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1. 傳聞小胖子Jean-François Piège的兩星餐廳Le Grand Restaurant 副廚Nicolas Medkour即將走人. 他是餐廳開幕至今真正廚房的掌勺人, 小胖子這下頭大了... 明年想拿三星恐怕又有變化, 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 想嘗今年新三星Le 1947的菜, 又沒機會去山上Courchevel? 今日起至4月30日可以在巴黎Yannick Alleno的餐廳Pavillon Ledoyen嘗到: 195歐元套餐(5道), 380歐元(8道). 訂位電話: +33(0)1 5305 1001 或是mail: carton@ledoyen.com 他真會做生意~~


難得有事,清晨,我跳上一班駛往郊區的火車,滿載趕著上班的巴黎人。車子離開市中心黑烏的地下隧道後,爬出地面,九月陽光細細地穿過車窗,照在剛剛甦醒的睡臉。陽光尚未變硬,還是軟柔的金黃色,很舒服地敷在臉上。

斜對面坐著一對年輕的情侶,男的,一身上般族的西裝領帶,女的,簡單的夏日印花洋裝,兩個都年輕漂亮。男的帶著黑色細邊眼鏡,手臂輕繞在女孩纖細的肩膀,不時在她的髮梢上輕吻一下,兩人周圍散發著戀愛的情緒和美麗。

我攤開隨身的日本小說「情書」來看,心想,這情境也未免太合了。

車子駛過一站又一站,車門開了又關,一陣清晨的涼風吹入車廂,旋即又靜了下來。車門一閉,車子動了,我聽見身後一個帶著西班牙濃重捲舌口音的聲音喊著:各位乘客早!非常抱歉打擾各位的乘車。小弟為各位來點音樂,如果您覺得還不錯,請賞點硬幣,地鐵票或是餐券。謝謝!說完,就拉起手風琴來了。

我向來不喜歡地鐵裡彈琴唱歌賣藝要錢的,水準高的不多,有時還很沒禮貌。還有,我更討厭在想要清靜或看書的時候被噪音破壞干擾。

差不多在我把頭埋回書中的同時,後面傳來起伏的手風琴聲:是知名的法國香頌La vie en rose(玫瑰人生)。

音樂像陽光悠悠地從我身後舖流而來,幾個音符後,我的眼光不自覺地從書中離開,注意力都到耳朵上了:難得在地鐵車上聽到這麼好的音樂!手風琴聲的落音準確,力道輕重有致,是那種很認真很有細節的彈法。

我把書闔上,認真地聽起音樂來。我大概聽得很投入,根本忘記搭火車是種噪音很大的旅行。再度清醒過來就是音樂結束的時候。

接著,風琴手換了一首香頌,用他渾厚但蕪雜的聲音唱起來。然而我完全醒來了。

討厭地鐵裡的噪音,當然也就很少給錢,可是這個早晨為了這個音樂,我卻很願意給點小錢,謝謝他這麼認真地彈了一首好聽的曲子。我掏錢的時候,也注意到那對情侶中的女孩也在找錢。我在口袋裡找到一枚硬幣,握在手掌中,等著。

白色塑膠杯被捏得有點扁,從我左側的肩膀上出現。握著杯子的手厚粗而髒,上面有很多可以想像出來的辛苦生活的痕跡。我把錢投進杯後,抬頭正好看到風琴手的臉,我給了他一個微笑,他說了一聲:Merci!(謝謝)然後他走到情侶面前。我很替這個風琴手高興,不是只有我欣賞他的音樂。

陽光仍然柔軟,火車還是繼續往前進,每次車門一開,清晨的涼風又一次吹入車廂內。車門一關,風琴手已經在月台上了。我發現自己心情,無比平靜。

那天早上其實不是這個心情出門裡趕地鐵的:我剛把燉牛肉的文章和相關留言全部刪除了。我是帶著一種奇怪的焦躁的情緒出門的。刪除之際,我當然知道這個作法過於粗暴,也對不起所有關心討論這個議題的網友。然而時間匆促,我只有幾分鐘的時間決定該怎麼處理。

DRC燉牛肉事件從發生在某美食生活網站開始,我就一直用一種遊戲的態度對待。我的意思不是說,我輕率看待或是我的發言和論點不嚴謹。我是說,DRC燉牛肉事件實在是一件不足為道的小事,比不上倒扁運動,比不上以色列黎巴嫩的停火,比不上911週年紀念,比不上象牙海岸沈船污染,比不上法國左派會不會推出女候選人Royal來競選明年的總統,比不上我關心蔡明亮的「黑眼圈」是否拿下金獅獎。

我本無意特別寫一篇「燉牛肉事件」的東西,當時是寫另一篇文章拿這個例子起頭,後來卻寫成這樣完全是意料之外。書寫之際,發現自己仍對這件事不能忘懷,於是想,就乾脆將事件老實寫出,姓名用字都沒有替換,像倒垃圾一樣,以為清光就沒事了。

