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1. 傳聞小胖子Jean-François Piège的兩星餐廳Le Grand Restaurant 副廚Nicolas Medkour即將走人. 他是餐廳開幕至今真正廚房的掌勺人, 小胖子這下頭大了... 明年想拿三星恐怕又有變化, 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 想嘗今年新三星Le 1947的菜, 又沒機會去山上Courchevel? 今日起至4月30日可以在巴黎Yannick Alleno的餐廳Pavillon Ledoyen嘗到: 195歐元套餐(5道), 380歐元(8道). 訂位電話: +33(0)1 5305 1001 或是mail: carton@ledoyen.com 他真會做生意~~
草莓封面.jpg

前言

我一直是草莓圖騰的部落格[女主人的沙龍]的忠實讀者.
我喜歡讀她寫生活瑣事, 很多細節, 很細膩的觀察, 很個人的觀點.
她寫生活通常寫得很進去, 越瑣碎, 越有味道.

可是她寫男女關係, 愛情性慾, 就有點兩樣了.
冷靜, 有時冷酷, 帶點旁觀者的距離, 又常常透過人物說話. 有時讓人讀得背脊發涼, 更常教人若有所悟.
替她這本十篇小說的新書寫序是我自不量力, 可是我又見獵心喜 - 替自己喜歡的作者寫序是光榮啊.
這是本通俗言情小說, 通俗和言情在文學裡好像已成貶意,
可是在我看來不是, 是最接近飲食男女的自然狀態.
談情說愛, 沒必要擺得多清高, 每個人身上分泌的荷爾蒙和性激素都差不多.

把推薦序言貼在這裡不是為這本書打廣告, 根本沒必要, 她的部落格人氣比這裡熱鬧千百倍.
是讓還不知道有這本書的人有機會在書店看到, 可以翻翻.

這是草莓圖騰的部落格:
http://madamed.pixnet.net/blog


推薦序言
我是很不會說故事的人,所以特別欣賞會說故事的人。

讀這一系列故事,總讓我想到年輕時候讀希區考克的短篇故事,以及後來看到的希區考克拍電影前為電視拍的系列短片。主角總是那些最平凡的人物,最無奇的生活,可是總有一點什麼未知和暗影,鬼魅似地飄懸在氣氛裡,最終在一個小小的意外裡透露了一絲人生的真相。文字影像結束了,留下在心底的什麼卻揮之不去。

年輕時候涉世未深,看小說讀故事就是讀劇情看別人的遭遇,有點生活體驗年歲累積後才會在書裡看到自己的樣子,別人的樣子。或是自己不想看到的樣子,別人不想被看到的樣子。

如果說希區考克作品讓人不捨地追讀下去的魅力在懸疑,這十則人物交錯卻不交集構成的完整系列故事則是在每個角色的”過去”:過不去的過去,看不破的過去,想了結的過去,錯解難解的過去,誤以為還是現在的過去。而且,都是包裝在愛情裡的過去。

作者經常用第一人稱敘述,主角都是熟年女子,場景經常是酒吧,然後總有一夜情。每個女角彼此都有點相似,卻又非常不同。共同點則是她們儘管活在當下,還是揹著一段愛情的過去,和過去掙扎糾纏。有人瀟灑擺脫,有人耽溺沈淪,像伍迪艾倫的電影Match Point:觸網的球彈跳起來的剎那,只有跌往兩邊的可能,任何一邊都可能是生命的顛覆轉折。也可能,什麼都沒有地繼續下去。

作者的筆觸對男女關係是有憐憫哀衿的,卻有更多殘酷冷靜。十本小故事與人物是作者雙手操作的傀儡戲,說出其觀察的社會男女,然後,不時戳刺一下主流價值的荒謬,偶而諷刺一點傳統觀念的無稽,從中沁出一點點彌足珍貴的女性自主與自覺(不是女權主義)。讓人更覺得男人在兩性關係上的強勢主權其實是虛偽與無能吹脹的氣球。

