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1. 傳聞小胖子Jean-François Piège的兩星餐廳Le Grand Restaurant 副廚Nicolas Medkour即將走人. 他是餐廳開幕至今真正廚房的掌勺人, 小胖子這下頭大了... 明年想拿三星恐怕又有變化, 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 想嘗今年新三星Le 1947的菜, 又沒機會去山上Courchevel? 今日起至4月30日可以在巴黎Yannick Alleno的餐廳Pavillon Ledoyen嘗到: 195歐元套餐(5道), 380歐元(8道). 訂位電話: +33(0)1 5305 1001 或是mail: carton@ledoyen.com 他真會做生意~~
PICT0497.JPG

有讀者點名想看Le Jules Verne的菜色, 剛好手邊有幾張 , 是去年十月去喫時拍的.
巧的是, 昨天有朋友打電話來請喫飯, 又是在鐵塔上(ㄟ...還靠窗)!
這餐廳一年前被Alain Ducasse集團接下, 今年剛拿到一星.
在此站長不做任何描述或評論, 只貼圖片.
因為要寫文章賣錢養家糊口的, 等雜誌登過後再貼出來.

紫蘇鮭魚 2.JPE

燻鮭魚-亞基坦魚子醬-綠蘋果凍-紫蘇

blanquette de veau.JPG

白醬汁燉小牛肉blanquette de veau

烤豬胸肉酸菜 1.JPG

烤豬胸肉佐酸菜

巧克力 1.JPG

薄荷巧克力

framboise-lait d'amonde.JPG

覆盆子-杏仁奶冰淇淋

小點心.JPG

餐後小點心

以上是去年十月的菜.
以下是昨天中午的菜.

PICT0459.JPG

龍蝦沙拉(其實中間還有蟹肉)

PICT0462.JPG

黑松露綠蘆筍穌盒

PICT0469.JPG

煎小鳌蝦(這裡只有半份, 平常有四隻的)

PICT0479.JPG

苹鯪魚(今年松露太便宜了, 到處都有?)

TurbotPICT0472.JPG

烤蛤蟆鴿(別害怕, 這裡的意思是將鴿子壓扁 - 如被壓扁的蛤蟆或我們的鴨賞- 後燒烤).

PICT0489.JPG

橘子酥芙蕾

PICT0496.JPG

野草莓/椰子甜點

PICT0488.JPG

柑橘冰淇淋與紅柑橘

PICT0485.JPG

Savarin(鬆糕淋上老雅瑪邑, 還要再加上乳霜creme fouette, 拍得太早了.
酥芙蕾的背景可以看到模糊的加了乳霜後的樣子. 老雅瑪邑hors d'age挺好喝的, 放在桌上任我們自己添. 後來被我們拿來當消化酒...)

PICT0483.JPG

餐後小點(由右至左)-椰子macaron, 開心果/野草莓軟糖, 檸檬小酥餅.

PICT0500.JPG

咖啡和巧克力松露.

天氣忽晴忽雨, 下冰雹, 又出彩虹. 窗戶上有雨滴, 雨後的視野非常乾淨. 和朋友一頓午餐喫到下午五點才離開, 河邊散步去...

TourEffeil4.jpg
這是鐵塔夜景. 美死了... 好吧, 我承認那天天空特別藍(有嗎?), 燈光特別柔, 噴水池還故意噴水...

Jules Verne #032 (c)Eric Laignel.jpg
靠窗啊 ~ 靠窗~~ (剛收到的公關照, 攝影師Eric Laignel)























創作者介紹

忠道的巴黎小站

Bourgog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5) 人氣()


留言列表 (55)

發表留言
  • EH
  • Dear Bourgogne,
    先謝謝你 這麼忙還趕緊貼出來 害我都不好意思再問你問題添你的麻煩了 真的十分感謝
    看了照片後覺得好像比較花得下那個錢了 (黑松露怎麼滿場飛呢?) 不然我朋友笑我 Le Jules Vernes會比French Laundry好吃嘛?

    PS. 白天的巴黎怎麼這麼美 唉 可是這麼晚改 大概也訂不到窗邊了? 真傷腦筋..
    >.<
  • 不客氣.
    我也覺得黑松露滿場飛,
    不過那是今年產量大, 價格便宜的關係.
    等你到的時候未必還有.

    今年正好鐵塔慶生120周年,
    聽說現在開始有25個漆工要花20個月的時間將60噸的油漆幫鐵塔重新上裝呢.
    八卦一則: 有無聊媒體吵著要幫鐵塔換顏色,
    藍色和銀色是民調首選.
    結果是: 鐵塔是古蹟建築啦, 誰都不準亂改顏色!
    所以還是土灰褐色...

    巴黎晚上也很美啦, 等會找一張貼給你看.
    算是bonus.

    Bourgogne 於 2009/03/30 15:14 回覆

  • EH
  • Dear Bourgogne,
    呵呵呵呵 鐵塔的夜景也這麼美呢 還是你的照相技術真的厲害 那張照片拍的美級了
    為什麼要幫鐵塔換顏色? 我覺得原來的土灰褐色已經很美 現在不是流行大地色系嗎
    =P
    最後一個問題 (希望!! =P) 法國餐廳要照相是否要先詢問 ?

    PS 我看見你的碎碎唸啦 我住南加 也算觀光聖地 我最怕暑假了 很多親朋好友來通通都要招待 嗚~
  • 拍照片前禮貌地問一聲,
    多半是樂意給拍的.
    現在幾乎沒有餐廳會拒絕,
    至少我很多年沒被碰上了.
    Alain Ducasse把徒子徒孫敎得很好呢.

    站長的照像技術只有一招:散彈打鳥.
    拍它幾十張, 總有一張是好的吧?
    也是因為沒錢買好相機鏡頭啊...
    (既然沒技術, 就不必好相機了吧)

    你的招待只有暑假喔?
    我這裡可是四季不分...
    偏偏就是那些跟你最沒交情的最不體諒人.
    剛才才跟一個白目的吵架, 現在一點都不想出去見她了...
    (都不體諒人, 還叫朋友???)

    Bourgogne 於 2009/03/31 04:47 回覆

  • KK fromVancouver
  • 想念死巴黎了

    去一次就會愛一輩子的城市!
  • EH
  • Dear Bourgogne,
    我覺得招待客人是小事 可以依賴就很麻煩 我覺得這跟民族性有關 亞洲人總是比較容易依賴吧 如來加州玩也不租車 總要靠我接送 偏偏加州地大又容易塞車 然後客人又沒有地理概念 唉 真是頭痛

    又 站長好客氣 照相總要有點基本功才行吧 不然亂照一通也不容易有好照片吧?
    後來我又訂了Pierre Gagnaire. 十分開心. 站長有什麼可以建意的嗎? other suggestion?
    Thanks!
  • 很多人的"自助旅行"就是"什麼都不做就出門",
    聽起來好像很浪漫, 牙刷護照拿著就走,
    到當地經常浪費時間精力找旅館餐廳, 費時費力,
    把自己和夥伴都搞得狼狽不堪,
    要不就把問題丟給當地朋友, 其實很愚蠢.
    "自助旅行"是從出門前就要"自己"規劃找資料才叫"自助".
    不過這扯遠了...

    拍照站長從來不自謙的, 就是這一招.
    有人批評站長的相機"啊? 專業寫作只用那種相機喔".
    聽了就是笑一笑. 技不如人, 機也不如人,
    只是拍了好玩, 又不是參加攝影比賽.

    至於Pierre Gagnaire...
    站長最近去喫的是他開在高級滑雪區Courchevel的Les Airelles旅館裡.
    巴黎這家上次好像是去年三月去的?
    我前後去過七八次, 每次菜都不一樣.
    有時喜歡有時不喜歡.
    有時還真不懂他在做什麼.
    所以實在沒有建議, 只有祝福...



    Bourgogne 於 2009/04/02 00:21 回覆

  • 欣珍
  • 沒錯,亞洲人確實是如此!
    從前我有個日本同學要跟她媽媽一起去泰國玩
    我的泰國同學很高興的說可以接待她們
    可是她們居然要求要住在她家,而且在泰國期間都要陪著她們
    把我那位泰國同學氣死了....
    也有韓國學姊,為了接待自己的姊姊
    請班上有車的同學開車一起去玩
    說好了是一起玩,沒想到到了目的地之後
    跟同學說 我們姊妹要自己玩,這沒妳的事妳可以走了

    想想之前待在尼斯的時候
    雖然是個渡假勝地,幸好大家都不愛來曬太陽
  • 這幾天被一個來巴黎的人煩得受不了,
    立刻看到有人寫出來了:
    http://madamed.pixnet.net/blog
    (見[幾句對話]一文)

    其實也不是哪國人就一定這樣,
    這種人哪裡都有吧, 躲不過就逃.