還有,因為我發現,在我以為黑白分明的RDC燉牛肉事件中,不是每個人的想法都和我一樣。我也想聽聽其它人的。

各位留言的內容果然讓我看到不一樣的觀點和論述。Yu-Sen的留言說他不確定DRC燉牛肉是否真有差異。言下之意是,他認為可能有,但是他迴避了另一個問題,就是Becco所說的「比例原則」:即使頂級好酒做菜真有異於其它酒款,但是這個差異有大到必要用DRC、Petrus或Montrachet這樣的酒來試嗎?如同用某價值昂貴的紅木雕藝品來燒柴,即使火會比較旺,但是值得因這理由將之拿來當柴燒的疑問是一樣。

N.W.Huang從實驗精神和角度提出Richebourg、St-Vivant和DRC的想像差異,認為Richebourg的結果可能較好。我卻以為,實驗精神固然好,但是當事人顯然不是如此。如果當事人是從薄酒萊或是其它普通vin de pays一路試驗上來,或許可以理解。如果當事人是從比較pinot noir, gamay, merlot, carbernet-sauvignon, syrah… 等不同葡萄品種一路試驗上來,那我也會閉嘴(即使如此,有必要用到DRC嗎?)。如果當事人是基於比較在橡木桶儲存時間的長短對燉牛肉可能的影響;是比較土地氣候… 等等因素而做的試驗,我即使不贊同,至少也不至於說出”暴發戶”三個字(當事人知道DRC和Petrus儲存木桶的時間差異嗎?)。我看到當事人拿DRC、Petrus來燉牛肉的理由只是因為其”頂級”與”昂貴”,一如他拿松阪牛近江和牛一樣。更何況,即使要做如上的試驗,必須有份非常敏銳的味覺來覺察分析辨識其中的細微差異。NWH為人比我寬厚多了,並不願意輕易把人看扁。

我記得在當時那個美食生活網上還有人留言,連結某網站主人曾用不同的酒來做紅酒醬汁,並將結果,心得與分析一一列出,其中不乏頂級好酒,但是作者強調這是他用沒喝完的酒拿來試驗,用的酒量也少。這才是我認為的試驗精神。

Latte則從言論自由的角度表示,我可以不同意他人的意見,但是不能阻止他人發言。我從未表示不准對方發言,也沒那個能力,相反的,是對方要求刪除兩方留言的。我的想法是,既然敢在公共論壇發言,就該接受批評與討論。然而,我沒看到任何的對話,對方只有二話不說的興訟,既不曾為自己的觀點辯護,也不曾在同一平台上和他人就事論事的對話。也就別提當事人的親友在其它網站討論區用各種不堪的詞句謾罵。謝忠道,從一個過去被對方稱讚的寫作者一夜之間被貶為文化流氓。這是我看到的對方口口聲聲所謂的”理性討論”。

在這件事情上,我沒有上述這些網友這般厚道,因為我看到的只是一個不知惜物的人的誇富與無知。他的財富只是讓我看不起。從頭到尾,我的批評始終是站在一個惜物知物的角度去看這件事。我一直認為,談美食談酒最最基本的不是去知道它的價格它的希罕它的珍貴,而是瞭解它,進而懂得去珍惜它,然後,尋求如何去呈現它最好的一面。一塊豆腐是如此,一碗白飯是如此,一支酒也當如此。我的態度始終是:談食物談酒,先談惜物與知物,其它的討論(試驗或其它)都不該避開這個層面,否則都顯得膚淺與蒼白。當然,這完全是我個人想法。

那天早上我是帶著這些忐忑情緒出門的。可是如果不是因為文章裡提到的一個朋友,來信表明他個人的顧慮,我是不會將文章和留言如此粗暴地刪除。當時也沒想到文章刪除,留言也將一起消失。在此向各位留言者致歉。

是的,如果不是因為朋友。刪除的理由只是這麼簡單,而我相信各位是可以體諒的。

那天早上,我下了車,心理平靜極了。我告訴自己:DRC燉牛肉真的沒什麼。和這麼一個美麗的九月清晨比起來。生活中有太多美麗的事物值得去欣賞玩味。

我會將文章重新改寫後再貼上來。請願意再就此事發言的朋友來討論,這次,我保證,不會刪除了。

創作者介紹

忠道的巴黎小站

Bourgog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留言列表 (31)

發表留言
  • Yusen
  • 是否可以回頭來討論一下一瓶葡萄酒的價值到底在哪裡?
    對於這件事
    就如同我從來不覺得有非喝不可的葡萄酒
    一瓶DRC出產的葡萄酒被拿去煮牛肉
    為什麼要覺得可惜或者覺得需要生氣呢?
    看到有市場賣菜的歐巴桑拿Birkin包裝錢
    會覺得可惜嗎?
    一瓶葡萄酒就只是一瓶葡萄酒,可以給我們預期想得到的愉悅就是一瓶好酒
    絕對好過一瓶要被供在博物館或某收藏家酒窖的酒。
    一個包包就只是一個包包
    DRC是偉大的酒莊,Petrus也算是,Montrachet也可以排得上是偉大的葡萄園,
    用喝的品嚐方式也許是最好的,但身為一瓶葡萄酒,被拿去煮菜也算是發揮了葡萄酒的功能。
    跟焚琴煮鶴不同的是,鶴肉應該不好吃吧,Petrus燉牛肉應該不錯
    這應該比較像Beco說的,林志玲當檳榔西施
    發揮美女賞心悅目的價值
    會覺得可惜的人應該是洪偉明跟她媽媽吧!
    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 大姊大
  • 想法跟裕森接近呢
  • Australia Rice
  • 挖!!這真是個好問題
    以一個廚師的角度來看
    用這麼好的酒來燉牛肉成本也太高了吧
    以我的角度來看
    做的人及品嘗的人有滿足到就好
    至於是不是真的好吃那就因人而異囉