故事好看的原因還有,作者非常電影感的筆法,比如「埃絲蒂拉」這一段:”窗上薄薄的沾了點水氣,人影映在上面,影影綽綽。埃絲蒂拉忽然的想起,曾經映照在窗戶上的兩個人影,他的左手環繞著她的肩膀,右手不安分的在襯衫底下摸索…”。場景細節運鏡,無一不缺,人物的記憶與情緒的轉接,靈巧自然。

文字中不時有草莓式的語句:”事情好的不似真的,往往就不是真的”、”愛是太被過度讚譽的東西”、”沒有不愛,不等於愛”,像冷水般潑出來,不是當頭棒喝那種驚嚇,而像是忽然有人拿了一面鏡子照出你的樣子的了悟。

人生,尤其愛情,浪漫甜美之後,往往使人難堪,使人絕望。但是作者最不認同的似乎就是愛情上的對錯,道德和宿命。

和希區考克作品一樣,在別人的故事裡,讀到一點自己的人生。

小說裡這樣的人你一定認識幾個,不然,你自己就是。
創作者介紹

忠道的巴黎小站

Bourgog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6) 人氣()


留言列表 (16)

發表留言
  • misspixnet
  • 親愛的會員您好:

    我們是PIXNET痞客邦的專欄編輯,感謝您用心經營部落格,由於我們非常喜愛您此篇文章內容,
    因此我們將您此篇文章放上了PIXNET首頁藝文出版專欄,希望有更多PIXNET痞客邦的會員閱讀您的好文章。

    若有任何問題,請至服務專區與我們聯繫,謝謝^^
    http://support.pixnet.tw/index.php

    PIXNET痞客邦
  • droxiang
  • 其實荷爾蒙是中文音譯,激素是意譯,兩者是一樣的。
  • 感謝指教.

    Bourgogne 於 2009/02/26 14:58 回覆

  • H
  • 首先要跟您道歉,我知道我正在做不禮貌的事(那還做?),但有些情形我相信您並未全面了解,如果您看了我說的話之後還是不認同,我保證從此消失。

    我是一個曾在出版社工作的小編輯,也是您的長期讀者,曾在您的留言板懷念邱妙津的就是我,也曾經留言支持您對某家巧克力店抗議與燉牛肉事件等等。我看了您對草莓圖騰的抄襲回應,非常的不能理解,那不是我所了解與信任的作家謝先生。您當然可以不表態、直接刪掉留言,但您說出來的話卻是批評這群反抄襲的人是"獵巫心態"。我是一個很小的基層編輯,我勉強可以分辨什麼是抄襲,草莓圖騰對唐魯孫與薛福成的文章確實已經是整段抄襲,而不只是靈感來源。

    我知道我的行為會引起反感,再次向您說對不起對不起。但我寧願冒著冒犯您的危險,也想將事情儘量講清楚一些。如果您依然認為草莓圖騰的行為不算抄襲,依然要為她的書背書,我也會尊重您的選擇。

    不過,我可否請求您不要說反抄襲的人是獵巫(我承認其中有人粗鄙不堪,但那不代表抄襲者是受害者),更不要拿蔡珠兒小姐的情形或是MJ去比喻草莓圖騰,如果你真的了解,你就會知道那樣比喻完全是不恰當的。

    最後我要再次向您道歉,在您的留言板留了這些可能引人反感的話,若您覺得不妥就請刪掉吧!
  • 其實整件事情我最討厭的是留言者的態度:
    打著正義旗幟的姿態,對某個作者喊圍剿打殺.
    其邏輯就是找眾人選邊站, 不是黑就是白,
    他, 一個沒有名字臉孔的人就是正義的代表.
    老實說, 被我刪除的留言除了最早兩三篇我看了,
    對其背後的心態(不是內容)覺得厭煩與厭惡,
    後來的我就直接刪掉了.

    從一開始我就對那種連匿名都懶得取的人反感,
    這種人通常沒有責任, 沒有擔當, 連躲在匿名背後的膽子都沒有,
    只會帶個面具唆使操縱他人, 歷史上有多少這種例子.
    如果妳看過余秋雨的書關於歷史上的小人的論述,
    就應該知道我在說什麼.
    前幾個留言的作法模式, 一模一樣.
    這種人取用的材料往往是對的, 正當的,
    所以更容易引起他人響應共鳴, 已達到私己的目的.