    Bourgogne 於 2009/04/02 00:26 回覆

  • PH
  • 如何吃烤蛤蟆鴿

    站長你好

    非常謝謝你常常花時間介紹好的餐廳跟食物
    看你的部落格是一大享受

    我很好奇的是那道烤蛤蟆鴿要怎麼吃才算優雅
    感覺上皮會硬硬的應該不好切
    很怕刀叉一個不穩跟田螺一樣飛出去就糗了
    (光那個又是蛤蟆又是鴿的菜名 應該是會飛很遠的:))

    很感謝你細心的將法國菜名都翻成中文
    不知道以後是否可以也貼法文的菜名呢
    這樣以後去你介紹的餐廳就可以好好點菜了
    對法文不好的我來說
    每次對著菜單上看不懂的菜名都有一種"知道我一定會錯過你"那種遺憾阿
    要是點到不愛吃的食物真的是"飲恨"地吃下啊
    對不起 知道這樣的願望實在是增添了你的麻煩
    不好意思



  • 蛤蟆鴿的法文是pigeon crapaude.
    crapaud是蛤蟆的意思,
    crapaude(最後的e上面有一撇ˊ)是一種傳統但幾乎已經消失的作法:
    將整隻雞從腹部剖開, 壓成扁平狀,
    然後煎或燒烤.
    (插播: 巴黎巴士底廣場周日的傳統市場上有一家烤雞攤有賣蛤蟆雞,
    是巴黎惟一, 但也不是經常有).

    說穿了不稀奇, 越南菜裡的香茅烤雞就差不多是這樣.
    站長懷疑這兩者中間其實有點關聯,
    難保不是法國人從越南學來的.

    名叫蛤蟆, 意思是有點像在馬路上被壓扁的蛤蟆.
    同樣的手法, 雞肉改成鴿肉罷了.
    至於肉質...其實很不錯,
    看起來"皮硬硬的"是因為煎烤過, 是酥脆不是硬,
    胸肉部分肉多柔嫩, 很容易下刀.
    腿的部份則可以用手拿起來"齜牙列嘴"地啃 -
    侍者送上一盆洗手水在旁邊伺候呢.

    以後寫文章會將法文附上去的.
    不要猴急嘛~~
    可是喫餐廳千萬不要太執著,
    Le Jules Verne這種餐廳經常換菜單,
    去年十月喫的, 這次就一道都沒有在菜單上了...
    喫東西隨緣囉.

    Bourgogne 於 2009/04/01 23:52 回覆

  • PH
  • 真謝謝你的回答!!!

    我有認真看文章
    知道不是蛤蟆
    祇是聯想而已 :)

    不過很高興你那麼快又認真的回言
    你人真的很好啊
    謝謝你
  • 你誤解了, 回信快是寫稿寫不出來時解悶.
    兼又被一個來巴黎的人搞壞心情,
    完全是私心, 為了靠夭, 不是為了服務大眾啊~~~

    Bourgogne 於 2009/04/02 16:56 回覆

  • PH
  • 喔 對了
    這種"蛤蟆作法"
    廣東菜裡也有
    叫做"琵琶鴨"
    可能因其扁平身型類似琵琶而名
    是不是比壓扁的蛤蟆好聽一點呢

  • 對喔, 怎麼沒想到琵琶鴨?
    可見中國人有詩意多了.
    中國, 越南和法國這三種手法類似但名稱不一是不是有歷史淵源呢?
    如果有人知道答案, 請出來指點一下吧.

    Bourgogne 於 2009/04/02 16:58 回覆

  • 瑤美眉
  • 需要訂位嗎

    DEAR BOURGOGNE:
    我是徐仲的朋友,第一次來逛逛就留言,希望不會太打擾啊。
    因為我4月29日要到巴黎玩玩,就住在鐵塔邊Hôtel Beaugency 的旅館,冒昧請問,你介紹的這家餐廳到底值得吃ㄧ回嗎?因為照片拍起來還不錯,如果是正面的,請問需要訂位嗎? 瑤美眉
  • EH
  • Dear Bourgogne,
    再抱怨一下 我某位長輩的女兒前個暑假來美國東岸進修. 居然要求我陪著飛過去(機票自理), 幫她安頓好. 長輩的理由是她女兒還小(我也才大他幾歲 ) 加上東岸不熟(我也沒去過), 什麼都不懂 (我也是去參拜狐狗大神啊)!! 唉, 總而言之 , 別人的女兒都不是人就對了..

    不過 抱怨的話先就此打住 還你一個乾淨的園地.....

    站長如此"不欣賞"Pierre Gagnaire阿... 唉, 可是我真的怕打電話給法國人啊 我想我就不改了

    可以再請教一些事嗎? 請問在Beaune, Bougeot,和Cote de Nuits附近有什麼還不錯的小餐館 可以試試美食 (像傳統食物beef bourguignon, coq au vin, etc)嗎?

    再次謝謝你 十分感謝
  • 花錢陪人家玩這種事, 我也幹過.
    去年夏天就是如此.
    結果來玩的朋友回去背後說了許多我的私事,
    非常令人厭惡.

    我沒有說"不欣賞"PG喔. 他很長一段時間是我心中的前三名.
    這幾年他越來越偏分子廚藝, 自鳴得意的很.
    我較保留就是了.
    唉呀, 喫東西要自己判斷, 別人說的都不準啦.

    布根地的傳統小館子可以問問你下榻的旅館,
    通常他們的資訊還不錯.
    Beaune我一直很喜歡的餐廳是:
    - Jardin des Remparts, 10 Hotel-Dieu.
    03 80 24 79 41 (一星餐廳, weekday午餐只要35歐元, 超值!)
    傳統小館子給你兩家:
    - Aux Vignes Rouges, 4 bd Jules-Ferry
    03 80 24 71 28
    - Bissoh, 1, rue du faubourg-St-Jacques
    03 80 24 99 50
    名廚Bernard Loiseau也有一間不便宜的小餐廳:
    Loiseau des Vignes, 31 rue Maufoux.
    03 80 24 12 06
    其他, Ma Cuisine, Le Benaton, La Ciboulette在當地名聲都不錯.
    Beaune餐廳選擇很多, 而且, 而且, 好酒很多啊~~~

    Vougeot很小, 沒什麼像樣的餐廳.
    你的Cote de Nuit範圍太大了,
    太難介紹了~~
    再說, 我也好一陣子沒去了...

    Bourgogne 於 2009/04/02 17:19 回覆

  • 欣珍
  • Chagny的Lameloise
    Chagny是個小鎮,可是坐火車還算方便
    離Beaune也近
    petit menu只要85歐元
    東西多得吃到撐
  • EH, 別聽欣珍鬼扯, 她當時是廚藝學校學生的身分去的,
    又會撒嬌又會拍馬屁, 又是有錢人家小孩.
    (插播: Lameloise weekday午餐才75歐元.
    多10歐元呢, 我說的沒錯吧? 欣珍是有錢人家小孩!)

    除非你也是有錢人家小孩(看起來好像就是?!)
    喫小館子就好了, 認識法國菜要從小館子認識起嘛!
    而且布根地的餐廳量都很大, 別說我沒警告...

    Bourgogne 於 2009/04/02 23:26 回覆

  • EH
  • Dear Bourgogne & 欣珍,
    謝謝你們的推薦 我會好好研究的 =)
    我是要住在Vougeot 想準備去Cote de Nuit 流浪個兩天 看看DRC的莊園外的石頭 呵呵

    我十分同意站長的話 認識法國菜要從小館子認識起 況且我已經訂了兩家有星星的餐廳 我覺得也夠啦(我沒有有錢啦 )

    不過我愛喝酒是真的 笑話一則 我還記劃要去Avignon呢 想說可以試2007的 Chateauneuf-du-Pape 一切決定後 (旅館也確認後) 寫信給酒廠 酒廠回信 說四月底可能還沒有release 2007的酒 我一聽真的是三聲無奈 現在只能硬著頭皮去啦 唉
  • 欣珍
  • 站長...你怎麼這樣說啦!
    人家只是沾了學妹的光(因為她在那邊實習)
    正好又認識Lameloise的朋友
    一切都只是偶然罷了!