    還記得在上廚藝課時
    有一道菜讓我的印象深刻
    Glazed Carrot這是蠻老的一個配菜
    作法是
    Carrot去皮切段削橄欖狀
    鍋中放入雞高湯和糖與奶油及Carrot橄欖
    蓋上紙蓋用Simmer的程度慢慢的將Carrot橄欖煮熟
    等到熟透了且表面有了亮度就OK了

    當時的我還突發奇想
    想說用礦泉水不知道會不會比較好
    那是要用有氣泡的礦泉水還是沒有氣泡的ㄋ
    如果用有氣泡的是要法國的Perrier還是....
    結果我選擇了Perrier
    可是在Testing的時候卻沒有人嚐的出來
    可能是我的味覺還不夠靈敏吧
    所以我的結論是
    真的有必要如此嗎^__^
    或許一般的礦泉水就可以了
    況且經過水滾後氣泡都不見了
    我想能夠發揮氣泡礦泉水最大用處應該只有佐餐吧
    一道菜的好吃與否
    往往不只是材料好而已
    廚師的心也是很重要的
    哪怕是一道簡簡單單的配菜

    感覺有點胡言亂語了
    我應該醉了吧^_^
  • lamlamli
  • IMO the 2 cases given are v different. in the birken bag case, anybody incl 歐巴桑 is entitled to love & own the bag, just it could be she likes & appreciate the bag v much (thus salute to designer & manufacturer), thus want to use it as frequent as possible & anywhere she goes. but in DRC-beef case the treatment of consumer clearly shows his different attitude to those wine.
  • 站長
  • 一瓶葡萄酒的價值到底在哪裡?
    YuSen問題問得好, 但是容我將問題略略做個調整:
    造成兩支酒之間的價值差異的到底是什麼?

    假如今天DRC會被視為紅酒中的一個頂級指標,
    對多數愛酒人來說, 我相信,
    是因為它的藝術性.
    也就是, 在品嘗時給人與其它酒的不同感受,
    是體會釀酒者如何從土地裡大自然裡
    創出超越俗品的東西.
    而這個感受, 讓人願意將之視為一種值得尊重的作品.
    這個尊重同時也是對背後生產者的尊重.
    一如喜歡一幅畫一部電影, 進而喜歡其創作者一樣.

    我相信, 如果當事人用的是薄酒萊絕引不起如此的討論.
    在世俗價值觀裡, 在酒迷的心中,
    DRC如果沒有超出其他葡萄酒的地位,
    這位富豪也不會單挑DRC和Petrus來展現他超人的品味.

    所以我以為, 這是對待藝術的態度與尊重
    知道如何用適當的方式來呈現它的藝術價值,
    高低雅俗的差異也在這裡.
    不煮鶴, 問題不在鶴肉好不好吃(誰知道呢? 就算好吃, 古代文人也會反對吧)
    劈琴當柴燒, 問題也不在琴能不能燒得起來(大概可以吧)
    而在於: 無法無能去欣賞它們的藝術價值,
    將它們都化約還原為最原始的狀態: 食物與燒柴.
    朱銘的雕刻當然可以化約成木頭一塊,
    梵谷的畫就本質上說, 跟一個三歲小孩的塗鴉沒有兩樣,
    都只是一幅畫.
    葡萄酒, 當然也都一樣, 管你是DRC還是Vin de Pays.
    木頭, 當然可以燒柴.
    也不會有人認為三歲孩子的塗鴉在拍賣市場上值幾億美金.
    但是把朱銘雕刻當燒柴的人,
    懂不懂得欣賞是另一回事,
    也就暴露出他對待這件事物的價值觀與態度.
    “DRC是偉大的酒莊,Petrus也算是,Montrachet也可以排得上是偉大的葡萄園,
    用喝的品嚐方式也許是最好的,但身為一瓶葡萄酒,
    被拿去煮菜也算是發揮了葡萄酒的功能。”
    將一支舉世公認的好酒簡化成一支普通酒,
    是刻意將創造它的作者的努力和心血抹去,
    還原成最原始的狀態,
    以取得任意處置它的正當性.
    在這裡令人尊敬的DRC只是”發揮了(一般)葡萄酒的功能”,
    所以價值錯置.

    我實在無法苟同這句話裡暗藏的價值觀:
    一瓶葡萄酒就只是一瓶葡萄酒,
    可以給我們預期想得到的愉悅就是一瓶好酒.
    這幾乎是”只要我高興, 沒有什麼不可以”的另種說法.

    在這樣的價值觀裡, 小S和陶子當然都可以當眾噴奶;
    香檳王也可以不喝, 只拿來當噴水器;
    DRC, Petrus不只可以燉牛肉, 加7 up又有何不可?

