花瓣。 日復一日直到油脂吸收飽滿後使用香水酒精浸潤提取, 1噸花瓣充其量只能生產1公斤的香精, 如果技術不夠好也許甚至提取不出, 前功皆棄!

    費時耗力的結果下古龍水18世紀初即使是在5%濃度, 一瓶也需花費尋常公務員6個月薪俸, 香水當時沒有錢是不能玩的。況且天然產物受天氣,水分,陽光環境影響,葡萄酒都有 terroir 和年份, 天然香精當然有。 但香料配方總是秘密, 無法解釋成分變化, 因此即使法國皇后瑪麗安東尼的私香 “Parfum de Trianon” 每年訂作都有細膩變化的。然而朝好的一面想: 當時古龍水是可以飲用的。 拿破崙甚至喜歡用4711沾方糖啜香, 即便聽說有醒腦成效現在當然不能乃爾。

    然而,倫敦科隆的香水優勢在19世紀末工業革命成熟時就已經被法國取代。現代香氛史分水嶺是1882年法國巴黎品牌 Houbigant 的 Fougère Royale (中文早期譯作皇家馥奇), 歷史首次添加在味道上聞起來像新鮮的乾草氣味的零陵香豆提取物香豆素 (coumarin) 創建薰苔調Fougère興緒 , 香調結構經1889年Aimé Guerlain去蕪存菁推出嬌蘭香氛 Jicky 發揚。法國香水發展到此時, 即使現在英德工業發達, 前述的欽點商標也是馨香比較單調。何以此情? 說到重點啦: 法國人調香相對注重, 內行人試香的判斷標準之一 sillage。

    Sillage 即使在法文也是一個很抽象的術語 (站長: 法文用時注意這是陽性名詞), 英語甚至沒有翻譯直接照法文讀 [see-yaj] 。 國語我已經看到它翻譯成 ”餘香”, 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祗是真比較下這是不正確的, 沒法子只能自己直翻法文: 香漪。漪漪, 水波蕩漾貌, 故 sillage法文最初描述船舶過水樣 (“Trace qu'un navire en mouvement laisse derrière lui à la surface de l'eau”), 後隱喻馨香馥郁, 在空中飄揚形態。在法國當首席調香師不是調香調的有風格就有人會希望能與您合作, 香漪廣域度必須滿足時尚的需求, 大小輕重和諧度都必須考慮。餘香是香水配方中調和後調蒸發然後的芳香, 然而香漪揮發在噴霧時就有講究, 三度空間的邏輯。例如前述白俄羅斯女調香師Sophia Grojsman, 調聖羅蘭巴黎香水 Paris d’Yves Saint Laurent有一天工作得很晚, 深夜自己離開突然被一個喝醉酒的成年男子跟踪。起初她並不介意, 後來被跟踪一段時間她嚇到想逃跑。突然那醉漢叫喊: “太太請不要跑! 你的香水味道太好聞了! 請留步!” 當時Grojsman就知道調聖羅蘭巴黎香水調香完結啦, 後來聖羅蘭巴黎香水大賣也印證了她的直覺。

    調香漪不是越深越好, 如愛馬仕首席調香師 Jean Claude Ellena 他的作品香漪著名的淺, 有時甚至僅僅吉光片羽似的行雲流水, 可是淺的有主見, 意義深長, 添加的東西也和他的意圖相匹配, 即使不完全同意我寧願保留他作品的自由直率。Ellena父女的作品The Different Company也有一些值得寫的故事, 但四款古龍水我先澄清是請別人 Emilie (Bevierre) Coppermann 調的, 和 Celine Ellena風格匹配但是作者是不同的。

    哦, 差點忘了: 調香師基本上不穿太多香的, 因為工作要求天天試香, 必須保持鼻子不受影響。 Jean Claude Ellena 更敏感, 聞洗衣精軟衣精甚至覺得香味太強, 晚上無法入睡, 所以他曾經說過他家的衣服被子要特別洗滌的。
  • Sam818
  • 看到你的文章真是無比的驚喜跟增廣見聞~再加上Albert 的留言
    讚!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