    我覺得petit menu真的很超值呀!
    因為跟學弟妹去普通的館子吃一餐可能要花個五十歐元左右
    多一點點錢就能去星級餐廳,何樂而不為
    再說普通餐廳了不起也只吃個前菜加主菜加甜點
    可是在Lameloise可以吃到(咳咳..聽好了)
    amuse-bouche開胃菜
    entree前菜
    plat主菜
    fromage raffine起士
    這樣看起來似乎沒什麼,可是還加上可以隨意吃的手工麵包
    那些都是當日廚房現做的
    那個芥茉籽麵包好好吃喔...
    吃完這些,已經很飽了...沒想到甜點又是
    pre-dessert前甜點
    dessert甜點
    配咖啡的甜點(好像是一個咖啡慕斯之類的)
    mignardise(棒棒糖 巧克力 餅乾....)
    甜點跟正餐一樣,來了一輪又一輪
    吃到都要幹譙什麼時候才吃得完這一餐

    不管你是什麼身份都吃得到這些喔!
    不一定是要餐飲學校的學生
    (當然有這個身份通常都能有杯開胃酒招待)
    倒是被站長點醒了件事
    因為我們去的時候正好被降星
    為了拉回客人,所以價格很便宜
    現在這套菜單要100歐元(就三星餐廳來說還是便宜)

    當然小館子也是不錯啦
    與其聽人建議不如到當地再找
    反正這類餐廳不需要訂位
    再說也有可能有變數(價格或是當天公休)
    從前我的寄宿家庭教我
    要吃餐廳就要先看看裡面有什麼客人
    如果客人很多,大多數又都是老人的話
    肯定不錯
    因為老人靠退休金過生活不可能花大錢
    所以餐廳肯定便宜,口味也不錯
    依這個定律,我還真的吃了幾間不錯的餐廳呢!
  • EH, 看吧, 欣珍露餡了...
    要有認識學妹在那裡實習, 又在Lameloise有朋友,
    要正好被降成兩星在拉客(現在扶正回三星了)...

    倒是選餐廳那一段是對的.
    站長昨天去了一趟蒙馬特,
    一路走下來, 發現多數餐廳都是門前冷落車馬稀,
    好的那兩家都是幾乎客滿的.

    可見當個資訊正確的觀光客有多重要.

    Bourgogne 於 2009/04/03 16:51 回覆

  • EH
  • Dear Bourgogne,
    哈哈哈哈 人家欣珍人緣好嘛 (站長在羨慕欣珍嗎 =P)
    我查了一下地圖 Chagny是離Beaune不遠 我們有租車加上我們是從南法玩起 所以繞一點點路真的沒問題 再次謝謝欣珍 =)
    再問個笨問題 是不是法國餐廳都不準自己帶酒去餐廳開呢?
    謝謝
  • 啊, 這陣子忙著生氣, 沒看到這個問題.
    對的, 那是一種尊重, 因為酒是餐廳最重要的利潤來源,
    (餐廳價格通常是酒店的三倍左右).
    要讓人家賺嘛.

    Bourgogne 於 2009/04/16 04:47 回覆

  • Shanice
  • 站長你好.
    如果不是尋找Chorizo,恐怕不會發現你的文章.
    來巴黎半年了,好像從來沒有真正開心過.但是今天細細讀你寫的文字,心情卻突然平靜了下來.
    鮮有的,重新對食物產生慾望.
    謝謝你的文字跟圖片分享.
    也許等會我就去做一個酥皮濃湯
    也許等哪天功課沒那麼多,也去你提到的小館子嚐嚐法國菜(雖然個人還是比較喜歡中菜啦)
    PS 還真不知道上星期有下冰雹耶,看來真的對巴黎忽視太久了
  • 很高興我的文字圖片能給妳一點平靜和重新對食物的慾望.

    如果妳才來半年, 對家鄉的食物思念大過對異鄉的好奇是正常的.
    但是我仍希望妳能抱著沒有成見偏見的心態,
    去嘗試法國菜, 喜不喜歡是其次,
    至少該去嚐嚐, 讓自己的味覺有個機會.
    這也很可能是妳深入這個文化的切口.

    希望妳在這裡找到快樂.

    Bourgogne 於 2009/04/07 06:35 回覆

  • Shanice
  • 站長,好巧哦,剛剛找巧克力資料的時候,又看到了你的文章,還有那場風波.
    很佩服你對真實的堅持,畢竟世上多是隨波逐流之輩,能夠堅持真誠並為自己所言負責的人,很少
    我這個放逐在巴黎的人,很恰巧,也曾經是新聞工作者,還工作過一段不算短的時日.
    從大家的文字中,驚訝於台灣傳媒的誇張以及扭曲的工作態度.台灣傳媒的誇張,我在去年到台灣採訪總統大選時已經有所見識,某些誇張是可愛的,更多的,是可鄙的.失卻真實,新聞就甚麼都不是了.
    看著這些人,從過往的無冕之王,變成今日的文字流氓,心裡實在感到唏噓
    而站長的堅持,也讓我很感觸.
    有時候,自己也會堅持一些別人可能覺得微不足道,甚或無傷大雅的事情.自己的堅持,可能是世俗人的小題大作.可是,心裡總覺得不能妥協,無法讓步.
    如果人必須有所堅持的話,至少正直與真誠不能被拋棄吧.
    我無法把「邪不能勝正」這句大話講出口,因為,連我自己都不再相信了.
    但是,我把我朋友送我的話贈你:「正直的人無所懼.」相信事件最終會圓滿落幕的.
    PS我對法國菜倒沒有甚麼排斥,只是缺饕餮作伴覓食而已.(因為法文太爛,在餐館被大大的歧視啊,哈哈)
  • 當君子很辛苦, 有時也很想當小人呢.

    Bourgogne 於 2009/04/16 04:48 回覆

  • Cathy Ho
  • 好想去啊~

    Dear 老大,

    夏天我去巴黎時, 再一起去喫吧~~!!! 不過我記得很難訂位喔? 還有該訂中午還是晚上呢?
  • 想省錢就定中午, 晚上有夜景可欣賞, 可是貴多了...

    Bourgogne 於 2009/04/08 16:58 回覆

  • 楓
  • 真開心發現你的BLOG!^^
    下次去法國....我也要去吃吃看法國餐哩!
  • 這個部落格現在烽火連天呢...
    站長卯起勁來跟人吵架中...

    不必到法國也可以嘗嘗法國菜啊.

    Bourgogne 於 2009/04/13 18:06 回覆

  • wine
  • 站長您好:
    想請問 可否借用幾張圖片用於相關報告上,我會註明出處.
    謝謝!
  • 可否進一步說明哪幾張, 用在什麼樣的報告上?

    Bourgogne 於 2009/04/15 16:52 回覆

  • WINE
  • 站長您好

    上文中出現的法式料理圖片,用於比對,用於一次簡報中隨即刪除.
  • 好的, 只要不是用在商業用途即可.
    祝你報告順利.

    p.s.下次也請站長去聽聽報告嘛...

    Bourgogne 於 2009/04/15 20:32 回覆

  • brutal truth
  • 十三樓欣珍的找餐廳原則讓我笑了出來
    三年前跟朋友到史堡旅行時
    我們也是這樣找餐廳的
    不過我朋友補上一句:老人的味覺可以信任嗎...XD

    上禮拜本來去里昂的時候要順便到Dijon還有beaune吃城牆花園
    (之前買的saveur雜誌裡有介紹過 看來不賴)
    但是臨時生病就回家了
    下次再去!
  • EH
  • Dear Bourgogne,
    又多張照片來刺激我嗎 ?! (插腰)
    =P
    先祝我感冒趕快好起來 不然真的就浪費啦
  • Albert
  • 站長好,

    感謝您分享的照片! 請問 鐵塔夜景那張照片是不是巴黎大名鼎鼎的 ”藍色時光” (l’heure bleue) 拍的? 我對法國美食還是需要研究 但是法國香水認識學習已經十年, 總是對嬌蘭的古典香水 Jicky (1889), Après l'Ondée (1906), L’Heure Bleue (1912), Mitsouko (1919), Shalimar (1925) 情有獨鍾 因此看見藍色鐵塔夜景想要詢問一下...

    BTW 法國的 l’heure bleue 有規定小時, 還是有彈性稱呼? 站長生活在巴黎多年因此想要求證一下, 謝謝您!

    Albert
  • L'Heure Bleue我記得是去年為了法國輪值歐盟主席設計的,
    2008年底歐盟主席法國卸任後就沒了.

    網站上最後一張背後透藍光可能是那時候拍的,
    但是因為不是我的圖片, 不敢確定.
    看樣子很有可能, 不然窗外不會透藍光.
    依時間推算, 也差不多,
    因為Alain Ducasse集團是去年底接手這家餐廳的.

    我對香水就沒研究了,
    當學生時冬天用的是Dior的Fahrenheit(最早的版本, 不是現在這個),
    夏天是Davidoff的Cool Water(也是最早版本).
    後來就只用一瓶我自己調配的香水,
    當然是端不上檯面的, 但是是自己調的, 獨一無二, 所以用得很高興.
    用完後就完全捨棄香水, 認真喝酒了...

    去年搬家時丟了一堆,
    現在櫃子裡僅剩一瓶根據干邑烈酒的香味基調製的香水,
    因為這款少見, 干邑酒莊Chateau Frapin設計的.
    捨不得丟, 可是也沒開來用過.