    然而, 這是我們希望擁有的社會價值觀嗎?
    真正值得我們深思的地方在這裡吧.
  • Yusen
  • 葡萄酒是一個多元價值的世界
    這也是他最迷人的地方
    很慶幸能在這個領域工作
    可以不用被刻板的價值所限
    一瓶酒的價值可以從很多的角度來看
    即使一直有很多人不斷地選出排名或世紀珍釀
    但我不覺得葡萄酒的世界只有絕對價值
    我更慶幸的是
    我認為最迷人的酒
    常常都不是那些所謂最頂級昂貴稀有的葡萄酒
    例如我最近常喝的Petalos我覺得非常迷人
    別人拿Petalos或DRC的Romanee-Conti去燉牛肉
    我會試著讓自己用一樣的態度對待他們
  • NY
  • 有個朋友喜歡在浴缸邊泡澡邊看書,但他帶進浴室的可不是一般書籍,而是珍貴美麗的宋版書...我不是書的主人,所以無法置喙,但我想我從此很難再喜歡這個人,因為1.他不珍惜書2.他沾沾自喜,自以為風雅的態度,不誠懇且令人不敢恭維.
    對書的版本知識不足並不是錯,沒有誰天生就懂那麼多,慢慢學就好了.但驕人財富的炫示,令人感到不真誠和虛假——這一點是我最最不喜歡的.他並非超越世俗羈絆而不為物所役(這麼想真是君子可以欺之以方),相反的,我的感覺是:他最在乎的是名貴與否而非事物本身的價值和物性.
    只是我還是得任由他這樣對待自己的書,因為那是他的,我得尊重他有處置的權力.
    但說到底,我不喜歡也不認同他的做法.

    很抱歉講的有點刻薄.不想被告,所以說了個故事表示看法(為了這件事打算要提告我也很不認同!),若發言不妥請站長刪除吧!
  • 阿鼠
  • 如果有人到某個赫赫有名的三星餐廳
    點了名廚的拿手好菜
    等一道道美味佳餚終於上桌時
    客人突發奇想
    拿個鍋子一道一道丟下去煮成大鍋菜
    可能也很美味
    客人也吃的很高興

    葡萄->----------->DRC
    食材->----------->三星餐廳佳餚
    從材料到成品,有形或無形的價值貴在中間----那些過程
    DRC之所以那麼”昂貴”,是因為中間那些-----
    雖然價錢和個人喜好是兩回事
    如果用粗暴的手法把中間辛苦的成果給毁掉
    那這酒剩下的只是帳單上的價錢而已

    ”市場賣菜的歐巴桑拿Birkin包裝錢”
    至少還是裝錢
    如果是拿來裝魚裝菜呢
  • latte
  • 回应一下站长的回应。

    站长的观点是一种率真。
    林裕森先生的观点是一种理智。
    一个多元的社会应该允许不同种类的价值观存在。
    也就是说,我们得容忍别人用错误的方式解决一瓶酒,那是别人的自由,哪怕那方式是错误的或者会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的。
    以前我也鄙视用雪碧配红酒喝的人,后来感觉,哪怕是错误的方式,能为别人带来他自己的快感,又何尝不可呢?矛盾从来都存在,适口者珍,审美角度不同而已。
    关于DRC炖肉的讨论是不会有结果的,站长还是把精力放在表述美味儿上吧:)大家各自找寻同好,和平共处。
    我相信世界上不会有很多人经常喝DRC,经常用DRC炖肉的人就更少了。所以这种傻事儿不会影响到主流的葡萄酒品鉴观或价值观,哈哈。
  • jfchu
  • 阿道
    personally I agreed with u. but I also think the guy got the right to do what he wants to do. As YuSen said a wine is a wine... why bother...
    life is short, just relax.
  • T2
  • 站長,
    或許我沒資格出來對這件事說什麼,
    因為我剛好沒看到刪掉的文,
    但在讀過這篇九月心情後
    我發現自己還是想出來說一下
    我想站長應該不是不容許不同價值觀的存在
    但對於某些現象&價值觀的包容並不等於認同
    站長應該也只是很誠實地表達出個人的看法&質疑
    針對的應該是事而不是人.

    不過我雞婆提醒站長一點,有時候,
    自己所以為的理直氣壯行事下,可能是很傷人的結果,
    這是我親身體驗

    以上所感或許有誤
    但我主要想說的是
    或許您無力改變今天的有錢人的觀念
    但我相信(也期許)
    您寫下的文章,
    卻可以”shape”未來十年二十年內將變成有錢人的讀者
    我想那才是最重要的了
  • craig
  • 本人亦同意站長看法
    但有另ㄧ觀點可供參考
    無論是DRC,Petrus,Montrachet
    皆是葡萄酒迷心中的王道之ㄧ
    這些王道...除了在適飲期品飲之外
    或許搭配合適餐點更具畫龍點睛
    然而...
    若是要做為食材調理之用
    那究竟該當”藥引”或是主要食材?
    況且...以王道入菜
    那這道料理的深度與味蕾饗宴應是更加精采
    而不是一道標榜酒標的料理
    假若兩道外表一致的料理
    誰又真能以味覺分辨出
    哪一道料理是以頂級酒入菜的?
    甚至可以明確指出加入頂級酒的那道料理更勝ㄧ籌
    若是加入頂級酒與一般料理酒的效果一致甚至居於劣勢
    那又何必以酒標來標榜一道料理的可貴?
    好酒並非不可以拿來入菜
    只是要更能彰顯料理的精神
  • idiot
  • Damn what the hell happened..I am sorry that i missed the actions.