    我承認我並沒有認真去理解留言的內容,
    也沒有去那個網站看內容.
    因為基本上那種帶著假面,
    帶著正義旗幟批評他人的人,我非常不屑.
    何況, 跑到這裡來指我"一定很後悔為草莓寫序"這種先入為主的道德指責,
    讓我更添厭惡.
    其實就是惟恐天下不亂.
    這種作法態度(不是內容)就是我所謂的"獵巫".
    如果真要澄清什麼事實, 拿出自己的名字身分來,
    用和平理性的姿態言語把話說清楚.
    不然, 何不去找作者? 去打官司訴訟?
    去作者家門口丟雞蛋番茄? 舉牌抗議?
    在這個版面留下那樣"正義凜然"的言詞, 目的何在?
    再聯絡幾個人一起喊打殺嗎?

    妳的留言非常誠懇, 沒有冒犯我, 也沒有必要道歉,
    這也是我願意再度回應這件事的主要原因.
    相比於最早的幾則情緒性留言, 我願意接受.
    可是我也不想被當成某些人為達成私人目的的無知棋子.

    我相信很多事情不是只有黑與白,
    像這樣的事情也不是只有"抄襲"與"反抄襲".
    只是我對於那種對某人喊圍剿打殺的心態作法,
    非常難以苟同.

    真正有資格回應這件事的應該是草莓本人, 不是我.
    真正想知道真相的人, 應該直接找作者對質,
    而不是打著正義的旗幟到處找人聯盟, 對敵人喊打殺.

    Bourgogne 於 2012/09/23 16:26 回覆

  • 失望
  • 原來過去令我欣賞的作者也是這種不尊重"智產權"的人..........我想我擁有您的那些著作, 原來我都可以丟了......
  • 跟了很久的潛水小讀者
  • 樓上説得好誠懇,其實我跟謝先生的部落格也很久了,這次的事件我也都有默默跟上,所以謝先生一開始的回應我也有嚇到,但我相信您是在沒有了解事情的情況下寫的。
    您有您的生活,也沒有必要隨著某些回應而起舞,但長期看您的文章受益許多,內心只希望您能在更了解事情後,維持您心中那把關於創作的尺而不偏頗。
    最後仍要跟您説聲對不起,或許這發言也會讓您不愉快。
  • 非常遺憾我對這件事的處理讓你失望,
    但是我向來認為作者只為他自己的文字負責.

    寫作的人也是凡夫俗子, 道德未必比較清高,
    人品未必比較高尚.
    法國著名的哲學家傅柯Michel Foucault在哲學界地位多崇高,
    私底下是個晚上經常去公廁找人打炮野合的傢伙.
    寫作者也不過是個寫作者, 不是聖人,
    未必符合會道德標準.

    所有誠懇理性的留言我都歡迎.
    如果你這兩天非常仔細留意的話,
    昨天之前我仍留著第一個留有批評草莓的網站的留言,
    目的就是讓其他讀者自行去思考判斷.
    然而昨天幾則同樣呼哮叫罵的留言讓我實在覺得厭惡,
    才決定將所有的留言刪除.

    本來是決定不再回應這件事了,
    但是今天這三則(包含樓上#5的)留言都與前兩天不同,
    我才決定回應.

    我能瞭解你們的失望, 也尊重你們的失望,
    但是我不願隨人起舞, 任人操縱.

    Bourgogne 於 2012/09/23 17:31 回覆

  • 悄悄話
  • Yvonne
  • 謝先生您好,
    之前去巴黎玩的時候,曾在這裡流連忘返,真的覺得受益良多。對於其中“分子廚藝”的討論,更覺大開眼界。先謝過。

    日前沈迷網路時,不小心發現了針對文中推薦書的作者特別成立的抗議網站,也就注意到有網友來此“陳情”,以及謝先生您的回應。
    我想一些激動的回應留在這裡,的確不恰當,確是登門撒野。但我看到謝先生的回應時,也著實嚇了一跳。