    上帝老是把寶劍給沒有武功的人啊 ~~

    Bourgogne 於 2009/04/16 04:29 回覆

  • Albert
  • 站長,

    呃?看起來像我們所談論的是兩個不同的東西... 請問您說法國輪值歐盟主席設計的 L’Heure Bleue 是不是一家餐廳? 我談論的“藍色時光”在普通法文好像是指傍晚時間...

    Guerlain L’Heure Bleue 香水是凱薩琳丹妮芙喜歡用的,現在仍在銷售. (她是非常一直哈嬌蘭的: Jean Paul Guerlain 甚至為了她於1979年創造 Nahéma.)

    我研究香水是因為我先前學化學, 加上調香師這個行業在法國傳統是男人的工作 (荷爾蒙波動會影響嗅覺) 因此我挑選了一個有趣的職業.

    Dior的Fahrenheit 改變配方因為本身有一些化學成分不穩定,和歐盟正在改變化學 安全條例 (too bad).

    Albert
  • 看來我們談的真不是同樣的東西...
    我以為你說的L'Heure Bleue指的是法國慶祝輪值歐盟主席將鐵塔燈光改成藍色的.

    不過, L'Heure Bleue也不是餐廳.

    至於指的是否傍晚時間...恕我無知, 沒聽過這個說法.
    法國因季節關係, 每天太陽下山時間都略有更動,
    冬季可能下午五點就沒陽光了, 夏季要到十點.
    如果是指某個特定時刻, 那我不懂該指哪個時刻了...

    當然, 也有可能是指太陽消失後, 天空清朗時那種寶石藍,
    那確實很迷人.可是那種藍, 也常常因地點空氣溫度而不同啊.

    調香是門很複雜高深的學問, 我想都不敢想的工作.
    那次自己調香水倒是很自得其樂, 可是實在太複雜了.

    謝謝你對香水的解說, 學到東西呢.

    Bourgogne 於 2009/04/16 16:01 回覆

  • wine
  • 感謝站長

    非商業用途
  • Albert
  • 站長,

    Wiki 對 heure bleue 定義:

    http://fr.wikipedia.org/wiki/Heure_bleue

    謝謝你告訴我這在法國不是經常使用!

    調香的确是門很複雜的學問, 我經過10年自我研究 仍然有很多的東西需要學習...但是自己調香水自得其樂 我想 有興趣有時間 有時玩一玩也 okay. 反正 我不出售 這些香水 作為功課 la!

    Albert
  • 謝謝你, 我真的不知道Heure Bleue這種說法呢!
    倒是聽過entre le chien et el loup (界在狗與狼之間 - 真沒詩意...)這種說法.
    不過我猜得也不遠, 是太陽剛下山, 天色出現的澄淨的寶石藍.
    普羅旺斯夏末秋初的這種藍最好看... 其他地方也不錯啦.
    就這個意義來說, 倒數第二張圖確實是那個時刻拍的,
    只是天空雲多, 不夠純淨罷了.

    根據你給的維基百科, 上面有三種解釋:
    1. 攝影師常選這個時刻拍照;
    2. 這個時刻最宜聞花香;(敢情這就是香水取名的由來?!)
    3. 一次大戰前的美好時光.

    這麼一想, 覺得那香水名字取得真好!

    Bourgogne 於 2009/04/17 03:31 回覆

  • 欣珍
  • To21樓的brutal truth

    不要不相信老人的智慧跟經驗累積喔!
    因為這個經驗法則履試不爽

    只是除了餐廳之外,有幾個地方如果有很多老人我就不會去了
    比如說咖啡館,我跟朋友常去的幾間都是年輕人比較多
    老人比較少結伴去咖啡館,再不然結伴去的大多是老阿拉伯人
    他們....我會怕

    另外就是不止是老人,外國人面孔多的中國餐廳我也不去
    肯定難吃(那些店家的法文呱呱叫,只是長著亞洲臉)
    我寧可去那種可以用中文溝通,聽到的都是中文,連電視都是台灣新聞的地方

    還有住家附近的小超市,除非沒辦法,我也少去
    老人體力差,只能在家附近做採購
    街坊鄰居都認識,光是買個東西結個帳就東家長西家短的要等很久
    不過像家樂福這一類的大賣場,就沒什麼老人
    可以買得很開心

    其實我不是歧視他們,只是大家有各自的生活環境吧!
    從前剛到尼斯時不懂
    每天上下學都走路
    有時很趕,可是偏偏前面走的又是一位老人
    急都急死了
    後來才知道,尼斯的老人超多的,是自己不懂選了個退休城市

  • Albert
  • 站長感謝你的熱心啦! 我也喜歡這個名字, 但現在這種詩意的命名方法不幸的現在算是過時 (法文發音過於複雜啦, 特別是對於美國人). 加上嬌蘭1994年賣給LVMH集團管, 現在藍色時光這種老扣扣香水祗有香精 (parfum) 品質上注意一下其餘 eau de parfum, eau de toilette 版本材料成本我覺得用於其他新香水廣告噢.

    藍色時光當然是最宜聞花香 (正確,這就是香水取名的由來) 但是嬌蘭PR也說調香師 Jacques Guerlain 當時預見巴黎美麗年代即將結束,因此第三個定義也是由來...
  • 我倒不覺得過時的名字不好, 讓人借個名字忽然回去認識一下那個時代,
    也是種復古. 我就很高興知道那個時代有這麼浪漫的說法.

    這幾年好的香水名字不多, J-P Gautier的男香Fleur de Mal我就覺得取得極好.
    另外Viktor & Rolf那款Antipode名字也很有意思.

    香水本來就是成本低, 利潤高的產品, 多數時裝品牌靠的就是賣香水支撐的.
    Paco Rabanne僅靠一款XS就賣翻了, 十年來同一個模特兒作廣告,
    都不必換人, 香水照賣, 衣服可以不必設計了, 他老人家可以每天去算命觀星象呢.

    Bourgogne 於 2009/04/19 06:41 回覆

  • 欣珍
  • to Albert

    難得遇到一個對香水有研究的人
    我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一下

    我知道parfum/extrait ; eau de parfum ; eau de toilette
    的分別是香精的濃淡
    可是使用的方法呢?eau de toilette之所以叫eau de toilette不會只是巧合吧!
    從前有看過一篇文章有介紹這些
    只是忘記了內容
    記得裡面好像是說
    eau de toilette是類似像男士的鬍後水刮完鬍子後擦一點的這種東西
    濃度比香水淡 只是為了維持社交的基本禮儀才擦的

  • (舉手發言)這個我知道!
    香精parfum因為濃度高(而且貴), 所以只要點一滴在重要(對不起, 是重點)部位即可.
    至於eau de toilette可以用噴的或抹的
    (我在有錢人家看過像沐浴精瓶裝大的香水No.5, 人家拿來泡澡呢).
    toilette在法文本意不是廁所, 是"清潔","清洗".

    男士刮完鬍子用的該是更淡的eau de cologne: 古龍水.

    當然, 我的理解也可能有錯...

    Bourgogne 於 2009/04/17 17:13 回覆

  • brutal truth
  • 給欣珍(站長不好意思..)

    我喜歡的酒吧比較怪一點
    多半是搖滾和金屬人口聚集的地方:b

    妳說得老人出沒地點讓我想到之前朋友給我看得一個sketch
    有點惡毒
    影片中有個老人指揮中心
    說老人是非常有心機地在入侵城市並佔到好處
    我比較在意的是一些老人(也並不是非常老)
    總喜歡拿少少的商品然後用禮貌的態度蓄意插隊...

    至於香水
    其實可以買parfum 持久許多 當然也貴很多...
  • 不要不好意思, 只要我不知道的我都想知道呢.

    咦?本小站何時變成香水城了?

    Bourgogne 於 2009/04/18 05:29 回覆

  • Albert
  • 站長的答案是正確的但容許我補充一下, parfum/extrait, eau de parfum, eau de toilette 普通的確是香精的濃淡. 但傳統的法國大牌子如 Chanel, Guerlain, Jean Patou 通常調香師為了創意, 商業, 或高級素材供應多寡等因素, 每個版本配方都有微妙變化. 比如香奈兒 No. 5 香精使用格拉斯 (Grasse) 茉莉花和五月玫瑰 (rose de mai), 但是 eau de toilette 沒有那麼豪華的... 加上香精濃度高因此 這就是為什麼比較貴. (所以我媽媽現在買香奈兒香水堅持挑剔版本: 被我洗腦了.)

    (站長, 我知道香水本來就是成本低, 利潤高的產品, 但是材料成本一直刪而且可嗅出來效果差距對忠實客戶之印象就不好啦. 相我收集的嬌蘭蝴蝶夫人 (Mitsouko) 4瓶, 自1984年版的收集到現在: 1984年版的比2008年的個人感覺好好多. 加上嬌蘭不是時裝品牌, 香水是公司原始的職業 那麼你可以理解我 的心情噢. 我們學習香水態度也必須有堅持呵!)