    Anyways bon appetite
  • W. N. Huang
  • 似乎用 DRC 或 Petrus 燉牛肉好不好吃已經不是重點了。
    覺得可惜的並未認定這樣煮的東西不好吃,
    只是覺得這種酒被拿來煮實在太糟蹋了。
    我可以體會這種心情,但稍一深思,馬上就生出另一個問題:
    這種酒要怎樣使用才不算被糟蹋?

    被拿來乾杯狂飲有合乎這酒的用途嗎?
    還是一定要一本正經裝模作樣地又搖又聞?
    還是一定要內行的人來喝才不致辜負了這好酒?
    買的人用他認為值得的方式來使用,
    旁人再怎樣看不下去,實在也管不著。
    畢竟這只是用錢就買得到的商業產品,
    又不是甚麼世界文化遺產。

    但我想這件事刺激到人的地方是,
    竟然有人會把這種要有錢又講究吃才可能想到的事寫出來。
    這也許是炫耀,也許只是急於分享烹飪心得,
    我們實在無從得知。
    但這種實驗我們在家也做不來,
    所以只能用好奇的態度參予討論,
    看能不能多知道一些細節,增廣見聞。

    至於這樣煮出來的燉牛肉有沒有辜負了使用的紅酒,
    我是有疑問的。
    不看著標籤,有時光是喝都未必可以分辨的酒,
    經高溫長時間燉煮,區別好酒的幽微之處應該早就消失殆盡了。
    可是煮的人當然知道用了甚麼酒,
    所以吃起來感覺一定是不一樣的。

    不過「頂級加頂級就是最好的」其實是我們這個社會很普遍的價值觀念,
    反映的是整體社會的水準和標準。
    我相信全身上下都是名牌的人是真的相信自己更好看了,
    即使別人看來是無知兼俗不可耐又故意招搖。
    從這個觀點看,整件事好像就不必太生氣,反而有點好笑了。
  • Italien rice在藍帶
  • 給Australia Rice
    煮那紅蘿蔔
    只要用清水
    用高湯?太浪費
    這是非常classic的烹煮法
    法文叫”glacer”
    另外還有那汽泡水
    佐餐外還可拿來調裹天婦羅的炸粉用
    這是在學校向日本同學學到的小秘方
    還有
    有次請朋友到家用餐
    清蒸了一條鱸魚
    外國同學都很喜歡
    尤其露了一手將小量滾熱的油淋在蒸好的魚身時
    刷~的一聲
    同學印象深刻
    以色列同學問我做法
    我加以解釋
    他問我~蒸魚用的水換成魚高湯可否???
    我笑笑說Pourquoi pas?
  • Italien rice在藍帶
  • 再給Australia Rice
    用Perrier汽泡水
    也有點暴殄天物
    Badoit就可啦~
  • 大姊大
  • 1. 為什麼蒸魚要加水? 水是加在蒸鍋裡吧,用高湯??
    2. 用 Perrier 沒有什麼特別好呀,因為它是 bottled outside source,也就是說他的氣泡是外加的啦,我都叫那個水”假汽水”....有次在個朋友面前講,後來才覺得,這樣好像有點不給他面子。
  • Italien rice在藍帶
  • 大姐大果然一說就說到重點
    以色列人不懂的”蒸”
    明明是外鍋的水
    他卻說高湯的味道可以滲到魚身上
    我覺得用DRC燉牛肉和用高湯蒸魚真是異曲同工
    那Perrier價格在法國算是檔次不低
    拿來glacer胡蘿蔔 本來就是多此一舉
    我是開玩笑
    用便宜的Badoit汽泡水做實驗就好...
  • Australian Rice 不好
  • 謝謝”Italien rice在藍帶”的建議
    不過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現在已經不進廚房很久了
    這種老配菜在台灣幾乎已經消失了
    應該在日本老和風西餐廳還會看到
    不過這不是重點
    那時會用Perrier純萃是因為想試驗看看
    所以拿出來討論一下
    因為感覺跟站長的DRC燉牛肉情況很像
    只是結果的感覺不同
    一邊是有享受到奢華的感覺
    而另外一邊則是覺得沒差
    就這樣而已
    不過還是謝謝各位的建議^__^
  • 欣珍
  • 之前看到那篇胡蘿蔔的留言 直覺就想到carotte vichy
    還想說該不會是vichy礦泉水的關係讓人連想到氣泡水
    其實用高湯 用礦泉水 用氣泡水來做實驗都無所謂 找到自己最喜歡的方式跟味道是最重要的
    法國有不少廚師也會做像這樣子的事
    上次在一間餐廳點了一個甜點
    嘗了一口它的醬汁 雖然看起來像是creme anglaise
    但吃起來只有一個感覺 好懷念的故鄉味唷(像在吃冰冰的滷味吧)
    廚師在醬裡加了麻油..但是入口並沒有預期的油膩
    而且很意外的跟糖蜜冰淇淋(glace melasse)非常之合
    這在我們台灣人的眼裡是件不可思議的事吧
    同理可證牛肉想用什麼酒燉都可以
    只是今天人家本錢比較厚 所以等級直接跳到最高級
    口味的事也是因人而異
    同樣的東西 有人覺得好吃 也有人覺得難以入口
    而我覺得一個好的廚師是能不論食材的等級好壞
    能同樣烹調出美味的佳餚
    總不能說平常煮慣了poulet de bresse 換了poulet fermier就煮不出好口味了
    而charolais的肉質本來就很好了
    要是煮得難吃也只能說工夫不到家
    食材的好壞是各人的選擇
    而食物可不可口則是手藝的問題了
    我想這世界上不一定還是存在著
    把belota belota煎過來吃
    bordeaux加了冰塊來喝
    的人吧
  • Italien rice在藍帶
  • Australian Rice 前輩
    小弟無冒犯之意
    實驗的精神是做廚房這種瑣事的人必需擁有的
    但基本的作法還是一切變化的基石
    在此討論時
    想必有不少不是專業學過的愛好者
    所以提出最基本的專統作法供參考
    賣弄了
    請大家一笑置之
  • Australian Rice
  • 我不是前輩啦
    看到大家討論這麼熱烈
    我很開心
    我說的蘿蔔就是”欣珍”大大講的carotte vichy
    太久沒做都記不起名子了^__^
  • 站長
  • 這一兩週來, 謝謝各位的留言討論.
    儘管每個人看法不同,
    但是這裡絕對沒有人身攻擊或是毀謗謾罵,
    顯見來這裡的人水準都很高,
    這是站長非常自豪的!