    我想,如果不是曾經跟過草莓小姐的格子,今天也不會有這麼多的網友,做出這麼多激動的反應。如果草莓小姐不曾在部落格裡,對一些不同意見的留言,動輒糾眾霸凌,今天大家也不會反應這麼憤怒。
    我本人也跟過她的格子,有一回只是做了建議(完全不是反對的那種),就莫名其妙地被她用非常難聽的話回應了。

    我想,傅柯要打野砲那是他的自由,他自然也得承擔風險。而草莓罵人時從不手軟(儘管是在虛擬世界裡),如今被群起攻之,也只是一種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效應罷了。

    之前有網友在草莓的格子裡詢問她,她的”紅色綢緞旗袍“和對岸的”絕色旗袍“,相似度九成以上,但是後者的露出日期,比她的早了一年,希望她能澄清,不要辜負大家對她多年的”追隨”,她竟然只說謝謝關心。
    我只能說,這樣看起來,如今看到有兩篇極為雷同的文章,的確有可能是草莓抄襲而來。而如果您願意了解一下三樓所說的,草莓“引用”唐魯孫和薛福成的段落,您也許就不會直斥留言者,不懂得抄襲為何。

    就像您在推薦文中說到的草莓式文句,「事情好的不似真的 往往就不是真的」
    其實是亦舒散文裡的句子「當一件事好得不像真的,它大抵也不是真的」。這是孤狗一下,就可以看到的事實。

    很抱歉打擾了那麼多。只是您既然在這裡貼上了此篇推薦文,我想這樣的回應,也不算太離題。不是要選邊站的問題,但是我也想像三樓的H一樣,懇求謝先生不要拿蔡珠兒小姐做比喻。其差別不可以道理計。


  • 我向來對那種沒臉沒名的留言極度反感,
    就像武俠小說裡武林大會中那種躲在千萬人裡,
    不時出聲說幾句尖酸刻薄, 以達到糾眾圍剿或是轟鬧起鬨的目的.
    或者只是損人不利己, 享受其中攻擊他人的變態樂趣.
    我確實會"因人廢言", 尤其在談論嚴肅事件的時候.
    對那種不敢留名字的人非常嫌惡與不屑.

    不瞞妳說, 在妳這份留言之前還有一個署名"取個匿名需要什麼膽識"的留言.
    光從署名就讓我覺得挑釁, 根本沒有誠意來討論事情.
    我只看了一眼就刪掉了. 連刪這種留言我都覺得浪費時間.
    (老實說, 我還非常沒修養地在心中幹了幾聲...)
    電視上看過記者會吧? 任何一個起立發言的人一定先自報姓名與背後的媒體,
    一來是讓對話者知道發言人的身分背景,
    二來, 這是基本尊重與禮貌.

    我再怎麼妄自菲薄, 也知道這個小站還是有幾個讀者在讀東西.
    這次事件始於一夜之間忽然冒出好幾則留言,
    而這些留言都有一個共通點: 不留名稱, 情緒語言, 共同敵人.
    我願意相信是來自不同的網友, 但是也很難不懷疑中間是否有人唆使慫恿.
    我立刻想到的是余秋雨的例子和他寫關於小人的文章.

    我可能是個過於老派頑固的人,
    可是我認為那種連出示一個(即使是匿名的)對話身分都不願意的人,
    基本上是對對話者的輕蔑與不尊重.
    [哈利-波特]中為何要將佛地魔用"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來替代?
    其中當然是代表個了恐懼, 不安,
    同時也代表了對對方的"不能認同"與"非我族類".
    我不屑跟這種人對話.

    我或許沒那個修養, 對這種留言保持緘默, 忍得住不用激烈語言回應,
    但是也不願提供平台給這種言論在此跋扈叫囂.
    網路是個亦公亦私的空間, 可是說到底,
    版主還是有維護自家版面乾淨的自由和權利.

    我自己也受過幾次謠言抹黑,
    非常清楚三人成虎, 群眾盲從的可怕, 所以對這類的情況寧可旁觀.
    如果是公眾事件, 我會以公民身分參與表態, 如反旺中集團的遊行.
    可是對於這種針對某人物的集體指責叫罵,
    我不願參與, 更不願提供平台.