    欣珍問版本使用的方法: parfum 沒錯只要點一滴在重要部位即可. 香奈兒夫人曾經說香水請滴在 你想被吻的地方 (我不需要多說啦!) 像凱薩琳丹妮芙喜歡後膝蓋部位, 坐下說話不會干涉 但走路時微妙有效果. (這種效果在法文被稱為 “silliage”, 比喻香氣像船開後的海花). Eau de parfum, eau de toilette 可以用噴的或抹的. 但 eau de parfum 需要注意不要噴太多, 因為濃度即使是比 parfum 較少有些場合並不需要過於濃的氣味. (至於電影,米其林三星級高檔餐廳,醫院等場合香水不是重點
    因此您不必”穿”它. 頂多使用沐浴露或乳液就 OK.)

    現在男士刮完鬍子用的有 aftershave 版啦. 古龍水版本一些公司將不出了. 男士現在也有品牌提供相對較高的濃度男香選擇, 但是除非您知道如何穿它我不會建議.

    Eau de cologne 除了指濃度也代表了香水風格: 一些古典香水混合柑橘,迷迭香,薰衣草最初是在拿破崙入侵德國科隆時流行的 因此它被稱為 eau de cologne. 拿破崙我聽說是哈 4711古龍水, 至於嬌蘭在1853年隨後也為拿破崙3世的妻子婀金尼皇后 Empress Eugénie 創造 Eau de Cologne Impériale. 但這些香水結構超齡並不算作真正的現代香水 (通常是在1886-1889 年後算) 因此,我不多說了!
  • 果然是專家... 你早出現, 我就另外開個版給你啦.

    不過我對香水使用倒是有點意見.
    這年頭幾乎所有的清潔用品都有香精:
    洗髮精, 潤絲精, 香皂, 面乳, 乳液...
    我最近用的整套的Bulgari白茶系列沐浴用品和Hermes的Eau d'Orange Verte沐浴品,
    (高級旅館ㄠ回家的)
    洗個澡出來: 還要噴啥香水呢?
    除非是同一款香水, 不然還真不知怎麼用其他味道.
    若是同一款, 又覺得多餘.

    巴黎有個較不知名的牌子香水倒是不錯: Annick Goutal,
    通常茉莉和玫瑰不是我喜歡的, 他家卻出奇的好,
    想來是原料好的關係.

    說到嬌蘭, 過去因為它的產品只在自己的專櫃或專賣店出售,
    姿態還頗高的. 可惜後來還是不敵傳統的銷售系統,
    開始也在免稅店, 香水店賣.
    但是我還是對它有較多的敬意.

    至於香水我倒是有個問題請教:
    香水也不是沒有"賞味期"的, 放著不會壞嗎?
    過去有一瓶Van Cleef & Arpels的沙皇Tsar,
    搬家時才又找出來, 掐指一算, 開瓶也有十年了,
    拿起來聞聞... 味道是變了...
    還是我的記憶糊了?

    專家可以回答一下嗎?

    Bourgogne 於 2009/04/18 16:48 回覆

  • Albert
  • 多謝忠道兄過獎, 我不算專家...我祗不過是應用我學到的東西 (如果有讀者知道更多請改正啦).

    站長的品味果然不錯, 高級旅館供應整套 Hermès Eau d'Orange Verte 我還第一次聽到. 這1979年推出的香水是由女調香師 Françoise Caron 創作 (她是 Cool Water 創造者 Pierre Bourbon 的前妻... 傳統香水界是南法人的天堂, 大家都知道對方因此 kimochi 很複雜). 注意,Eau d'Orange Verte 在5月份的包裝將改變, Hermès 的目前獨家調香大師 Jean Claude Ellena 也將推出兩款新香水相配: Eau de Pamplemousse Rose 和Eau de Gentiane Blanche. 以下是新包裝的照片:

    http://www.mimifroufrou.com/scentedsalamander/images/Les-Colognes-Hermes.jpg

    至於站長的沐浴整套用品本身有香水配方, 因此如果您已經使用沐浴用品除非希望氣味再持久, 香水前中後香調成分 綜合再複雜1點點 (例如去舞會) 男生就沒有必要噴啥香水 2選1就OK啦! (因此,我說看電影,米其林三星級高檔餐廳,醫院等場合不必穿香水 頂多使用沐浴露或乳液就是這個原因. 實際上我不建議穿香水去醫院, 最好沒有太多味道為大家復原得安心,不用擔心任何的香水過敏.)

    人家Annick Goutal在香水界超級有名啦, 現在是第二代女兒 Camille 經營. 他們是原料好的, 但現在歐洲新的香水規定是有影響他們的配方. 最近招牌 Eau d’Hadrien 被著名香水評論家 Luca Turin 批評無休無止, 其他人都看不下去唉! 這不是Goutal的錯: 香水規定不能不遵守啦. 加上人家已承諾再努力修改 評論家不能把公司作為萬能看呵!

    至於站長請教的香水問題答案是比較複雜的, 因為它涉及儲存條件 (溫度 濕度 光線), 香水瓶的材料, 香料成分好壞, 和化學穩定性因素. 基本上如果存儲在陰暗, 涼爽, 乾燥的地方一瓶香水大概能持續5年左右. 如果是像 Chanel 香精妥善貯存十年也是沒有問題 (我不是吹牛, 我聞香奈兒香水已經很多年)…但是 Van Cleef & Arpels 的香水通常不是 VC&A 自己 in house 製成的唉, 他們的香水品質我沒有感興趣研究. 但通常開瓶也有十年味道變是很可能有兩個情況:

    1. 香水酸了需要購買新瓶
    2. 如果氣味成為更深沉 香水也有可能醇化 .

    當然, 我沒有試香 因此不能絕對肯定其中的答案. (沙皇男性香水也不是我的菜, sorry!) 最簡單的答案是嘗試穿一穿香噢. 如果香水氣味酸, 抑或你不喜歡它的氣味我建議購買另一瓶.

    所以以上淺見參考參考啦!
  • Hermes要推出葡萄柚水? 當年嬌蘭推出過六款水果系列中就有一款葡萄柚不是?
    他家的柑橘口味向來非常細緻優雅, 我不用也愛聞.
    也幸好Orange verte沐浴品味道不持久, 不然我還不敢拿來用呢.
    我其實比較喜歡身上是香皂淡淡的香味, 而不是香水.

    再請教一個: 去年重用Bulgari的白茶系列時發現和我幾年前用到的味道似乎也調整過了.
    是我年紀大了老番癲, 還是真的味覺敏銳過人?

    沙皇我也不喜歡, 非常大男人. 和Fendi一款我忘記名字的一樣(Uomo?),
    麝香味超濃, 像是掩蓋體味用的,
    聞起來讓人想到渾身是毛的大猩猩...

    有款大猩猩香水我倒沒那麼討厭, Aqua di Roma.
    不過也不至於拿來用就是了.

    Bourgogne 於 2009/04/18 17:03 回覆

  • Albert
  • PS. 我最好補充一下: 站長說嬌蘭, 過去姿態還頗高 是完全正確的, 但我想他們有充分的理由感到自豪. 像我的嬌蘭老香水樣本 經過這麼多年仔細收藏 現在也都不變成成醋 品質沒話說啦! 因此舊的香水需要測試穿一穿, 不一定變壞. 5年左右是一個保守的估計 因為現在人們不太重視質量 一些公司也開始懶惰 XD
  • 我可是一直夢想哪天中樂透要去嬌蘭家量身訂製我的個人專屬香水呢!
    (非常不切實際的夢想...)

    Bourgogne 於 2009/04/18 17:13 回覆

  • Albert
  • 噯, 拼錯字!

    法文描述行走時香水放射的香味是 "sillage", 不是 "silliage". Cool Water 創造者是 Pierre Bourdon, 不是 Bourbon (XD)

    學了很久, 但是簡單知識完全還回 (不好意思).
  • 欣珍
  • 我只是替自己平反一下,因為我怕把eau de toilette說到另一個意思
    所以才舉了鬍後水的例子。
    因為toilette不是除了廁所的意思之外也指整理門面的意思嗎?
    像是刮刮鬍子刮刮腋毛,洗洗臉刷刷牙之類的
    我想起來了,這是語言學校老師說的,鬍後水的例子也是他舉的(嘿嘿!把責任推給別人)

    在門面整理完之後上個eau de toilette就跟刮完鬍子上鬍後水一樣
    這是老師的說法啦....所以我並不是說eau de toilette = 鬍後水喔!

    不過有不少法國中年人,真的是用聞的就知道他是法國人了
    總覺得他們把parfum當作eau de toilette來擦
    人還沒走到眼前,光聞就知道他來了><

  • 等妳年紀到了, 嗅覺退化後就知道為何有人把香水當刮鬍水用.
    沒聞過一身明星花露水味道的老太太嗎?