    也有幾個朋友私下發信來關心,
    大概站長發言語氣過於嚴肅,
    許多人以為站長火氣很大.
    其實沒有啦, 餐廳照吃, 酒也沒少喝,
    日子過得一如往常, 九月的巴黎氣候還格外宜人.
    很感謝這些朋友的關心.

    我重新看了一遍所有的留言,
    仍有些許想法:
    1. Yusen的所謂多元價值.
    應該有人跟我一樣, 注意到最近一則小新聞,
    西班牙禁止太瘦(主辦單位列出過瘦的標準)的女孩子參加模特兒比賽.
    為什麼? 難道”太瘦”不能是一種Yusen所說的”多元價值”?
    不能是另一種”審美觀”?
    我想問的是: “多元價值”是一種神聖不可侵的”政治正確”嗎?
    可以無限上綱嗎?
    病態(如此上例的模特兒), 變態, 誇富, 低俗…
    都應該被列為多元價值嗎?
    貪腐呢? 是不是也算一種”多元價值”?
    如果是的話, 批評, 嚴肅認真的批評該從何建立?
    法制該如何建立?
    社會價值觀又該如何建立?
    多元價值的範圍在哪裡? 有無一個上限和標準?

    2. Latte, WNH等人所說的”他人自由, 別人管不著”.
    確實沒錯, DRC無論如何也只是件商品,
    買的人有權利愛怎樣就怎樣.
    但是, 我始終維持一個立場:
    既然在公共論壇發言, 就該接受討論批評.
    我何嘗不知道光憑這樣一個討論是不可能讓一個
    只知道拿DRC去燉牛肉的有錢人了解DRC也是可以喝的.
    更不可能阻止他拿下一瓶DRC去洗腳澆花或是沖馬桶,
    從頭到尾我都只是: 表-達-自-己-的-看-法.
    既沒想過要教導有錢人如何建立品味,
    或是指導使用DRC的正確方法, 也沒那個能力.
    我的目的在讓那些讀到這些留言的人了解
    有人誇耀拿DRC燉牛肉, 但是有人非常不屑.
    如此而已.
    Latte說的對, 討論這件事是不會有結果的.
    我也不是要得出一個是非對錯的絕對性結論,
    而是一個交流討論各自表述的空間和氣氛.
    而我以為, 這, 比較接近所謂的”多元價值”.
    然後個人從中去思考形成自己的價值觀.

    (未完)
  • 站長
  • 3.DRC燉牛肉”到底好不好吃”和”該不該這麼做”.
    這是兩個層次不同的問題.
    而我一直站在一個社會行為的角度在討論這件事,
    DRC燉牛肉好不好吃我根本不在乎,
    那不是我能揣測或是推想得知的.
    我的角度是DRC燉牛肉的社會意義, 而非美食意義.
    不過, 像欣珍或是其他人從廚藝的角度討論,
    站長也是看得收穫良多呢.

    4.批評與偽善.
    這件事從當事人貼出DRC, Petrus燉牛肉起,
    我觀察到一個現象: 明明很多人對這樣的行為非常不以為然,
    但是都不願現身表達自己的想法, 而只是暗自嘲笑.
    我們看到的經常是, 出面批評的很多都是言之無物的小丑言論,
    而真正有想法的卻不敢說出來.
    為什麼我們不敢說出自己的感受?
    對一件看不慣的事, 我們傾向於給予許多理由:
    “那是別人家的事”; “每個人有他的自由”…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一種偽善.
    就事論事的精神並沒有在我們的學校養成教育裡,
    不表示這樣的精神不該在我們的社會教育裡.
    部落格的意義不就在於學習如何觀察, 如何分析, 如何表達自己的意見,
    以及, 如何傾聽他人的觀察, 分析和意見嗎?