    這種針對個人的攻擊很難就事論事, 十真九假,
    眾目所指, 當事人往往很難一一釐清說明,
    而攻擊者又往往立即轉成人身式攻擊, 或是插科打渾, 以達看熱鬧的目的.
    一但回應, 又陷入另一波的無理取鬧, 經常越描越黑.
    阮玲玉當年留下的名句: 人言可畏. 就是這種"人言".
    (話說回來, 今天還有人認為阮玲玉的這句遺言是他人偽造的呢.)

    如果還沒讀過余秋雨的[借我一生]或是[文化苦旅]中關於小人一文,
    我會很希望妳去找來一讀.

    這不表示我認同抄襲, 而是做事言論有做事言論該有的"程序正義".

    我無法為草莓的文章提供解釋,
    如果我寫的序文中將「事情好的不似真的 往往就不是真的」視為草莓式文句,
    那是我才疏學淺, 產生誤解.
    可是今天將那篇序文重新讀來, 文中每一句都是我當時讀書稿時的想法.
    不, 我一點都不後悔推薦這本書.

    最後, 妳不會因為表哥偷錢,
    而跑到表哥的鄰居或是姨媽家去訴苦討錢吧?




    Bourgogne 於 2012/09/28 00:24 回覆

  • 我是H

  • 斗膽懇請各位網友尊重謝先生的空間,有問題請至那位版主的部落格留言,毋須在此一再留言。

    謝先生,謝謝您的留言回應。
  • 唉, 被你看出站長的沒教養了,
    經不起一激, 馬上就露底了.

    謝謝出來維持秩序.

    Bourgogne 於 2012/09/28 00:18 回覆

  • converch
  • #4 失望
    親愛的 賣給我吧....
  • 抱歉, 大概被我趕走了...

    Bourgogne 於 2012/09/28 00:21 回覆

  • 這樣一來我反而不知道要取啥匿名了
  • 草莓事件發生過後,我一開始是有「這種事終於發生了」的感覺,但看了爆料網站,卻朦朦朧朧的感覺到某種熟悉感,當年草莓不留情面的批判跟他意見相反的人,現在爆料網站裡卻夾雜跟她當年非常相似的批判方式的人群,那群人藉著躲在網路背後重複著和草莓當初行為同樣的事情,出來解釋的反而是那些理性溝通的人。

    我不是這個網站的讀者,但我不覺得一個人有錯需要去把跟她當年有關的人都拖下水,還當是文革不表態就下勞改嗎?這跟那些暴民去砸日產車有什麼不同?
  • 既不知取啥匿名, 何不乾脆用真名?

    Bourgogne 於 2012/10/04 21:52 回覆

  • adibiggill
  • 跑到這邊來吵 是一件奇怪的事

    我認同這個比喻
    "最後, 妳不會因為表哥偷錢,
    而跑到表哥的鄰居或是姨媽家去訴苦討錢吧?"

    該針對的是草莓圖騰 把雞蛋蕃茄扔到鄰人門口不甚禮貌
    不要把自己變得像無理性的暴民一樣
    我覺得失望 是對草莓失望 要求每個人都得跟我一樣失望
    不會太盲目嗎?
  • 有些人的邏輯非常奇怪,
    小孩考試作弊, 去跟父母說: 對你們教育非常失望(這還說得過去).
    然後跑去跟他兄弟姐妹說: 我對你非常失望.
    再去跟鄰居, 祖父母, 同班同學, 鄰長鎮長...說:對你們非常失望.

    這種連座思維與邏輯實在不是我能理解的.
    大家都是成人, 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對其它人沒必要無限上綱, 到處追捕相關卻無辜的人.
    這就是我說的獵巫心態.