    Bourgogne 於 2009/04/18 17:10 回覆

  • 欣珍
  • 嗯....時代不同....沒聞過耶:)
    不過我倒是記得,從前帶救國團戰鬥營時
    會拿花露水混漂白水去洗部隊的廁所
    所以現在聞到花露水的味道
    會覺得那個地方很衛生的感覺....

  • Albert
  • 是的, 1999年嬌蘭推出過5款 Aqua Allégoria 就有 Pamplelune (原來其餘4款是 Herba Fresca, Rosa Magnifica, Lavande Velours and Ylang & Vanille). 然而基於觀察我認為新的 Hermès 葡萄柚香氣效果會有所不同.

    Guerlain Pamplelune 是當年新秀 Mathilde Laurent 調配, 氣味表面印象清新但格局結構很大膽: 除了葡萄柚之外調香師異乎尋常的添加3種氣味強烈, 通常是調配比較深沉神秘的東方型使用的黑醋栗, 廣藿香, 麝香素材成為主軸, 然後再添加橙花, 苦橙葉, 意大利佛手柑來平衡香水的透明度. 最後添加花香和嬌蘭的通用符號香草 Pamplelune 藍圖就完畢啦. 嬌蘭的葡萄柚香水香氣持久後勁強, 很多人說 黑醋栗, 廣藿香有體味的味道, 因此即使銷售非常好不是每個人都非常喜歡它. 我剛剛在幾個月前買了一瓶嬌蘭的葡萄柚香水, 我覺得做得不錯的,但我不會天天使用 (經常聞後勁濃的味道嗅覺就提早退化啦).

    至於愛馬仕的目前專屬調香大師 Jean Claude Ellena 雖然不是家喻戶曉的國際巨星, 但是人家先前幫其它名牌調配的香水已經銷售發燒多年: 寶格麗綠茶香水 (1992), 卡地亞宣言男香 (1998) 都是他的傑作. (老實說 Jean Claude Ellena 有許多故事可以談, 等下一次有機會噢.) Ellena 成熟期作品特徵是結構清楚大方, 主題明晰通暢, 我覺得香氣好像水彩畫的效果. 許多香水評論家都說 Ellena 是當前香水簡約風格鼻祖, 儘管他非常痛恨那個標籤. 好歹如何他喜歡葡萄柚的香氣, 使用在愛馬仕的作品已經多次每次都不同: 俳句似的 Rose Ikebana (2004), 晴朗的 Un Jardin sur le Nil (2005), 以及優雅纖巧的 Kelly Calèche (2007). 通常 Ellena 的作品持續性隱約, 有時需要重新噴香, 因此我認為新的葡萄柚香水說不定將再次領受爭議 (著名香水評論家 Luca Turin 就對 Ellena 風格感冒). 但許多人同意他的愛馬仕雲南桂花香水 Osmanthe Yunna (2005) 是他的傑作啦: 雲南茶, 桂花, 香雪蘭, 杏子乾, 皮革, 稻草 調配出精巧效果並不容易唉 (但它定價超級昂貴因此對我來說這不是一個完美的香水).

    Bulgari 的白茶系列我沒有研究不敢下結論 (我不是調香師 Jacques Cavallier 的粉絲, 即使我真的很喜歡他的三宅一生的 L’Eau d’Issey 和 L’Eau d’Issey Pour Homme 香水
    ). 但現在很多香水都已經實在調整過了, 歐盟最新條例二○一○年1月1日完全正式生效, 監管是非常嚴格的, 許多天然素材像茉莉, 橡苔, 柑桔都因為可引起過敏不能再充足使用唉! 因此
    我認為很可能不會是站長年紀大了老番癲...

    調配嬌蘭葡萄柚香水的調香師 Mathilde Laurent 2005年開始現在是 Cartier 的專屬調香師啦, 也有量身訂製個人專屬香水的服務. 最新的 Cartier Roadster 男香 (2008) 是 Laurent 創作的. (嬌蘭當時當然不開心啦, 把 Laurent 調的1001夜輕淡版本 Shalimar Shalimar Eau Légère (2003) 歸功於 Jean Paul Guerlain...)
  • Eau d'Issey也是我喜歡的香水之一說... 原來我喜歡的多半出自Ellena和Cavalier兩位大師...
    真是非常謝謝你的資料, 不然我一輩子也不會知道是誰調的好香水呢.

    被你這麼一說, 我倒是有點期待Hermes的葡萄柚水了.

    又想起一個讓我有些印象的香水: YSL的Kouros. 有段時間我一直覺得是最性感的男性香水,
    我不喜歡剛噴上時的濃厚, 倒是隔段時間的後味非常迷人.
    它味道的持久性也讓我印象深刻.

    請教Albert, 你知道這是哪位大師的作品嗎?
    我指的是最早版本的白色的Kuoros, 不是後來的其他變奏版喔.

    另外最早CD出的"毒藥"Poison我也喜歡,
    奇怪的是, 我覺得毒藥的香精比香水或是淡香水品質上好太多了.
    不知這又是哪位大師的傑作?

    Bourgogne 於 2009/04/21 06:13 回覆

  • Albert
  • PS. Oops...愛馬仕雲南桂花香水法文是 "Osmanthe Yunnan"...再次拼錯字, 抱歉!
  • Albert
  • 欣珍, eau de toilette 我父親也誤會是廁所的意思, 事實是從舊習俗中延伸的詞. 在過去人們常常把淡香水存儲在浴室, 整理門面後使用, 因此,它被稱為 eau de toilette 不像是"廁所水"噢.

  • 欣珍
  • ㄚ~我前面有解釋過它不是廁所水的意思啦!

    欣珍 於 2009/04/18 17:03
    在門面整理完之後上個eau de toilette就跟刮完鬍子上鬍後水一樣
    這是老師的說法啦....所以我並不是說eau de toilette = 鬍後水喔!

    我說用來沖廁所的水是明星花露水啦!
    只是因為站長說聞到一身花露水香的老太太
    可是....我們那個年代比較沒有這樣的老太太
    所以才....
  • Albert
  • 欣珍, 您誤解啦! 我知道是您的語言學校老師說 toilette 不是除了廁所的意思之外也指整理門面的意思, 但是因為有許多人仍然對香水業有誤解因此我念一下其餘的人知道呵. (希望你理解, 不好意
    思.)
  • Vicky
  • 我這週五4/24要出發去巴黎,所謂的十天七夜純自助。
    光是訂機票找飯店,就已經暈了,加上工作太忙,最後選了旅行社的機+酒行程。
    住在Pigalle 的Timhotel, 結果是情色區。雖然是兩個熟女,人生地不熟又不會法文。
    還是有點怕怕的。
    鐵塔上的風景真的好美喔,希望我去的時候天氣一樣好。
    至於你照片上美味的餐點及迷人的靠窗風景,只能無緣啊!預算有限呢!
  • 放心, 應該會是好天氣的.
    不過早晚溫差大, 容易著涼,
    出門時衣著多留意, 別被陽光騙了.

    巴黎很多好餐廳, 不喫鐵塔也無所謂.

    Pigalle沒那麼恐怖啦, 只要不太招搖(切忌一身名牌bling bling的),
    那裡可是著名的蒙馬特呢.
    建議妳一早上去蒙馬特享受觀光客尚未湧入的寧靜,
    喝喝咖啡, 看看真正的巴黎人.

    Bourgogne 於 2009/04/20 20:56 回覆

  • Albert
  • 「真是非常謝謝你的資料, 不然我一輩子也不會知道是誰調的好香水呢.」 ~~ 不用客氣啦, 我只是對法國美食需要研究, 還有我小學台灣畢業留學加拿大吵架恐怕沒有足夠的詞彙, 所以說這個一下表達多年來看站長文章的感謝. (你知道我支持站長觀點的...草莓就在她部落格上方載明名言「不喜歡右上角有個X,請自行取用」這是您的博客, 其餘不喜歡的人不必... 唉, 我不多說.)

    我查著名香水評論家Luca Turin和 Tania Sanchez 的大作 “Perfumes: The Guide” (2008), YSL白色的瓶子男香 Kouros (1981) 判定是滿分5顆星 (Luca 和他的妻子 Tania 的評論非常主觀的因此建議只能用來參考). Kouros 也是上面提及 Davidoff Cool Water 的調香大師 Pierre Bourdon 的傑作, 許多人即便無法忍受它的野性仍不能削弱作品的獨創性. 但是話講回來現在 Bourdon 無法忍受現代香水業的商業化 2007 年就宣布退休啦. Pierre Bourdon 在香水業的名聲沒話說, 不僅改造80年代男香潮流, 也是傳奇調香師 Edmond Roudnitska 唯一的正式門徒. Roudnitska (1905-1996) 在二戰之後活躍, 是著名的完美主義者, 每次需要許多年才能調配一個香水, 但他創造出的傑作如性感成熟的Rochas Femme (1944), 清新不失格局新鮮的 Eau d'Hermès (1951), 天真浪漫的 Diorissimo 鈴蘭香水 (1956), 以及發燒瘋狂銷售多年法國女人連帶哈的 Christian Dior Eau Sauvage 男香 (1966). Routnitska 才不過傳授 Jean Claude Ellena幾次愛馬仕的專屬調香師就表示自己是繼承 Roudnitska 的成熟期風格就曉得傳奇調香師的魔力啦.