    最後幾點:
    NY: 不要怕, 在這裡發言是不會被告的.
    只要不是惡意毀謗, 有事站長一力承擔.
    何況你的留言就事論事, 沒有任何不妥之處啊.

    T2: 謝謝你的”理直氣壯的行動有時會傷人”忠告.
    但是我以為, 如果對方了解什麼是就事論事,
    就不該認為我的發言對他是一種人身傷害
    而只是一種對事件本身的批評.
    許多時候我們將對事的批評轉成對人
    所以覺得是一種毀謗攻擊.
    (我以為這是對方二話不說就要興訟的心理因素,
    完全沒弄清楚批評與毀謗的差異何在)
    如果是這樣的話, 那沒有任何的批評制度可以建立了.
    影評, 書評, 政治評論, 米其林…都是人身攻擊,
    任何一個人都可以覺得自己受傷了!

    站長結論: 這件低級的DRC燉牛肉事件最大的貢獻是
    提供了一個頂級的材料讓大家討論哩.

    (完, 感謝各位撥空閱讀)
  • 阿泥
  • 給站長,

    我想您誤會Yusen所謂尊重多元價值的意思了。這句話本身的含意就是不要走上極端,不要把任何的「單一價值」「無限上綱」。西班牙選美的例子即是。為什麼要用極端偏激的語彙「病態」去形容過瘦的女子呢?任何一場選美(不管選什麼也好)不過代表著某種價值的呈現,過去不也選出很多常被許多電影書籍嘲諷,期待世界和平的芭比娃娃?

    照著站長的文章脈絡看下來,文中提到梵谷恐怕也是屬於病態一族,以這種標準他的作品永遠難登大雅,不過就是一堆浪費顏料畫布的錯誤組合?然而事實上呢?Pasolini的Sal? o le 120 giornate di Sodoman大概也是下流鄙俗的無限上綱之作,但我想事實並不是這樣。

    多元價值的意義在於得以修正,得以暫時放下當下矜持的單一價值,儘可能地不以道德的框架畫出方圓侑限想像的空間。這個牛肉事件或許就是一個富人遊戲的失敗品(或許不是)。我非常尊重追求極致方圓的態度,但是拿著某一方圓形成的框架就不是那麼欣賞了。

    文中提到貪腐、變態、誇富、低俗,與討論多元價值的方向混為一談是不恰當的。因為這個混為一談的動作本身就是一種無限上綱,其目的與結果頂多衝撞混淆多元價值的概念而已。Yusen提到的尊重多元價值並不是先站在道德(或某一種價值觀)的高處審視,而是謙卑地放下既成的概念,從本質上去討論該作品發展的可能性,這種謙卑的態度若是解釋是成偽善那就很可惜了。

    對於任何涉及藝術的可能,在創作的主體鼓勵儘可能地不受限制與嘗試,在欣賞的角度站著多元價值的謙卑,即便是鍋爐上錯置的好酒,這種意外多了那一兩次也不會對真正有價值的東西造成什麼影響。

    畢竟,已經有無數個畫家用他們一生不被欣賞的血淚史來證明過這種態度的價值了。
  • 來鬧的 荔枝
  • 沒有聽說轉貼或是引用的文章要刪掉喔! 嘻嘻!
  • latte
  • TO:阿泥

    有个人想吃核桃,他做了如下行为。
    1、用铁锤敲核桃。
    2、用手机敲核桃。
    3、用翡翠摆件儿敲核桃。
    4、用一万元现金敲核桃。

    如果说1、2、3我们可以抱着多元价值的观点来包涵,那么第4种行为就是一种弱智般的卖弄了。

    我们要分清楚的是:一个人绝对具有用一万元现金敲核桃的权力,所以我们无权制止他的行为。但是,我们不赞成这种行为,因为这不是对社会有利的价值观。

    居里夫人用诺贝尔奖章垫桌腿的行为不会伤害到社会,但用DRC炖肉的行为一定会伤害社会。我认为站长并没有在批判观点上犯错,仅是在批判角度的选择上有些错误。

    又譬如:美国人推翻萨达姆后说,伊拉克人自由了,他们甚至可以自由地犯罪。是的,犯罪是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但当行使这个权利后,必须受到相应的惩罚。是否犯罪的选择权在于个人,并非是不允许或者剥夺一个人犯罪的权利。我们应批判的是罪行,不应是选择犯罪的选择权。

    假设站长在批判DRC炖肉的时候将“不可以用DRC炖肉”的观点改为“你有权用DRC炖肉或是其它别的什么东西,但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极端弱智的行为,因为,DRC的风味与极其细微的口感变化在加温后荡然无存,事实证明这是一种错误的烹饪调料选择,是一种暴殄天物的行为”。我想,就不会产生这次大讨论了。