    Bourgogne 於 2012/10/05 17:39 回覆

  • 阿泰
  • 親愛的忠道站長:
    我沒有痞客邦帳號 但是我有努力留下我的暱稱
    希望您能知道我對您的尊重(您的書我買了很多本!非常喜歡您的文筆)
    我覺得大家來這邊留言比較像是跟大人告狀(?)不是想追捕忠道站長您

    尤其是當我知道忠道站長扯進去這整件事情裡
    我其實覺得忠道站長很無辜
    其實有想來提醒站長一下....不過已經看到站長大人發飆了(汗)
    也就不好說些什麼


    某種程度上來說 有些關心站長的人是希望站長跟抄襲者劃清界線吧
    別說抄襲了...這位太太在網路上糾眾霸凌出口成髒
    種族歧視之語言一波接著一波

    我會知道這位太太的原因除了站長曾經寫序之外
    反而是我認識的在台泰國人
    跟我提起這位太太

    直接在網路上開罵泰國人全都是雞!有唸書沒唸書的都是雞!
    http://www.plurk.com/p/amxfx1
    而這類歧視言語其實出現過不只一次

    這位朋友跟我問:台灣人不會譴責種族歧視的言論嗎?
    奧運選手都會因為歧視言論被取消資格
    但是台灣人為什麼一直幫這樣的人出版?

    我無言以對

    我自己的母親也是泰國人也認識很多的新台灣之子
    然後又很喜歡忠道站長
    當時才會想要留言給站長吧?

    現在是有感而發打出這樣一大段
    希望站長不要介意
    我以前一直是潛水客
    真不好意思第一次浮出來是為了這樣一件讓站長您不快的事情
    以後我會常常留言在別的(正常?)的地方
    希望能表達我對站長的支持
  • 只要是理性的言論, 這裡一概歡迎.

    我無法為他人背書, 或為他人的行為解釋辯護.
    我總認為大家都是成年人, 該為自己的行為言論負責.
    同時也該尊重他人對事情的處理方式與態度,
    每個人可以說出自己的看法, 可是沒資格要求他人一定要跟自己的標準走,
    或是選邊站.

    我看了你的連結(關於草苺在噗浪上說的那些話),
    對不起, 我以為那很明顯是一種氣話, 一種誇大抱怨, 宣洩情緒的言詞.
    就像我有時也會說: 法國人都很差勁, 吉普塞人都是扒手...
    這種情緒性言論每個人都有, 是很人性的.
    問題是, 這種情緒宣洩式的言論是否可以直接認定說者的態度, 將說者定罪呢?
    更何況, 噗浪在某種形式上雖不完全是私密的, 但也並非完全的公眾論壇.
    如果她這些話是寫在文章裡發表, 是在媒體上說出來的,
    那另當別論.

    草莓對某些事的態度與反應是一回事, 她寫的書是另一回事:
    請問你是否看過她書中的種族歧視言論?
    如果沒有, 為何不能出版?
    書與人是兩回事. 這叫就事論事.

    我也譴責抄襲, 也反對種族岐視.
    可是我也厭惡眾人圍剿或是盲從鄉愿.
    更討厭讓誰來告訴我, 我該怎麼做, 該怎麼想.




    Bourgogne 於 2012/10/27 17:47 回覆

  • Shin-Chen Pu
  • 沒想到陳年往事也會被挖出來討論成這樣
    重點是這段往事裡
    站長充其量只是個路人甲也被波及
    這就像是下雨天被旁邊擊駛而過的車給濺了一身水
    真是無妄之災...
    但是那開過去的車,也不知道誰開的
    這公道真不知道找誰去找...

    只有拍拍站長的肩,點點頭
    別被這些影響到自己的心情喔!
  • 謝謝關心.
    站長沒那麼脆弱啦, 這種事還不至於影響我的心情,
    會影響心情的是沒有好東西喫...

    Bourgogne 於 2012/10/27 17:50 回覆

  • dudu
  • 嘆~
    我今天是無意間到這個網站
    草莓形容這個事情為"獵巫行動"真是很貼切呀
    我是有聽到草莓有提到過那個獵巫行動組織
    會對所有與草莓沾到邊的人也列入"敵人or同伙"
    會千方百計歪曲舉例也要對方成為他們一員
    口口聲聲指責草莓如何粗俗鄙陋
    可是他們的行為更令人不齒呀
  • 我只覺得有些人無名的狂怒與恨意, 不知從何而來.
    想致其所恨於死地.

    我不想理會這種人與事, 寧可將精神時間花在我覺得有意義的事情上.