    Pierre Bourdon 的傑作中我最喜歡, 最有傳奇性質, 也最不為人知的是為卡萊葛倫訂製的 Creed Green Irish Tweed 男香. 人家 Creed 走高檔路線, 幫歐洲王室調配香水不能降低價格 (葛麗絲凱莉結婚的香水 Fleurissimo 就是她丈夫摩納哥雷尼爾三世親王作為結婚禮物訂製的) 所以在 1985年 Green Irish Tweed首次亮相後 Pierre Bourdon就使用這個男香的結構創造隨後的 Davidoff Cool Water, 因此許多人說這兩種男香聞起來太相似喔.

    CD的毒藥香水 Poison (1985) 三個版本是 Edouard Flechier 調配的. 此調香師作品並不算多但風格變化繽紛, Poison 系列他後來也調製綠香 Tendre Poison (1994). 至於香精比香水或是淡香水品質上好太多原因我們已經討論過因此...

    愛馬仕的兩款新香水我本人比較期待白龍膽香水. 龍膽花氣味淺淡帶微苦, 香水中不經常使用, 併且 Ellena 會使用我最哈的氣味鳶尾草配稱所以我很好奇結果. (通常在香水業鳶尾不是使用花香, 是利用仔細收藏多年的鳶尾根莖提取香精, 高品質產品的氣味靠近於柏杉和紫羅蘭中間, 有一個沉著內向但優雅的效果, 現在因為天然產品是過於昂貴通常只能使用化學合成啦.) 像我最近經常抽樣使用 L’Artisan Parfumeur 的Dzongkha 梵音藏心中性香水就是鳶尾製造麻煩啦...原來我要省錢但是現在看上想了刷信用卡, 利息是非常高的噯! 頭痛.
  • 我是張著嘴巴看你的留言的...下巴都掉下來了!
    容我對你說句真心話: 你該對你的中文感到驕傲.
    我還常打錯字, 非常汗顏哩...

    這幾天你的數度留言不但少有錯字,
    也很保持風度地沒有指正站長的錯字
    (雖然我是希望你不要客氣-Kouros變成Eros- 我有錯, 麻煩指正),
    而且言之有物, 條理清楚, 比現下一般台灣人的中文強多了.

    然而我更感動的是你的言語誠懇謙虛, 非常難得.
    語言文字沒有發自內心, 都是假的.

    謝謝你花這麼多心力說明, 我才恍然明白原來過去喜歡的幾款香水都來自那一兩位大師,
    而且彼此間都有關聯!
    你提到Green Irish Tweed當年聞時確實有一種知遇之感,
    想來是Cool Water的緣故.
    我ㄧ度也有Eau sauvage, 但是實在太多女性使用, 被迫放棄...

    既然有人可以請教, 那我就厚顏無恥繼續追問:
    Hermes的Faubourg 24也是Jean Claude Ellena的作品嗎?
    女香中我倒是頗喜歡這一款的, 非常高雅, 感覺就很有錢但是不銅臭.

    還有, J-P Gaultier的兩款香水Fleur de mal, MaDame是誰的作品?
    我沒特別喜歡, 只是好奇J-P Gaultier為Hermes設計衣服,
    會不會也將其調香師抓來用?

    Bourgogne 於 2009/04/21 06:28 回覆

  • Albert
  • 「你該對你的中文感到驕傲. 」~~ 謝謝您的恭維, 我的母親在台灣是高中中文老師, 我小時候中文書法必須要好, 否則我的老師都認識我媽媽, 老師們會打小報告啦! (成勣單總是不能隱藏, 如果我不把它帶回家我媽媽會打電話問我老師... 因此如果我中文普通那是訓練出來的. 至少我媽認為我的中文祗不過 okay.)

    要問問題沒有關係, 好歹無論如何消息不共享也是枉然. Hermès 24, Faubourg (1995) 我先向大家介紹一下背景: 其名靈感來自於愛馬仕的全球旗艦店地址, 巴黎的24, faubourg Saint-Honoré 簡稱. 女香中這一款非常高雅沒有錯, 沒有品味是不太能穿的, 所以戴安娜皇妃生前喜歡這款香水是有原因. (我不喜歡說沒有證據的話: 戴妃的管家Paul Burrell 上 Larry King Live 接受採訪他自己說的.) 24, Faubourg 的風格是非常傳統的法式錯綜複雜, 尤其大溪地白梔子花 tiare flower 餘香濃腴後勁足, 特別是在那個時候 Ellena 已經改變了他的風格, 調配出簡約化的寶格麗綠茶香水 Bulgari Eau Parfumée au Thé Vert (1992), 不可能是他啦. 而且 Hermès 要等 2004 年愛馬仕總裁 Jean-Louis Dumas- Hermès 才聘請 Jean Claude Ellena 和 Jean Paul Gaultier 為首席香水時尚設計師, 答案邏輯上是不正確的...

    那麼是誰設計的香水? 答案是另一個名調香師 Maurice Roucel. 他首先從 1973年開始為 Chanel 工作六年, 承擔香料化學分析工作奠定堅實的基礎, 隨後加入其他公司塑造出 Rochas Tocade (1994), 用風信子作主題的經典暢銷妒嫉女性綠香 Gucci Envy (1997), 明淨暉映似廣州荷花玉蘭為靈感的嬌蘭瞬間香水 L’Instant de Guerlain (2003), 希拉蕊史旺代言的嬌蘭傲慢女香 Insolence de Guerlain (2006). Roucel 的風格完全雙極化: 現代非常現代,傳統很傳統. 如果愛馬仕的 24 Faubourg 是傳統的法式, 那麼我想他的鬼斧神工的作品, 著名香水評論家 Luca Turin 贊揚為 “世界上目前唯一的名符其實的鳶尾香水” 的 Serge Lutens Iris Silver Mist (1994) 是超現代香水. 許多人說這香氣起初有泥香, 併且帶似金屬化的蘿蔔味 (!), 但隨後呈現麵包和亞麻布的輕柔氣味, 在同一時間非常複雜也非常簡單的中性香水, 把鳶尾一切層次完整清澈表達. 所以 Iris Silver Mist 是 Serge Lutens 巴黎店獨家, 其他分銷商不能出售的. 附帶提及 Roucel 兩個有趣的特徵: 第一, 他說玉蘭花和玉蘭葉香精 (Michelia alba) 是他的繆斯女神, 他的大部分香水使用至少使用一種玉蘭香氣; 第二, 他非常喜歡和欣賞女性 (請大家不要想歪).

    至於J-P Gaultier的兩款香水 Fleur de mal, MaDame是天才年輕調香師, 今年剛公佈預定收到法國騎士勳章 (Chevalier des Arts et des Lettres) 的現代大師 Francis Kurkdjian 的作品. Gaultier 現在仍然瘋狂發燒的男性香水 Le Male (1995) 是他第一次正式發佈的香水你就知道他是天才吧. J-P Gaultier 的香水許多是由 Kurkdjian 調配的, 加上 Jean Claude Ellena 的愛馬仕聘書是獨家, 不能於其他品牌工作因此 Gaultier 儘管可以使用愛馬仕的皮革和工藝他不能僱用 Ellena 噢. Francis Kurkdjian的作品風格變變變, 有時把他的香水一起聞我也不能相信是由一個人創造. 我喜歡他的 Giorgio Armani Mania Pour Homme (2003), 但他的 Elizabeth Arden Green Tea 綠茶香水(1999) 是點明倣效 Jean Claude Ellena 的寶格麗綠茶香水, 因此並非一切獨創噯. Kurkdjian 現在他有自己的定制香水工作室:

    http://franciskurkdjian.com/

    一次定制香水收費是 8,000 歐元起跳, 但我聽說他將調整價格所以我不知道啦.

    站長, 我沒有出師, 不是真正的 master perfumer 因此不算專家, 也根本沒有資格糾正其他人, 但是站長最後答复的第三段前後句我自己讀恰好意義相反, 請告訴我如何改善啦 (希望不是我多心).
  • 你誤會我上個留言"第三段前後句"的話了. 你多心了...
    那個意思是說: 我認為你說話誠懇, 不是每個人都是像你這樣誠懇的,
    很多人說話非常偽善不發自內心.
    比如之前那個路人甲, 對我來說就非常偽善.