    让别人接受自己的意见需要技巧,说轻了对方听不进去,说重了对方会因气愤而不服,因而更不会接受自己的观点。相信站长一定会从这次事件中得到经验,再表达自己观点的时候讲究方式方法,使自己的观点向有效发展。

    阿泥对“尊重多元價值”的理解看似符合中庸之道,但更象是一种纵容,这种纵容是要不得的,“有犯错的自由”并不等于“对错不分”。

    我想林裕森先生的本意只是想让站长用平常心看待DRC,不要将DRC神化而已。其实DRC用来炖肉已经是一种神化,站长的批判又让它更为神化啦。

    用正确的方式享用一支酒是爱酒人的共识,也是任何一种价值观的准则,关键在于如何界定它的价值,这需要很多不同角度的论证支持,但无疑,“DRC煮沸后便失去体现自身价值的微妙”是一种既定事实,是错误的饮鉴方式,应得到肯定。
  • becco
  • 這個DRC燉牛肉的事情,從頭到尾我都覺得是個胡鬧。我只問過自己一個問題:如果我手上有半打(不管是怎麼來的,哪怕不花我一毛錢),我會不會拿一瓶來燉牛肉?

    我的答案是不會,但這只代表我對這酒的態度,我也不希望看到小龍女去選立法委員或當台灣副總統,雖然任何人都有權利勸進她

    至於說嚐試各種可能性這件事呢,基本上,我不相信那種窮究所有存在可能的說/做法,就像我看到台大校長那賴以成名的特異功能研究,仍舊很想罵髒話是一樣的。

    我記得Steven Weinberg(某個大物理學家,拿過某年的Nobel物理獎)在駁斥偽科學時舉過一個例子,許多人聽說過新墨西哥州七金城的傳說,那麼這東西存不存在呢? 當然目前為止沒有人曾把該州每一吋土壤都翻開來鑽,來確定有或沒有,但是以目前人類對這個區域的了解和開發,人類幾乎可以很有把握的說這終究是一個傳說而已,如果真的要每一吋土地都鑽下去看看才能確認,那就太離譜了。

    說來說去還是我之前的比例原則,或期望值的問題罷了。
  • 艾莉絲
  • 來遲了, 看不到被刪除的部份.
    以為這篇”九月的清晨”是一篇描寫巴黎火車箱軼事的散文, 誰知越看下去越覺得自己好像被帶返幾千年前的希臘的某個廣場上, 看到一群熱烈地辯論的人, 實在是太有趣了!
    我對美食沒有研究, 對酒更是一無所知, 不過我想我的加入沒有問題, 因為辯論的廣場, 永遠而且也應該是, 一個開放與包容的場所.
    不曉得那個DRC紅酒珍貴到啥地步, 但假如它被一隻頑皮的猴子打翻了, 被一個還在吃奶的小孩倒掉了, 被一個深山野人當它是怪物般砸爛了, 我想他們都不應該被責怪.
    又假如, 一個醉心烹調藝術的廚師, 試著用不同的汁液去研究燉牛肉, 為了做出最可口的美食而用到了DRC紅酒, 我想他也沒有必要被指摘.
    但假如, 某人是故意要讓那個DRC紅酒被羞辱, 因為他不屑別人尊重、欣賞、甚至珍惜釀酒人心血的情操, 然後還理直氣壯地表示這是他個人的任性, 那就當然會叫別的那一幫人忍不住想要教訓教訓囉.
    至於想要用DRC紅酒來炫耀自己財富的人, 假如釀酒人其實也為了得到這個富翁的錢財, 那他們配成一對也無不可. 富翁的錢財使釀酒人能夠不斷地研發下去, 對這個美酒佳釀的承傳, 富翁其實也有貢獻啊!
    假如釀酒人堅持自己的心血一定要被某種固定的形式歌頌, 然後他定出一個條件, 就是飲酒人必須遵照他認為正確的指示去喝酒. 那麼, 尊重、欣賞、珍惜這幾個詞彙都要降格了.
    能夠有選擇的自由, 是造物者賦予的權利.
    但人們要怎樣行使這個權利, 我個人認為, 只要不是存心不良, 問心無愧就可以了.
    至於良與不良、愧與無愧, 也就只有造物者才有資格去審判.
    假如站長跟蘇格拉底一樣最終被人拉去處決, 蘇格拉底臨終時想要做的卻是別的事情, 我相信站長也一樣, 牽掛的也不是DRC燉牛肉這些事了.
  • 法國瘋狗
  • 可惜來遲了
    但站長英明
    把原文刪了
    更引來新的討論
    有趣有趣
    ps:依貴站的流量
    相信站長是無心插柳柳成汁啦
    不是衝流量才對
  • JULIA
  • 你好,
    我是從甜蜜的投降BLOG 繞過來的, 會知道甜蜜的投降是因為上過一樣的課. 至於會想留言, 是因為...呵, 我住過巴黎一年多, 住過羅亞爾的ANGERS 一年. 九月的巴黎的清晨, 五月的微風梧桐, 細細的陽光, 情人的擁吻, 每回走在巴黎街上, 總是美得令人心碎. 巴黎的空氣, 巴黎的香味, 午夜夢迴時, 總是不停的回來...

    待我慢慢品嚐你的巴黎生活...=)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