    Bourgogne 於 2013/01/18 00:54 回覆

  • 訪客
  • 這陣子幾乎都有在看"神秘組織"的文章及留言
    連到您的blog是今天,其實,我並不覺得他們有想致其所恨於死地的心態,雖然部份留言者情緒過於偏頗激動是事實,但他們也不代表組織全部的人都一樣
    為什麼他們會狂怒有恨意,其實全部是草莓圖騰本人造成的
    或許您只有看過您所推薦的這本書,並沒有全然在發落他的blog以及噗浪,我個人也買了他的書,那時也只是純看文章並認同她講的,但追blog文章久了,發現真正有狂怒及恨意的是草莓圖騰這個人,我這輩子到現在,看過最低級最露骨也最具攻擊性的漫罵,是草莓圖騰的blog所寫出來的,是這個人所敲的文字
    當然,讀者不認同他的話,關掉不看就是了;但草莓圖騰在面對不認同他意見的讀者時,他是會率領粉絲毫不留情攻擊對方的,最開始時,被攻擊的人都默默的退出了,隨著她行為及言論愈來愈誇張,反擊的人多了起來,反對他的人也愈來愈多,後來伴隨著抄襲,神秘組織誕生
    草莓圖騰在懷惡意攻擊及漫罵與她意見不一致的人時,應該也要想到有這一天,草莓圖騰的文字愈露骨愈低級,組織就會愈反他
    為什麼組織會緊咬著他不放?(而不是去咬別人?!)
    伸手不打笑臉人,草莓若可以為他的抄襲,漫罵,攻擊性而真心道歉,我想組織不會一直追著他不放
    是說,您也真的很倒楣!!!
    個人覺得組織當中有部份是完全不清楚狀況就參與圍剿或是盲從的人,但也有部份是完全明瞭組織的成立,存在與訴求,他們侵門踏戶的目的(也包括我啦對不起)或許只想讓您知道,您所推薦的書及作者有問題,或許也不想因為您本人的推薦,讓一些您的讀者也跟著受害(??,受害真的看各人認知)

    不用花時間理會這種人及事,請將時間花在有意義的事情上,網路發達的年代,有很多人沒有自己的中心思想及價值觀,很容易被牽著走,跟著受影響及鼓吹,
    害人者人恆害之;愛在網路上罵人,攻擊人的,也請不要害怕被回擊,事情沒有絶對的對與錯,當然也不要強迫別人跟自己站同一陣線

    我覺得您的回應已經相當的克制了!!
    與其把生活的某部份放在觀注這個事件,倒不如專注於更有意義及更有趣的事上面!!
    (看看神秘組織笑一笑不參與漫罵,然後流連在您blog的美食中,這好像更讚,哈哈)
  • 基本上, 組織聚眾, 圍剿一人, 其背後的心態就很讓我背脊發涼.
    從個人恩怨報復, 到設立組織, 群起圍攻, 這種心理我不是很能認同.
    就像某人受到委屈, 卻發動家族鄰居親友去謾罵報復對方的所有親友鄰居一樣.
    無限上綱, 無限擴大其傷害範圍, 唯恐天下不站在他們所謂的"正義一方",
    其中間的理性何在?

    是"組織群眾, 尋求報復", 是"無限上綱, 擴大傷害"這種心態讓我覺得心寒.

    我的回應不過是不想隨之起舞.
    在我們這個網路時代, 與其在網路上浪費時間與陌生人對罵,
    我倒覺得, 沉默是金這句老話更有時代意義.

    Bourgogne 於 2013/08/02 19:56 回覆

  • 就這樣
  • 我承認我不喜歡眾人都攻擊一方的感覺,但被欺騙的人當下會讓憤怒蒙蔽了自己的雙眼,我承認我既羨慕又忌妒書中他寫的幸福,我也無法完全說我是對的,但我表達我的想法,或許我將來會後會後悔,或許我之後會難過他人的回覆,就是純粹的想表達。大家都在尋求一個相對公正,他的行為在哪方面的錯誤,便訴求糾正他那方面行為錯誤,也不希望有人未得完全的知訊而後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