    謝謝你的解釋, 再次讓站長開眼見長見識.
    沒想到Serge Lutens 的Iris Silver Mist和Faubourg 24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實在想不到... 對我來說雖都屬於極端複雜的風格,
    但是卻是不同格調的複雜.

    昨天剛收到一瓶Annick Gautal的Hadrien champooing, 味道確實不錯, 意外地非常中性.
    我想我偏愛柑橘類比例高的香味吧.
    還有既然Hermes的玫瑰葡萄柚水已經上市了, 改天去聞聞看, 滿好奇的.
    希望他不會出沐浴系列, 難保我不會有衝動敗家...

    關於你的中文, 說真的, 該好好謝謝你母親.
    至少無論是中文能力或是待人的態度, 很不容易...
    忽然很好奇: 你都送媽媽哪一款香水啊?
    (我送過我媽一次毒藥... 還好我媽不會英文, 沒有胡思亂想...)

    Bourgogne 於 2009/04/22 21:49 回覆

  • 悄悄話
  • Albert
  • 噢, 訂正一點: 今天我居住巴黎的朋友告訴我上面提及的 Hermès 的新香水 Eau de Pamplemousse Rose 和 Eau de Gentiane Blanche 在愛馬仕的巴黎全球旗艦店地址好像提前出來了. "Pamplemousse Rose" 不是直翻 "粉紅葡萄柚", 真正的含義是 "葡萄柚 + 玫瑰", 直覺和 Ellena 的 Hermès Rose Ikebana 相似. 至於 Eau de Gentiane Blanche 更奇怪一點, 不是使用白龍膽花, 是用製造19世紀後期的傳統苦法國開胃酒 Suze 的黃色龍膽根 + 鳶尾根莖 + 清新白麝香 (Ellena 通常不喜歡用麝香所以我非常驚訝). 因此名稱純粹是文字遊戲, 我現在這裡更正哦!
  • Albert
  • 我再次拼錯字! J-P Gaultier 的男香是 Jean Paul Gaultier Fleur du Mâle, 所以 Francis Kurkdjian 第一次正式發佈的香水是 Le Mâle 啦. (拼錯字好討厭...)
  • Albert
  • 感謝站長開明啦, 雖然家規是「不卑不亢」我有時覺得那個境界仍然是比較困難的. 至於說話偽不偽善我想大家都知道因果, 起碼無論如何每個人公信度在網上仍然比較重要, 除非不想交朋友要不然長期下來沒有人想傾聽 xxx 說話啦. (現在大部分的IP都可以追溯到的.) 草莓, 壽司, 站長就是非常積極的榜樣, 至少不然的話博客人氣是不會高的.

    Hermès Eau de Pamplemousse Rose 改天請站長去看稍後在這裡反映一下心得. 我想我朋友雖然對香非常了解她的面子沒有大到讓愛馬仕提早讓她聞的, 因此應當是旗艦店提前推出, 至於衝動敗家站長請保重保重. (噢, 對了... 上面提及的 L’Artisan Parfumeur Dzongkha 溫哥華售罄因此我本來省了錢, 但20分鐘後我看到了一支經典 Pelikan 600 鋼珠筆因此我馬上破功...)

    我媽死忠於 Chanel No. 5 香精, 加上對酒精濃度高的 eau de parfum 和 eau de toilette 皮膚過敏因此選擇是有限的. 我早先母親節也送過我媽一次毒藥, 不是因為我想意味著什麼(笑)而是因為她喜歡香味. 至於現在的趨勢是弱香因此我都選擇沐浴系列, 像剛剛送 Prada Infusion d’Iris 香皂禮盒. 但我乾媽送香水非常好送, 名香來者不拒, 品味在認我之前就高高在上喔. 我乾媽基本上使用 Nina Ricci L’Air du Temps (1948) 比翼雙飛香氛 (我乾爹有時就送 Lalique 水晶瓶香精版本), 但我送香水她最喜歡的是嬌蘭1969年的長相憶 Guerlain Chamade 淡香版 (現在其他版本很難找). Chamade 中文翻爛是有理由的: 法文直翻代表從前戰爭法軍投降時擊打的特殊鼓聲旋律, 後來隱射墜入愛河時心跳瘋狂的節奏, 很詩意的命名方法. 至於香水格局調香師 Jean Paul Guerlain 是以 Chanel No. 5 藍圖作參考, 添加風信子, 白松香 (galbanum), 在那個時候非常新奇的化學品”希蒂鶯” Hedione (迪奧 Eau Sauvage 的秘密武器, 調香師 Roudnitska 香水開頭用了很多), 還利用香草和黑醋栗(現代香水歷史上首次正式使用)幫助持久性. 現在 Chamade 氛圍也許對一些人可能感覺有點老但它仍是一個傑作, 飄逸綽約但帶有難以捉摸的狂野性. 至於歐盟新法律將如何影響所有這些陳香的品質我就不知道啦.

    講到迪奧我想起了一點有趣的事情. 上面提及 Davidoff Cool Water 的調香大師 Pierre Bourdon 尷尬情況也遇到過: 在90年代中期迪奧和 Bourdon 要香, 有一次要急了 Bourdon 不小心給迪奧他自己 1992年和 Serge Lutens 忠用的調香師 Christopher Sheldrake 調的 Shiseido Féminité du Bois 的一個未發行, Bourdon 自己略有變化的版本. 接著迪奧就使用這個配方推出Christian Dior Dolce Vita (1995) 啦. 但是 Bourdon 沒有抗議也有理由: 迪奧在那個時候挑香非常龜毛, 譬如在80年代原來挑選 Jean Claude Ellena 的作品為 Dior Fahrenheit 配方, Ellena 都開香檳慶祝了但迪奧第二天早晨打電話通知調香大師公司不好意思改變主意(!), 選擇創造 YSL Opium (1977) 鴉片香水的調香師 Jean-Louis Sieuzac 的配方. (Ellena 當然不會說, 這是紐約時報的香水評論家 Chandler Burr 幾年前爆的.) Jean-Louis Sieuzac 其後與迪奧合作大概非常滿意, 1991年也配 Christian Dior Dune 沙丘女香. 但是上帝也是對 Ellena 公平的...那個配方經歷許多品牌如 YSL 拒絕以後, 在1992年被寶格麗選中綠茶香水啦! 實在說 Jean Claude Ellena 的作品倖虧等待7年, 否則時機, 趨勢潮流不對, 香水不暢銷 Ellena 將成為真正的票房毒藥啦!
  • Albert
  • PS. 我的知識又交還給我老師! Dior Fahrenheit 發布於1988年, 因此Ellena等待約4年等到他的作品發表, 沒有到七年. 紐約時報的香水評論家 Chandler Burr 踢爆的內幕也只是在最近寫的,而不是幾年前. 當我打字太快邏輯就有問題啦!
  • Chou A
  • 荷包失血

    看了站長這篇文章的照片 , 預訂了6月20日的中午 , 才發現週六的中午價位不輸給晚餐 .
  • EH
  • 報告站長!
    我吃完回來了 我覺得菜色極為普通 比Pic的190套餐遜色很多 加上沒有坐到窗邊 我覺得十分划不來呢
  • 唉, 所以才叫你去坐窗邊喫午餐啊 ~
    晚上200歐元真是太貴了.
    不過再怎麼說, 在鐵塔上用餐總是一個不錯的經驗吧?

    Bourgogne 於 2009/05/05 05:32 回覆

  • EH
  • Dear Bourgogne,

    唉呀呀 只能說好險沒地震~~
    @.@
  • AC
  • 我很好奇的想請問, 在Le Jules Verne吃午餐, 平均大概要多少啊? 不點酒的話.....
  • 午餐套餐是85歐元, 單點就貴了,
    很容易超過上百歐元.
    不過, 七月開始會因營業稅而調降也說不定.

    Bourgogne 於 2009/06/09 23:26 回覆

  • Chou A
  • 吃回來了

    無論菜色如何 , 在艾菲爾鐵塔上靠著窗邊真是視野絕佳 , 絕對是讓人終生難忘的用餐經驗 .
  • 啊, 你凹到靠窗位子? 不是爲了求婚吧?
    我覺得到這裡喫飯的要有心理準備,
    這家餐廳的地點實在特殊,
    昂貴的價格裡有一部分是地點的關係.

    但是話說回來, 美好的經驗讓人回味很久, 有時是無價的.

    Bourgogne 於 2009/06/29 15:58 回覆

  • marceline
  • 站長你好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是在網路上搜尋香水嬌蘭的l’heure bleue香水時,看到你和Albert兩人的對話 !只想告訴兩位,你們之間的對話真的好精彩!我看得是意猶未盡呢!真的是好抱歉明明您的blog是以餐廳為主,我卻一直看香水的部份..........
  • 亞伯特是本小站之光啊!
    歡迎多提問題考他, 造福其他讀者!

    Bourgogne 於 2009/10/01 04: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