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陪幾個台灣朋友在巴黎吃餐廳,我挑了巴黎最高級的餐廳之一。所謂的高級就是三星,或說一頓飯上萬台幣。

朋友裡面有一個抽煙的,在台灣養成的習慣,每次想哈一根就自動到外面去,避免影響別人品嚐佳餚美酒。朋友是個有錢人卻沒什麼派頭架子,自願到外面抽煙並不覺得委屈,幾天下來,餐餐高級飯店,朋友總是乖乖地到外面去,抽完再回座。可是今晚卻出了事。

等候前菜之際,朋友照慣例起身要出去外面哈一根,這回卻被侍者請回來了,告訴朋友可以在座位抽煙,說完轉身拿了個煙灰缸來。這家餐廳不大,大約不到五十位置,就一個長方形的廳,想硬分出吸煙非吸煙區是不可能的,只能靠空調的功能。朋友一根菸抽得快完的時候,左邊隔壁桌一對男女也跟著點起煙來了。就在這時候,侍者跑來在朋友的耳邊輕聲地說,右邊鄰桌在抱怨我們的煙味影響他們用餐。

這位有錢朋友一聽臉色大變,勃然大怒,反駁道:這是哪們子餐廳規矩?我本來就是要出去抽的,被你們請回來,現在又禁止我抽?隔壁那一對又為何可以抽?如果我們抱怨(雖然我們這桌也有人抽),是不是也可以禁止他們抽?難道餐廳裡吸煙不吸煙是看侍者的權限或是鄰居的意願,而不是應該有個所有人都該遵守的規則?

我們這一餐就夭折在這根煙上。

公共場所的禁菸問題這一陣子在台灣非常熱門,其實在法國兩派對立也越來越激烈,尤其去年義大利通過所有公共場所全面禁煙後 - 餐廳酒吧咖啡館影響最大反彈也最大 – 讓法國反煙團體得到精神支援,開始大動作反煙。

煙在法國是個嚴重的問題。首先,每年因為煙害所造成的醫療費用是社會保險一個很嚴重的負擔,法國政府除了對青少年宣導吸煙危害健康之外,這幾年不斷地提高煙價以抑制吸煙人口和吸煙量。這項措施的另一個好處是增加政府稅收來填補社會保險的虧損。

可是問題又來了。因為煙價過高,法國煙價幾乎是鄰國(比如盧森堡)的兩倍,結果造成大量”走私”。可是這又談不上走私,畢竟歐盟現在是一體的了。真正嚴重的走私其實是來自北非摩洛哥等國,法國煙價越高,走私香煙的利潤越高,政府提高煙價結果是為走私作嫁。據說馬賽這個最靠近北非的港口城內所賣的煙有一半以上是走私進來的。

另一個抱怨提高煙價的是煙販,他們說煙價越來越高,購買人口減少,相對地也就影響他們的收入。幾天前有個煙販舉槍自殺,謠傳就是因為賺的錢不夠,活不下去了。葬禮上來了不少煙販,簡直有示威遊行之嫌。

面對記者的採訪,煙販的訴求是:加強取締走私,以及在歐盟平台上,各國協商讓彼此的煙價差距不會太大。這似乎是個不錯的辦法,至少兩全其美。但是讓我們回來談餐廳裡的吸煙問題。

法國早就通過公共場所一定要有吸煙和非吸煙區的區隔。法令規法令,完全沒顧慮到現實狀況。現實是:法國太多餐廳咖啡館,場地太小,根本沒有區隔的條件。大多數餐飲業者混水摸魚,而政府執法也睜隻眼閉隻眼,法國抽煙人口相當龐大,叫餐飲業去得罪這群消費主力是不可能的。再說,非吸煙者已經默默忍受這些年,多數人礙於禮貌是不會抗議的。

可是禁煙團體最近卻開始動作拉大,一方面監督政府是否嚴格執行禁煙法令,一方面向吸煙者表態,他們不再對吸二手煙讓步。而最近被熱烈討論的是,一項公共場所全面的法令即將交付國會討論投票。這條法令一但通過,法國將和義大利、愛爾蘭一樣成為禁煙國。

吸煙者也提高分貝駁斥,認為如果餐廳咖啡館全面禁煙,將破壞法國餐飲文化裡那種熱絡輕鬆賓主盡歡的氣氛。也有認為咖啡和煙是口味上的絕配,不能邊抽煙邊喝咖啡的話,怎麼誕生下一個沙特和巴爾札克呢?當然,理由最大條的是:禁煙是違反人權的!

關於最後一點,反煙團體冷冷地說:要談人權?可以啊,必要時我們準備拱幾個餐廳咖啡館的服務生出來控告雇主”讓受雇員工在危害健康的環境下工作”,咱們到法庭上談談服務生的生命人權。

這是反煙團體的最後武器,也確實讓反煙運動可以立於不敗之地。雇主光是賠償就賠不完了,總不成在僱用契約上加註一條”同意在危害健康環境裡工作且絕不要求賠償”吧?反煙團體也說了,這條契約就算真加註上去也不會生效的,因為違反人權!

(本文同時刊載於法國食品協會網站. 未經同意, 請勿轉載)

Bourgog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